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乐:佐藤直纪 とつくに 看清一个人本质与真相的唯一办法就是看他/她在压力之下作出的选择,在对其欲望的追求中是采取这样的行动还是那样的行动。他/她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他/她便是什么样的人。 压力是根本。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作出的选择意义甚微。
配乐:飞腾 By 佐藤直纪 在信息时代要区分知识和技能。知识只是说明你知道了,但技能是确保你能做到。我们靠技能吃饭,而不是知识。
配乐:逢恋~天地人紀行 By 宫本笑里 衡量一个人是否幸福,不应该看他/她拥有多少高兴的事,而应该看他/她是否正为一些小事烦恼着。只有幸福的人,才会把无关痛痒的小事挂在心上。那些经历着大灾难的人是无暇顾及这些小事的。
配乐:これあらた By 佐藤直纪 为了最终理解你所不理解的,你必须经历一条愚昧无知的道路。为了占有你从未占有的东西,你必须经历被剥夺的道路。为了达到你现在所不在的名位,你必须经历那条你不在其中的道路。A path with no obstacles will lead u nowhere.
配乐:「日本沈没」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By 岩代太郎 理想主义者的最佳状态是像拳击手一样生存,最重要的不是打倒对手,而是如何不被击倒。有好的心理素质,并学会如何更聪明巧妙地让自己占据人生舞台上的某个位置。理想如果是挨了几拳就被击倒的东西,大概也没什么值得实现的价值了吧。
配乐:Time Of Destiny(Extended Version) By 岩代太郎
人心智成熟的关键标准之一就是,能够分清并且愿意分清自己想拥有的,和希望别人看到自己拥有的。当选择不再想去获得别人希望我拥有的东西,而是想去获得我自己内心希望获得的东西时,不是说他人的认同不重要,而是承认他人的认同不该凌驾于自我内心认同感之上,特别是在二者矛盾之时。岁数越大越发现,人鲜会为遵照自己内心所做之事感到后悔,即便这是个错误。
配乐: 梦-天地人 By 宫本笑里  未经世故的人习于顺境,易苛以待人;而饱经世故的人深谙逆境,反而宽以处世。 No one can change a person,but someone can be a reason for that person to change.
配乐:东京の空 By 小田和正  如果某人走进你的生活,使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并能够忘掉你的过去,那么你永远不要让他/她离开。
配乐: 静祷 By 佐藤直纪 如果你想对一个人说谢谢,说不舍,说喜欢,一定要趁早。因为作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我们生活里的Mobility & Uncertainty 太多了。你不知道彼此从转身到再见的距离会有多远,从offline到online的时间又会有多久。犹豫矜持间,时过境迁。最后发现,等待,终成遗憾。
配乐:鄉愁 By 佐藤直紀 人生的很多滋味都要到了一个年纪才懂得去细细品味。然而当你一旦懂了,一切似乎却都已经远了。If Youth Knew, If Age Could.

十月

配乐: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 09 – ピアノ協奏曲第2番

这曲子悠扬而又忧郁,像极“暮霭沉沉楚天阔”的意境——哀默而又豁达,让人想趁着雾蒙蒙又无风的天气,去传说中的瓦尔登湖,在湖畔坐着,盯着湖心看一下午,脑子里一片空白。。。似梦非梦,恍如隔世。。。恩,以下是最近的摄影。。。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十一月

《风林火山》OST主题-三弦版

Don’t Fall! If Fall, Don’t Panic! Something Big, Maybe Good, Gonna Happen! Hang On Tight!

 

配乐:Okuribito (Memory) from “Departures” O.S.T By by Joe Hisaishi and London Sympohny Orchestra. As it says, this is the melody of the afterlife.好音乐就是让人觉着什么都是悲剧,却又能让人哀而不伤,心平气和,心甘情愿地沐浴在人生原本苍凉的底色里。。。

一年以后重出人人江湖,发现。。。不生不熟的80后依然不生不熟着,尼玛的网络世界已经是90后的了。。。。google+上的名字改回来了,我想,新生要从心开始,而不是名字。。。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只能改变你对其的态度。。。如同无间道里那句著名的台词,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人,人却改变不了事情。。。想想一年以后我将在哪里。。。一年以后,对,就当你的人生就只剩一年的时光,就像去年的这个时候一样。。。人在面对困境和死亡的时候,灵魂会充满求生的欲望与反省自我的自觉意识,这时候的人柔弱而又勇敢,机警而又天真,宽恕别人,也宽恕自己,生死一念间的顿悟,会让你想明白你几十年都想不明白甚至不敢想的事情。。。。。我想大概也是因为如此,老祖宗会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俗语,这个”福“不是外界给予的,而是源于内在,源于人的精神经过痛苦的洗礼,变得更加纯粹之后的 simplicity & peace of mind 以及放下执念以后的light heart 。。。纵使现实世界再让人失望,只因你曾到达临界,你会觉着人生里不会有什么会比失去希望更让人痛苦的了。。。借用张小娴的一句话:当你了解人生,你几乎沒有不快乐的理由,你却也沒有特別兴奋的理由。

配乐:风林火山Theme Piano Cover

转载题记:有心者事竟成。

是不是一个人,天生越聪明,他就能取得越高的成就?
抱歉起了个这么古怪的,非标题党的名字,实际上这是一篇很轻松的文字。
我只想记录一个我非常敬佩的人,从认识他到现在,我所看到的变化。

认识潘大概2年不到的时间。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并不是很起眼的,虽然长得很高,但穿着很普通。 他不太擅长言辞, 每到公众发言的时候总是只能说一句两句。他不太有幽默感,大家插科打诨的时候他也不太能插进话去。 他好像不太关心娱乐八卦,小道消息。我们所说的上至拉登奥巴马,下到大小S,他好像都没怎么听说过。
我所接触的这群人里面,有一些非常耀眼和出众,虽然年龄都不大,但思维非常活跃,眼界又开阔,加上自己手上有些事业,因此“明星”式人物非常多。 因此潘只能算非常中等人才。
但他确实是让我最敬佩的一个人, 我常在家里跟暖手谈起他,说起他这些年的变化。

有一次,我们在谈非诚勿扰最火的,安田那集,他没看过。他问我们怎么查,又问安田那两个字怎么写,我看见他仔细记录在手机上。这不是第一次了,我看到他能越来越多地融入大家的话题,直到所有我们知道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因为他“留心”了。
他是我见过的唯一 一个,在日常会话中会留心记笔记,然后回家做功课的人。

他的幽默感也有很大的增加。 以前他是不会说笑话的,偶尔说下,也觉得很僵,大家只能哈哈打圆场。 但他一点都不气馁,每次都坚持说点无聊小笑话 。 终于功力渐长了 – – – – 现在他已经经常会变成话题的中心了。
他是很少数,主动培养自己幽默感的人。 要知道幽默感在人际关系中的润滑剂作用,是无限的。

再说一些小事:
1、他每次参加活动时,无论是朋友还是工作人员,都会坚持送别人上车。如果别人没有自己开车,他会帮人家叫好车,然后送上车。 然后再让司机开来自己那辆S600.
2、每次大家晚上一起吃饭, 他都会提前买好单,几乎没有一次,有他在场的时候,我看到是别人买的单。 (这一点当然因人而异,但是对于吃饭的这些人来说,这些都是小钱,但能做到如此周到,他也是我认识的唯一的人)
3、他每天6:30 起床, 锻炼,然后看书。虽然公司规模不小,但应酬也绝不抽烟喝酒。
他每次聚会完毕都会发短信问候大家。
4、每次会议如果有他的发言,他一定事先写好稿子,然后提前几天准备。 我经常会在前一天晚上被他拖到2点以后, 帮他准备他的稿子,怎么讲合适, 什么语调比较好。 如果主持人问到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 – – 等等。
5、他永远都是准时的, 如果是大型会议和活动,永远提早30分钟以上到达会场(很多次,比工作人员还早)。
6、每次会议他都会跟他那个副总一起,把所有人的名片换好。 他会统计出席的人员,包括重量级的嘉宾, 精确到个位数。
7、他如果出差到某地,一定邀请当地的朋友一聚,然后还会打电话给不在的朋友。 我就曾经有几次,被他从北京、美国、等等地方的电话打过来,然后跟在场的十几二十个人一 一说话。
8、他是非常执著的记事本控,每天记录重要事项,每天反省当日工作 ( 实际上,我是从认识他开始,才重视记事本的功用的)
等等等等太多例子。
哦,忘记说了, 他是85年的。

说实在话,我对这个人的好感,也很大程度来自于暖手同学。 暖手说他有“帝王之相”。 也就是说,他有统帅的气度和胸襟。
他真的不算是聪明的,资质只能算是平平。 但我认识他一来,眼见着他一步一步地努力,严格地要求自己,在所有的小事上。
开始的时候,吃饭买单,送人上车这种事, 我只觉得他虚伪。 可人家几十次都反复执行这个标准,最后剩下的只有敬佩。
现在我不能说潘有很高的成就,但是他未来的光彩夺目,是可以预见的。

我不是一个精英主义的信奉者。 虽然不谦虚地说,我自己不能算是非常笨的人。 但是我从来不迷信什么名校啊, 成绩单啊,或者IQ指数啊。
我相信10000小时天才理论, 我相信凡事都靠自己的努力。
潘是最好的例子。 不要说可以反复练习的一些技能,例如英语, IT技术等等。 就连 “幽默感”“人际关系维护”“战略决策”这类 软性技巧, 一样是可以通过反复的练习和总结来提高的。

豆瓣上比较多的是文艺青年们, 兴趣爱好广泛,言辞犀利,每个观点都能跳出来说个一二三四的。 说实在话,我也是这种人,从小自持有些小聪明,从来都不肯好好地下死功夫。
但是, 人的时间是有限的, 一个人的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到的。 昨天看《营销战》,以历史上的战争来影射现在的商战。 实际上, 战争中有一条基本的原则,就是 ”兵力的数量优势“。 但是很多人会迷恋于”以少数挑战多数而成功“的案例。 实际上,很多人也迷信, ”以非常少的时间精力投入,来达到非常好的水准“。
这些都不是王道。
潘是我的一面镜子, 我从他身上,看到非常非常多的我自己的缺点。
这也是我写这篇日记的目的。

配乐:Hijo De La Luna by Sarah Brightman

题记:池莉的《话语是一个美丽的陷阱》是一篇很老的文章了,我记得是我初二时候周记之前的一篇摘抄。十年过去了,这篇文章的主旨越来越清晰地体现在我的生活里,特别是最近的温州动车追尾脱轨事件。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矛盾和麻烦都是话语引起和造成的。一个人的话语只在出口的一瞬间具有真实性。可这一瞬间眨眼就过去了。重复者和传播者使用的是自己的理解和语气,接受者则又有各自的理解背景。任何一种最细微的因素都能够改变话语的顺畅流通,使之产生多重意义。于是,我们的生活中便充满了絮叨,充满了解释,充满了流言和蜚语,充满了隔阂和攻击,也充满了谩骂和扯皮。


我对话语的警觉是在十几年前产生的。那是在我从医的第三年,也就是我医生生涯的最后一年,那个夏天伤寒病大流行。为了追踪传染源,我在整整一个酷热难当的夏天里,与所有的伤寒病人谈话,可是我仍然没有寻找到传染源。有一天我突然醒悟了,我发现找不到传染源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所有病人的主诉都带着强烈的个人色彩。撒谎的人在人群中占的比例并不大,但是人们不用撒谎,他们的话语综合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不真实,在这个不真实的话语疑团中,所有的语锋都指向多重岔路,结果是搜寻者必然误入陷阱。我弃医从文的主要原因当然是更喜欢文学,但是也不排除我对口头语言的厌烦和对书面语言的信赖。

更深的醒悟姗姗来迟,那已经是90 年代中期。我在德国见到了一个久违的朋友。她是90 年代初嫁给一个德国人的。她的故事当时很轰动。轰动的原因并不在于她嫁了一个老外,而是因为她一句德语都不懂,还有,她的长相比较难看。我们没有办法理解老外的选择,我们就试图理解她的选择。但是她是一个寡言的女孩子,在我们几个好友的不懈追问下,她简单地告诉我们,她选择这个老外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在中国嫁不到一个这么英俊这么文雅这么体贴的男人;而她此生的理想,就是想要一个体贴她的男人,想要一栋舒适的房屋和爬满青藤的小花园,所以,她宁可放弃话语。当时,我们都认为她的牺牲太大了太大了。我们都一致地认为她为自己难看的长相和接近于痴人说梦的理想付出了人生最惨痛的代价。转眼就是我再次见到她的90 年代中期了。这一次她带给我的不再是轰动而是震惊。她依然没有变得漂亮,但她生育了两个非常漂亮的混血儿。我们坐在她家大花园的木椅上喝咖啡,青藤果真爬满了她的篱笆。花园的远处,她的小女儿在荡秋千,儿子则在很开心地与他老爸踢球;花园的近处,是她的油画画架。我的这位朋友,依然只能说最简单的德语,但是她的神态已经深刻改变,安详得如同在富裕安定的生活中过了三辈子一样。显然,她不仅没有付出人生最惨痛的代价,而且顺利地达到了她的理想。她深有体会地对我说:“说话不重要,最简单的对话足够管用。亲密的人之间,更重要的是眼睛,是表情和动作。你认为呢?”

我认为我朋友的人生体会是一种真理或者接近于一种真理。那一天,我回到我居住的饭店,坐在窗前,望着德国幽静的绿树成荫的居民区想了很久很久。我想: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矛盾和麻烦难道不都是话语引起和造成的吗?一个人的话语只是在出口的一瞬间具有真实性。可这一瞬间眨眼就过去了。重复者和传播者使用的是自己的理解和语气,接受者则又有各自的理解背景。任何一种最细微的因素都能够改变话语的顺畅流通,使之产生多重意义。于是,我们的生活中便充满了絮叨,充满了解释,充满了流言和蜚语,充满了隔阂和攻击,也充满了谩骂和扯皮。想想多么无聊啊!

其实,在一个人的生活中,与你无缘的人,你与他说话再多也是废话。但凡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所有的感觉。你们不用说话。你们即便说话也是一堆泡沫,在阳光下,五颜六色,看起来很美丽,其实它仅仅是你们情感交流的衍生物,过去了也就消失了。发生了就永远不会消失的是拥抱,而诺言注定会随风而逝。没错,事情就是这样的。

配乐:No Surprises by Radiohead

因为达芬奇,郭美美只火了两个星期;因为赖昌星,达芬奇只火了一个星期;因为温州动车,赖昌星只火了半天。。。

事件发生后,CCTV新闻用超细节的现场播报报道挪威首府的奥斯陆的爆炸事件,而用滚动字幕播出了温州动车追尾脱轨事件,和死伤人数。这让我想起不久以前,CCTV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调查达芬奇家具丑闻以转移公众对于中国红十字会的愤怒。曾经就职于CCTV的优米网CEO王利芬评论说这是一个媒体报道的机制问题,但没有具体说明这机制是什么。这其实是不言而喻的,这个机制就是对于政府形象的维护高于对于对公民知情权的维护。

以下是CCTV新闻就各类重大事故的报道模板:

以下是平媒报道的机制。

@王星WX:某部门和媒体的关系是这样的:有些新闻他们会提醒你及时报道,比如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揭露西方媒体自由公正的虚伪性;有些新闻他们会要你别报,只能转载新华社,比如赖昌星遣返。这是游戏规则,我们认了。但这次,动车追尾,三十多人死了,这也只能用新华社稿,不许追问?!你们全家都不坐火车?!

@卓越兄:各有所好,泾渭分明。你明白什么叫特色了吧?

解释一下,最左边那三份正是北京控制的三份香港报纸。

President Hu 早在2007年就说要把“又快又好”的提法改成“又好又快”,只有好的快,才有意义。可惜这一有价值的说法似乎不被重视。“跨越式发展”这一提法仍然相当流行,这说法还是更追求快。如果规律需要慢,是跨越不了的。

当年还在上海当市长的朱镕基在听取汽车厂汇报时,发现上海方面人员对合作方德国厂家的苛刻规矩不以为然,就正色警告他们:造汽车德国人比我们强,这事不能搞瓜菜代,德国人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一点折扣不能打。

而现在。。。假如事故不出,这个十天突击的做法又会成为标杆式做法,其中的主要人物也会成为模范式人物吧。。。

@申鹏:【看看中国的动车司机怎么学开火车】:德国人需要两三个月学会开动车,中国人要求必须十天学会。德国培训专家称“只用10天时间要驾驶世界最先进的动车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中国的领导交代:培训10天,必须把第一列350公里的动车组开回北京。 摘自铁道部主管的《旅客报》 2011年7月1日出版

在日本雅虎看了这样一句话: 人命よりも政府の見栄を重要視する、これぞチャイナクォリティー。 日本の新幹線は、震度7の東日本大震災でも脱線せず、すべてが安全に停止した。これがジャパンクォリティー。 中国は、表層だけ真似しようとするから、真の技術は盗めない。

翻译过来:与人的性命相比中国政府更重视政府本身的荣誉,这就是中国制造的品质,日本的新干线即使在震度7(震级9)的东京大地震中,没有一台脱轨全部安全停止。中国只能在表层模仿,真正的技术偷不走。

看到今晚温州发生的事,想起很早前看到的这篇微博。人最朴素的想法都是简单而可爱的。”祖国”二字的背后不应该是ZF,是广大的人民。

@王功权:每次来到加州硅谷,都会产生买栋房子在这里定居下来的强烈渴望。这里美丽的环境、宜人的气候、安宁的生活真是太吸引人了。可是每次挣扎的结果,都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选择回到那个急需改造的、除经济快速增长外,其它方面几乎都让人窒息的祖国。

中华民族很特别,倍儿明白倍儿能忍,遍地刀子嘴豆腐心,理多但服管,统治者最爱,和我们从小家教习惯有关,小家映射大家。这引申出对于“孝顺”的概念的辩解。”孝”是无条件的“尊重”,”顺”是无条件的“服从”。对于父母的”爱”,缺失了”服从“似乎就不完整了似的。只是,我们难以将政府当做父母。如果祖国二字的背后是人民而不是政府,我们也就不难理解现代中国人风平浪静时如一盘散沙自私而懦弱,大灾大难前团结一致无私且勇猛。我们不服从政府,但热爱人民。(We do not trust in our government, yet we still love our neighbours.)

@白鸦:朴实中国人嘴里骂着红十字会发誓不捐血,一旦同胞有难还是都冲到前面挽起袖子。能想像到孙中山当年怎么做到筹集一笔又一笔的款子。

很多人选择不离开这个国家,或者离开了还要回来,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而是因为舍不得这群可爱的人。

@倍乐微博:短短几分钟,宽畅的血站大厅站满了有秩序排队的献血者,而且都是八零后和九零后,我们中国有希望,中国人加油!

7月25日后记:

@watchalife:官民两大阵营,官方需要公共危机处理专家,民间需要辟谣专家。每当公共信任危机出现时,看见的都是官员的冷漠与民众的愤怒的激烈交锋,为官者需要感性,为民者需要理性。否则,真相会离我们越来越远,而愤怒下的“盲信”或惶恐下的“不信”的也将随着事故的频发而成为人们应对危机新闻与消息的条件反射。

@watchalife:之前担心微博能火多久,在今年经历各种天灾人祸悬疑奇迹后,觉着乐观又悲观,乐观是觉着拜天朝民生环境恶劣&媒体自由度极低所赐,微博会有持续而稳定的需求增长,成为真相过滤器,民众的情绪出口,促进公众反思社会,沉淀良知,升华人性美的地方。悲观是怕其猝死。希望新浪微博加速分拆独立上市的速度。

在中国,女孩真正意义上的自立不是18岁而是25岁。这是个主旋律的年纪,豆蔻渐远而魅力渐至,灵魂已经基本成型。如果你看得够远,你之后的人生,很大程度上和25岁的想法息息相关。爱情是什么你已有点清楚。人生需要什么你必须开始清楚。

仅剩下一年的时间了,所以从现在开始,请格外睁大眼睛,也请格外珍惜时间。

某人对Moon River的重新演绎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