为什么美国人娶的中国太太多数不漂亮?

背景音乐:Background Music: Alfama by Madredeus

题记:这篇旧金山姐姐写的文章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对几天前post的“男人就想娶个后妈”和“给未婚大龄文艺女青年的六个锦囊”的有力回应。 我个人觉得有些地方可能过于偏激,以偏概全,不过希望男性读者们理解,作为一个被男权社会压抑了十几二十乃至几十年的女性在到达一个不仅法律上乃至言行,观点上都贯彻男女平等的社会里时的畅快然后愤怒。请理解男权社会的受害者不仅仅是女性,还有男性本身,因为“当代的中国男人是世界各国男人中最累的品种”。

邓文迪和默克多

邓文迪近照

法国时装大师伊夫.圣洛朗的名言:“什么是漂 亮的女人。那就是著黑色筒裙,黑色高领衫,臂弯里挽着位自己心爱的男人。”

在我居住的旧金山湾区,常可以观赏到中国女人挽着位美国男人。 而老外身旁的那位中国女人往往其貌不扬,属于被中国男人贬为“黄脸婆”的那一类。于是,中国男人难免得出结论:只有丑女人才会去嫁美国男人。这个结论不无 道理,一个中国女人在中国长大,首先受到中国男人的挑选,中国男人挑剩下的,才会落到美国男人的手中。而中国男人的择偶标准不外乎一条:长相。于是乎中国 男人挑剩下的,自然都是些丑女。

使我感动的是,那些被中国男人“抛弃”的“丑女”们,在美国男 人那里找到了爱。并不是美国男人看不到自己身旁女人脸上的皱纹和斑点,好莱坞和百老汇对女人的审美观,与中国男人并无二致。可贵的是,很多美国男人能够超越长相去发现一个女人的优点和内心,这使我身为女人十分感动。

今天,当整个中华民族一齐为金钱发疯,挑选配偶自然也就成为了一 个排序活动。长得美的排在上面,长得丑的排在下面,这是中国男人普遍的 择偶标准。而中国女人的择偶角度呢,则是按照男人的成功程度来排序。对待成功的衡量标准,又不外乎名和利。难怪《The Bell Curve(弧线排序)》一出笼,中文网站上即一片叫好之声,就因为那本书里把中国人列为智商最高的民族之一,而黑人的平均智商则是最低。

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热衷于这种排序活动。择偶的过程对于中国男人来说,无异于远古时代的打猎,谁打到了最难 打的猎物,谁就是英雄。中国男人不无骄傲地把他“猎”到手的女人带到众 人面前,也是一种生存竞争成就的展示和炫耀,正如他向别人展示和炫耀他的奔驰车及花园洋房一样。

美国男人真的审美眼光差吗?

对于那些握着中国丑女手的美国男人,中国男人爱批评他们没有眼 光。美国男人真的没有眼光吗?这个结论就如同前段时间一篇文章里说西方人“傻”,中国人 “精明”的论点一样简单草率。前面已经提到了好莱坞及百老汇的美女标准,实际上,就连美国中小学生崇尚的青春偶像,也与中国男人崇尚的美女标准几乎同出一 辙。美国男人年少的时候受生物本能的驱使,同样会去追求外表漂亮的靓 女。一旦待他们长大以后,尤其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以后,就不再满足仅仅追求漂亮的外表,而是更看重心灵的撞击,思想的交流,这是他们在生物本能之上的一个超 越。中国男人不能接受丑女,因为他们还停留在基于生物本 能的生存竞争初级阶段,一个人在最基本的生物需求得到满足之前,是不会考虑更高层次的满足的。美女能激发中国男人的性欲,丑女则不能,这反过来也说明了中 国男人还停留在满足性欲的初级阶段。

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提到,新贵们喜欢开着闪闪发亮的新奔驰 招摇过市,而”老钱”们反而乐意低调地坐在一辆落满灰尘的普利茅斯中。一位英国人曾告诉我,那些穿着胳膊肘磨掉了绒线的旧灯芯绒西装者,很可能是伯爵、公 爵之类的人物,因为这些“老钱”们心中的底气十足。可以想象,你让一位富有的中国男人,开着一辆又破又旧的普利茅斯上路,他会断然拒绝。你让一位成功的中国男人去娶一位丑女,那简直就是要他的命。这两者之 间是相通的。

中国男人也不是不需要交流思想,只是他们更愿意和男性朋友去交 流,而女人只有听他们侃的份儿,中国男人不能容忍一个女人跟他平起平坐。一个女人稍有能力,便被大家讥为“女强人”。女强人是什么人?那是大家都敬而远之 的“另类”。女强人使男人强烈感受到威胁,中国男人需要在女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强有力,需要受到女人的仰视,因此这女人必须比他低。曾见识过一位中国女博士 向一位本科毕业的男同胞示好,惹得这位“高攀不起”的男同胞落慌而逃。这位在美国一间公司当小白领的男同胞,更偏爱返回中国大陆喜滋滋地“面试”数十位, 包括五星级酒店前台接待小姐在内的一大群年少美女。中国男人在他们强盛的高峰时刻,期盼女人的崇拜;中国男人在他们失败的低潮时刻,则期盼女人的抚慰。一 个中国男人要找的,实际上是他母亲的翻版,一个爱他的女性,一个崇拜他的女性,一个能满足他的女性,而不是一个他爱的女性。当一个中国男人因为被女人拒绝而悲伤时,他的朋友会劝他,为一个女人,不值得。

只听说过中国男人为朋友两肋插刀,除了传说里的梁山伯,你什么 时候听说过一个中国男人,愿意为他所爱的女人献身甚至抛弃一切?30年代末英国的前国王爱德华八世,是举世闻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伟大“情圣”。以致于 每年情人节,爱德华八世皆会被媒体当作爱情样板拿出来颂扬,并提及当年他以“送出”大英帝国的江山为聘礼,宁愿放弃国王的权位,以自己一介“处男”之身, 娶一位比自己大五岁、离过两次婚的美国平民妇女,并从此对其从一而终。也许英国这段国王因女人而黯然下台的历史,会被某些中国人以中国古代历史为鉴,以一 句“红颜祸水”来定论。

就是没人救太太

一位来华任教的美国女教师,给班上的中国学生提了一个问题:一 个丈夫连同其母亲、太太及幼儿一同跌进了河水,当时的情形只允许这位丈夫搭救一个人,那么你认为他理应先去救谁?即刻全班同学展开了热烈讨论,有人说理所 当然先救母亲,此时正是报效老人养育之恩的关键时刻。另有同学的见解是救孩子最要紧,孩子代表着希望与未来…….。待大家都踊跃发言后,女教师的 眉头皱了起来,不满地大声责问:“你们中间居然无人愿意拯救太太,为什么?”同学们面面相觑一片寂静。女教师侃侃而谈:“我认为最值得先救太太。因为母亲 年事已高,她临近走完人生之旅;幼儿尚小还不足以感受巨大的痛苦。然而,当妻子在与你共同经历了这场灾难,劫后余生必然会使你们之间更加相依为命、患难与 共,并且你们将还会有孩子的。”

显然家庭成员关系的次序划分上,中西文化的差异尽显无疑。照中 国孝字当头的儒家思想,年长者祖父母、父母在家庭中是理所当然的一家之主;排在第二位的是子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宗接代绝不能断了香火;然后就是兄弟 如手足,大家同根生;最后才轮到夫妻关系,妻子是客人相敬如宾。在西方则不同,受基督教一夫一妻制的影响,家庭的编排顺序是:夫妻、儿女、父母、兄弟姐 妹。按《圣经》的说法,神创造了男女,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太太联合成为一体,夫妻为家的基础。

美国男人不吝啬夸赞伴侣

曾听很多中国女人说,她们喜欢和美国男人在一起,因为“感觉 好”。美国男人从不吝啬夸奖女人,这种夸奖几乎是天天的行为。即使一位相貌平凡的女人,美国男人也会由衷地夸奖她的才华美、心灵美、聪颖美等等,甚至因为 她的“心里美”,从而导致其外表亦会变得美丽动人起来。记得80年代初,老牌好莱坞影星格里高力.派克访华时,于晚宴上遇见中国昔日影星王晓棠,当王向其 展示她着渔家老太粗衣摇渔船的剧照时,派克夸奖已年过半百的王哓棠美不胜收。王事后感叹,派克赞美被海风吹散的满头银发下皱纹斑斑的老太婆,绝对是一种高 层次美的定义。有教养的美国男人还给了中国女人应有的尊重,一介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男士,会时时自然地表现出尊重女人的种种风度。这里所指的并非仅仅是帮 女人开门、披外套之类肤浅的绅士风度,一介具深度内涵的西方君子,他懂得尊重和欣赏女人内在的价值。与之对比的是,我曾听到不止一个中国男人说,如果你想 追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首先要打掉她的骄傲。中国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往往是“批判,批判,再批判”,还美其名曰“为你好”。中国丈夫不太普遍给太太送 花,理由是“我给你更实际的东西”。于是,现在有了美国男人做比较,中国女人怎能不弃暗投明!

在美国的中国男人常抱怨,现在“有爱心”,“贤惠”的妻子越来 越难找了。“有爱心”,就是彻底奉献;“贤惠”,不过是逆来顺受,心甘情愿地操劳。的确,在美国彻底奉献的中国女人是少了,于是,中国男人只好回大陆去找 新娘,用绿卡来换取暂时的顺从和一点居高临下带来的快感。可怜的中国男人,为什么不能以自己宽广、无私的爱,以自己对女性由表至里的诚心尊重,去赢得女人 的爱呢?

除了长相,中国男人的另一条求偶标准是极其在乎年龄。浏览报纸和网上的征婚启示,你会发现,所有中国男人都要求女方年 龄比他小。20岁到30岁之间的男人,往往要求女方比他小1到5岁。30到40岁的男人,则要求女方比他小5到15岁。而美国男人在征婚启示上,大都不设 年龄限制。曾遇到一位大陆来的女留学生,嫁了一个比她小9岁的美国男人。她说,当这位25岁的美国同学向34岁的她求爱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 有位美国男人娶了比自己大15岁的中国女博士。娶一位比自己大9岁、甚至大15岁的太太,在许多中国男人眼中是不可想象的。

中美征婚启示的另一不同特点是,中国男人往往罗列的是他们的成 就,诸如:学位,职业,职称,经济状况,甚至有几室几厅的房产,等等。而美国男人多罗列他们的个人爱好和性格特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受朋友之托,帮她的姐 姐在网上浏览美国男人的征婚启示。我把适合她年龄的征婚启示,一条一条翻译给这位女士听。听了四、五条后,该女士就不耐烦了,抱怨着嚷嚷道:“怎么他们都 不提自己的经济情况,有什么学位,有什么样的房子,每月收入多少,现在是哪一级职称,等这些重要的择偶条件。尽是些罗里罗嗦他爱看什么电视节目,爱玩什么 运动,爱听什么音乐,爱读什么书籍;如何热爱动物,如何热爱野游,等等一大堆废话。这些于我有何相干?美国人择偶怎么如此不严肃?”她的这番感慨,道出了 中国人和美国人求偶心态及标准上的本质差异:中国人求偶是在进行一项“一丝不苟”的排序仪式,恰如考大学一样,什么分数才能决定你进哪所学府。

一个萝卜一个坑,劣质萝卜休想混到高等坑里去。美国人找对象, 是在找一个人生伴侣,一个与自己兴趣相投、心心相映的另 一半。而上帝也给了那些出生于中国不幸的丑女们一条出路:嫁给美国男人。

多么仁慈的上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