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乐:All in All (Wish)

朋友W时常很清醒,什么都看得透彻,又会撕开假面的告白,让你看见残酷无情的本质。跟她说话时,难免战战兢兢,恐防自己的言行显得愚钝无知。有时我不禁为她的清醒而惊叹,想着还亏她想得到。可是日子久了,慢慢意会,她这种近乎咄咄逼人的清醒,或许不是她的聪慧(她可是聪明绝顶),而是她对人对事的不信任。

有一次她说起,某某文化名人常写些励志的文章,但别人不知道他其实是抑郁症病者,长期吃着抗抑郁药“百忧解”;。我知道她这么说是想揭示一些表象和真实内里的差异,一个失去希望的人如何还能给予别人他们可以期许的希望?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便是某种谬误,不可并存。那时候我没想到如何回应她,只默默读着她的文字,像其他人那样着迷于她的辨析手法。

她一定不曾在绝望里写出充满希望的文字,前阵子我这样想。海子,是的,那个写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此温暖幸福句子的中国诗人海子,最后躺卧在火车轨上自尽。他的祝福不是假的,而我相信,他比任何人更需要这些温暖幸福的句子,他比他的读者更需要希望。

悲伤的时候是可以传达出更巨大的乐观能量,因为一个真正悲伤绝望的人,才会明白这些能让人活下去的东西是多么重要。清醒的朋友认为那是一种欺骗,既自欺也欺人,但我就觉得那是发乎内心的自我救赎,虽然最终或会失败。当我发现这个分歧,我才感伤地意识到,我的朋友比我还要悲观许多。

Advertisements

配乐:三国by鬼太鼓座

题记:转一位佛友的文章。[比量] [现量] [增上] [串习]。变成大白话就是,集中注意力干一件事,每天进步一点点,反复熏习。如果能真心实践,要那么多所谓成功学何用呢?如果能真心实践,虚无犬儒之弊又何处生根呢?

再次强调,集中注意力对应你身体的能量点在腹部(所以那些控制力极强的人叫“腹黑”),也就是瑜伽三脉七轮中的腹轮。很多中国人腹轮极弱,于是成为大众传媒的傀儡,吸收了很多垃圾讯息,没有能量去干建设性的事情。如果用意象心理来看,可以看到一个“食腐者”的形象(所以有沉溺病的人叫“腐女”),它知道自己吃的东西不干净又没营养,但还是会坚持吃下去。

下面请看正文。

一直对佛教很有兴趣,去年又深入接触了许多新的知识点。觉得收获满大的。
深感许多佛教知识同时也可以作为生活知识来理解。帮助指导现实生活。
便拿出部分心得和大家分享一下。

四个词,八个字。[比量] [现量] [增上] [串习]

佛教有增上之说。
什么叫增上呢。
就是说一点点增加而不减少。
这点很重要,作什么事情都一样。
只要每天向目标迈一小步,
达到目的就是指日可待的。
那种一步到位的事情其实靠不住。
有几件事情可以迈一步就成功呢?!
如果连增上都作不到,就容易论为自我的奴隶了。

增上最重要的意思是,要加!不要减!
哪怕只加了一点点,但绝对不能减!
这就是增上的核心。

比如学英语,比如锻炼身体,比如一切事情,
都是这样。只要增上。就能办到。
哪怕一天5分钟,早晚也被你学会英语。
如果今天看了两个小时,明天不看了,那肯定学不会。

增上就是个决心。

另外还有一个词,叫串习。
串习说白了就是勉强成自然,自然成习惯,习惯成性格,性格即命运。

增上可以改变你的人生。
而串习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他脱胎换骨。
配合增上和串习,你就能无往不利。
如果认定了一个目标,增上和串习要天天坚持。

要彻底明白增上和串习,还要再说两个词汇,一个叫现量,一个叫比量

现量和比量就是用来指导和检验自己的行为和效果的。
要每天思索和检查。

现量就是你心里自然直接的感情思想。
比量就是通过理性分析推导出来的思想。

串习就是不停的熏自己的心。
在佛教就是用般若火熏习自己阿赖耶识的种子。
般若火勉强说是智慧的火,
阿赖耶识的种子勉强说再世俗了说就是天性和习惯。

先说比量和现量,然后就容易懂串习了。

比如说,早晨不起床,想多睡一会,
但是又知道上班不能迟到,该起床了。
于是心里就有点小矛盾,到底起床不起床呢。
昨晚喝了好多酒,很疲惫,真想多睡一会啊。
可是上班迟到要被老板骂的,怎么办呢?
心里想着多睡一会,不愿意起床。
这个是感情自然流露出的思想。
一点不勉强,不用思考,很自然的,永远是第一个想法。
这就叫现量,现量是真实的量,是真正左右我们的力量。
因为它是最直接的和最快速反应的思想。
而你又思考,我必须积极工作啊,我要振作啊。迟到要扣工资的。
我要积极向上啊,我不该迟到啊,
这个想法就是大脑经过思维判断,
最后推断出来的一个结果,
是经过了一个负责的大脑思维过程而
得来的想法。
也就是间接推断出的一个结论和决定。
这个就是比量。由对各种信息的比较和权衡而来。
所以叫比量。
现量和比量产生分歧的时候,人就有了苦恼和问题。

再比如说,有时候想好好努力,作出成绩。把业余时间也利用起来。
可又总是贪玩。
所以消耗了很多时间。

晚上睡觉前,检讨了一下,思维了很久,
觉得自己应该再加把劲,好好发展事业。应该加倍努力。

但是,睡醒后,可能只是稍微用功了两天,
但其实什么都没改变,人根本改变不了自己。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晚上考虑了很多,希望自己学习好好工作。
但那都是比量,不是现量。
只是个推导的结果,而不是心中生起的真实的欲望。

比如吸毒的人都想戒,可是想戒的思想是比量。
想抽的思想是现量。
而比量是斗不过现量的。
所以往往我们什么道理都明白,
但是反复进戒毒所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还是要吸毒。
把一辈子变成了一个不停的被自己打败的过程。
而很少打败自己。

再比如说,别人告诉我们,某种水果很酸。小心吃。
可是恰好我们没吃过这种水果,
于是从心里凭经验和我的话,认定这个水果酸,
于是你吃的时候很小心。
但这个还叫比量。

你咬了一口,酸得睁不开眼睛,眼泪都流下来。
然后你告诉自己再也不吃这个水果了。
你的这种感情的真实想法就叫现量了。
这就是一个比量变成了现量,于是你以后再也
不吃这个水果了。因为比量已经变成了现量,
现量才是真的量。比量是假的。

那么要想改变自己,只有一个办法。
就是把比量变成现量

还是那个例子,从前我们有某些愿望但迟迟没有去实现,因为那是比量。
如今要通过一系列的方法,把它变成努力的愿望。
从一个想法变成了很强烈的感情愿望。
这个比量就转变成现量了。
然后你才会真的很努力去达成这个目标。
不再犹豫和彷徨,也不再为其它利益驱使,作到义无返顾。

否则,比量是不会改变什么的。
说白了,也就是说大道理是没用的。
如果通过方法把自己认同的比量变成现量,
人就能改变和战胜自己,并战胜命运。

想作一件事情前,先想想,自己现在是比量还是现量。
如果还只是比量,那肯定作不好。

那么如何把比量变成现量呢?
就是要增上。
要精力集中!把精力放在这一件事情上。
甚至用打坐的方法,默念你的愿望。强化自己的目标。
每天念。好象卧薪尝胆一样。

这个把比量变成现量的过程就在于坚持反复的强化思考
把想法变成真实愿望。

那么串习是什么呢?
这个把比量变成现量的持续不间断的专注心念的努力,就就叫串习。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关键要串起来不间断,
用智慧改变习性。所以叫串习。

就好象水滴石穿或者铁棒磨成针一样的决心
不停的去改变习气,把精力高度集中在一个比量上,
好象攻城一样,每天攻打它,直到比量变成现量。
这就是串习

其实如果真的认真去作,习气改变起来并不是很慢的。
只要够认真够坚持。
增上加串习,效果其实很快。
比一般人想象得都快,关键是看认真不认真了。是否对自己诚心。

人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就是因为不明白比量,现量。

或者是明白了比量和现量。
却不懂得增上和串习。
看看身边的人,再看看我们自己,是不是这个样子?

这4个词,8个字,我觉得是宝贝。
现量,比量,还有增上和串习。
这是我在了解佛教的过程中,到现在为止接触过的很直接很实用的东西。

具体的行动,有技巧和方法就简单一些。没方法就难一些。
虽然困难,但还是很值得去作的。毕竟得益的是自己。

(增上:加强力量以助长进展作用,令事物更形强大。比量:比者比类也,以分别之心,比类已知之事,量知未知之事也。现量:现量即感觉,乃尚未加入概念活动,毫无分别思惟、筹度推求等作用,仅以直觉去量知色等外境诸法之自相。串习,即是反复。)—佛学辞典中的解释。

姐单身,好盆友也单身,俺们每天得意滴笑,得意滴笑开心开心

某日,得知好友恋爱了。。。寒

虽然还是好盆友,却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你伤害了我

搞不懂疑问谈恋爱有嘛好?

此后。。。。。。。。。。。。。。。。。。。。。。。。。。。。。。。。。。。

平时米有朋友一起玩儿不耐烦真无聊。。。。。。

周末米有朋友一起玩儿不耐烦真无聊。。。。。。

过节米有朋友一起玩儿不耐烦真无聊。。。。。。

总之,米有朋友一起玩儿不耐烦真无聊。。。。。。

乃们都不陪我玩抓狂肿么办!!!!

不耐烦必须解决“无聊”这个问题!

哈哈,老娘 也可以谈恋爱呀贱扭扭谈恋爱呀,谈恋爱~

某天,你好强麻麻说:你个死丫头,去给我相亲!

疑问喂,麻麻,等等,神马是相亲?肿么相亲?

麻麻你好强:!@#¥……&*

于是姐开始了漫长的相亲历程爬过。。。。。

初次相亲感动好紧张,好激动,好期待~哦耶~

好好塑造自己的形象耍帅

我不说话不说脏话、不乱开玩笑、不提糗事、不暴露一切可能暴露的缺点

对方也是我不说话不说脏话、不乱开玩笑、不提糗事、不暴露一切可能暴露的缺点

爬过于是变得。。。大家好假哟。。。

见到对方照片送花给你

整日qq,MSN,Skype。。。问答疑问好像调查户口

被约出去吃饭感动

见到真人大惊(。。。你丫玩儿毛ps!)

转圈哭say 88

再次相亲感动

继续调查户口不耐烦

见到照片狂笑好喜感

见到真人笑喷了(大叔,乃还是ps一下吧。。。)

爬过say 88

。。。。。。

。。。。。。

。。。。。。

第N次相亲不耐烦

主动交代各种信息困了晚安

不再装x  好囧平时怎样就怎样

遇上轻浮的嘲弄调戏之

遇上乏味的吓唬你吓跑他

遇上木讷的捏脸欺负之

遇上BT的啊啊啊比他还BT

遇上2B呵呵的狂笑比他还2B呵呵

遇上卖萌的装可爱比他更卖萌

遇上极品美型的抠鼻孔怀疑之(乃们懂的)

遇上极品丑型的不公平同情之

遇上结婚狂的爬过火速撤退

遇上狂妄自大的旋转不鸟他

旋转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去,相亲还在继续,虾米都木有改变

该睡觉睡觉晚安

该尿尿尿尿嘘嘘

该花痴花痴送花给你

该发飙发飙抓狂

单身问题未解决你好强你好强你好强你好强你好强每逢佳节倍逼婚

也许出走还是少回家的好?

突然有天,担心自己会:孤独终老狂汗

多一个人,至少多点关照大汗

幡然醒悟困了晚安继续相亲吧

发现自己已经麻木郁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相亲还在继续,虾米都木有改变旋转

见到帅哥送花给你

提起瘦身不公平

赶上打折开心

收到账单你伤害了我

朋友生日送你礼物

告知生病转圈哭

被放鸽子赖皮

老友结婚大惊

。。。。。。。。。。。。。

不耐烦继续相亲

还会有转圈哭

还会有大惊

还会有郁闷

还会有狂汗

还会有你好强

但是,终究一天会有。。。。。。。 开心开心

然后。。。。

一起BT啊啊啊啊啊啊

一起傲娇耍帅耍帅

一起2B嘲弄嘲弄

happy happy送花给你送花给你

谨以此文,献给诸多奋战在相亲第一线的同胞们。(以及即将踏上相亲路的同胞们)

特建立豆瓣靠谱相亲小组,欢迎默默加入http://www.douban.com/group/46926/顶顶顶

已建立QQ群154288641

招投标群号:154288641
我们以晚上11点还守着电脑的热情,欢迎五湖四海的孤男寡女们踊跃加入。

愿大家在这个qq群里遇到说得来的、看得顺眼的、玩得开心的人,至于结果,大家随遇而安。

注意:

1、申请时请注明豆瓣ID。

2、入组后,请尽快将组内名片改为“豆瓣ID+城市”。方便大家锁定目标,高效率狩猎。

3、百年潜水的好孩子你就别进来窥屏了。羞涩?羞涩是木有用的。

4、想组织同城聚会、聚会趴替的同学请联系群主,给你管理员身份。

5、请一切勾搭、419、ons的同学们闪人吧。我们是搞招投标相亲的呀,孤男寡女滴你伤不起啊。

特别鸣谢组内热心的白羊座男同学——老黄

源地址: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726379163&owner=246320548

配乐:Deep Structure from UNFAIR O.S.T.

新闻里时常充斥着掌权者的丑行——这种现象令人沮丧,却在预料之中,有地位的人总是忍不住以权谋私。他们对下属大喊大叫、与秘书私通、强暴酒店服务员,甚至跟保姆上床。当然,问题是这种糟糕行为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权力总是带来腐败?

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权力的双刃剑”。一旦真正获得权力,那些最初帮助领导者爬上高位的个性特征就消失了。他们不再礼貌、诚实、友好,而是冲动、轻率、粗鲁。根据心理学家的说法,权威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它会让我们更难对别人的感情与忧虑感同身受。例如,几项研究发现,身居高位的人更容易依靠刻板印象和一般性的归纳来评判他人。他们与人眼神接触的时间也更短,至少在与没有权力的人交谈时是这样。

最近西北大学的心理学家亚当•盖林斯基(Adam Galinsky)就“权力影响决策过程”的问题做了个实验。盖林斯基和同事要求参与者描述自己拥有很大权力的经历,或者自己感觉完全没有权力的经历。之后,心理学家要求参与者在前额上画个“E”字。之前想过拥有权力的人更有可能把这个E字写反,至少是在有其他人观看的情况下。盖林斯基和同事们认为这种效应是由权力带来的目光短浅引发的,它让人更难从其他人的角度来想象世界。我们把E字写反了,是因为我们不在乎他人的视角。我们才不管下属们是怎么想的呢。

但这里还有个圈套,我们仍旧认为我们在乎别人,至少抽象感觉是这样。这是因为权力能将我们迅速变为伪君子。在2009年的一项研究中,盖林斯基要求参与者想象拥有权力或没有权力的情景。之后,学生们分为两组。第一组被要求对谎报出差开销这种行为的道德过失程度打分,分数从1到9。第二组学生被要求参加一个掷骰子游戏,游戏结果决定了参与者能获得的彩票数量,掷骰子得到的点数越高,得到的彩票就越多。

“高权力组”的参与者认为谎报出差开销的行为是对上级的严重冒犯。然而,掷骰子游戏的结果却与之矛盾。在实验中,高权力组所报告的结果在统计上是不可能的,骰子的平均点数比预期中的随机结果要高20%。(而“无权力组”则相反,骰子点数结果只是稍微高一点。)这强烈暗示着参与者们谎报了得分,通过篡改点数来多拿几张彩票。

尽管人们总是知道什么是对的,至少作弊是不对的,但权力感会让人更容易用理性给自己的道德过失找借口。例如,当心理学家问参与者(包括高权力组和无权力组)如何评价一个为了准时赴约而超速开车的人,高权力组的人一致认为别人违反规定比自己违反规定更糟糕。换句话说,过高的优越感会让人觉得只有自己有理由超速开车(因为他们是重要的人,要做重要的事),但其他所有人却应该乖乖地遵守交通规则。

但也许这些巧妙的实验结果并不能说服你,因为它们大部分是本科生的研究结果。也许你觉得实验模式里充满诡计。我最喜欢的有关权力腐败的研究来自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心理学家黛博拉•格林菲尔德(Deborah Gruenfeld)。她感兴趣的是权力如何改变我们的推理过程。经过对美国最高法院在1953年到1993年1000余项判决的分析,格林菲尔德发现,法官在法庭中的权力越大,或者法官们联合起来能够占到大多数时,他们写下的观点就更简单、更不注意细节。他们会考虑更少的角度和更少的可能性。当然,坏消息是大多数人的决定正在成为这个国家的法律。

更宏观的教训如傅科(Foucault)所说:权力能深深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当我们爬上地位的阶梯时,内心的观点就开始扭曲,而对他人天生的同情也消失了。我们不再担忧自己行为的后果,只是一意孤行。我们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实至名归,而别人绝不敢抵抗。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Source: http://www.wired.com/wiredscience/2011/05/how-power-corrupts/

The news abounds with stories of powerful men behaving badly. It’s a depressing yet predictable spectacle — those in positions of power can’t help but help themselves to the help. They scream at underlings and have sex with the secretaries; they assault hotel maids (or at least are accused of such) and sleep with the nanny. The question, of course, is what motivates this awful behavior? Why does power corrupt?

Psychologists refer to this as the paradox of power. The very traits that helped leaders accumulate control in the first place all but disappear once they rise to power. Instead of being polite, honest and outgoing, they become impulsive, reckless and rude. According to psychologists, one of the main problems with authority is that it makes us less sympathetic to the concerns and emotions of others. For instance, several studies have found that people in positions of authority are more likely to rely on stereotypes and generalizations when judging other people. They also spend much less time making eye contact, at least when a person without power is talking.

Consider a recent experiment led by Adam Galinsky, a psychologist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Galinsky and colleagues began by asking subjects to either describe an experience in which they had lots of power or a time when they felt utterly powerless. Then the psychologists asked the subjects to draw the letter E on their foreheads. Those primed with feelings of power were much more likely to draw the letter backwards, at least when seen by another person. Galinsky et al. argue that this effect is triggered by the myopia of power, which makes it much harder to imagine the worl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meone else. We draw the letter backwards because we don’t care about the viewpoint of others. We don’t give a shit what the maid thinks.

But here’s the catch: We still think we do care, at least in the abstract. That’s because power quickly turns us into hypocrites. In a 2009 study, Galinsky asked subjects to think about either an experience of power or powerlessness. The students were then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The first group was told to rate, on a nine-point scale, the moral seriousness of misreporting travel expenses at work. The second group was asked to participate in a game of dice, in which the results of the dice determined the number of lottery tickets each student received. A higher roll led to more tickets.

Participants in the high-power group considered the misreporting of travel expenses to be a significantly worse offense. However, the game of dice produced a completely contradictory result. In this instance, people in the high-power group reported, on average, a statistically improbable result, with an average dice score that was 20 percent above that expected by random chance. (The powerless group, in contrast, reported only slightly elevated dice results.) This strongly suggests that they were lying about their actual scores, fudging the numbers to get a few extra tickets.

Although people almost always know the right thing to do — cheating is wrong — their sense of power makes it easier to rationalize away the ethical lapse. For instance, when the psychologists asked the subjects (in both low- and high-power conditions) how they would judge an individual who drove too fast when late for an appointment, people in the high-power group consistently said it was worse when others committed those crimes than when they did themselves. In other words, the feeling of eminence led people to conclude that they had a good reason for speeding — they’re important people, with important things to do — but that everyone else should follow the posted signs.

But perhaps you’re not convinced by these clever lab experiments performed mostly on undergrads. Perhaps you think the paradigms smack of artifice. One of my favorite studies of power corrupting comes from Deborah Gruenfeld, a psychologist at the Stanford Business School. She was interested in how positions of power altered our reasoning process. After analyzing more than 1,000 decisions handed down by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between 1953 and 1993, Gruenfeld found that, as justices gained power on the court, or became part of a majority coalition, their written opinions tended to become less complex and nuanced. They considered fewer perspectives and possible outcomes. The bad news, of course, is that the opinions written from the majority position are what actually become the law of the land.

The larger lesson is that Foucault had a point: The dynamics of power can profoundly influence how we think. When we climb the ladder of status, our inner arguments get warped and our natural sympathy for others is vanquished. Instead of fretting about the effects of our actions, we just go ahead and act. We deserve what we want. And how dare they resist. Don’t they know who we are?

配乐:A Bad Dream by Keane

题记:很久木有遇上值得分析的恋爱案例了,因为之前认识的人里失恋的人数骤然减少,倒苦水的状况也少了很多。遗憾的是,这不是因为幸福多了,而是我认识的人里面选择单身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最近,出现了一个在我看来很有教育意义的案例,这个案例的本质恰好反映了一些资质优良心气很高的女孩子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找对象,是找个你狠喜欢的人,还是狠喜欢你的人?我的答案永远是“要平衡”。如果你狠喜欢对方,对方对你好像不冷不热的,你会感觉比较累,木有安全感,这是地球女生都知道的。地球女生不大清楚的是其相反的方向,如果对方喜欢你要命,你却对对方不冷不热,是该继续还是抽身呢?我知道有些人喜欢找”备胎”,对这我可以理解但不认同。我个人的理由是:首先这是个欠人情损人品的事情,第二就是倘若最坏的情形发生,你的”首选”落空了,你准备跟备胎携手的时候,有木有想过有一天备胎对你说“我累了”。我敢保证,被你的”备胎”分手比被你的”首选”分手还要让你痛不欲生。为毛捏?请看下面的具体案例。另外,我还有个悲观的观点,就是恋爱对象和兴趣一样是没有办法培养的,天生喜欢什么就是什么。。这句话是针对前一类人,那种看着不吝付出不求回报期待终有一天对方会被自己的痴心感动的人。。。真情确然可贵,但是大学学心理的时候,我记着一个基本知识就是Relationship=Passion(激情)+Intimacy(亲密)+Commitment(责任),感激不会升华成激情,怜悯不会促生亲密,而没有了这两样,Relationship怕是走不远,除非你和对方都是当代苏格拉底,或者都达观地认为No better alternative will  ever exists in this world. 

 

我一个有才且漂亮的朋友,找了个男朋友足足大她十五岁,当时她曾经问过我意见,我实话实说:这个人配不上你,你何必呢?她说:我不爱他,但是他对我很好,我觉得两人这样相处下去也不错,我不会爱上他的。

最后的结果是,她被这个男人甩了后一度精神崩溃。我记得她对我说的最惊心的一句话是:我都愿意嫁给他了,不嫌弃他了,他怎么还这样对我。

好吧,自己先有嫌弃之心,勉强自己这么与对方相处,你以为对方是不会察觉的么?当然是察觉了,又迫于喜欢你而忍耐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爆发出来。不要怨天尤人,他给你的这个报应,属于人之常情,要是他能够忍受这样的感觉一辈子,那不如直接称为当代苏格拉底。

被好的人甩了,痛哭一场也就算了,被自己原本嫌弃的对方抛弃,那才最最可怜的。因为即使你并不深爱对方,相处久了也是有感情的,分手时除了感情的断裂,更多的还有不甘心。这个不甘心,就是传说中雪上加的那霜,可以让你惊觉生不如死,人生观为之改写。

有个很古老的实验,说可以发给每个小孩一颗糖,如果小孩愿意忍耐一个小时再吃,那就可以额外多得一颗。据说能忍耐一个小时的小孩日后都成了大器。这个实验每个人听了都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这就是告诉你,要有理性和远见,你才能得到更多更好的。

在开始时,不够喜欢,不够满意,就不要答应;在感情中,鸡肋了,淡薄了,对方对你不够好,就别再拖下去。拖下去只会变少,绝对不会变多。温水煮青蛙,煮着煮着,青蛙就死了。

女生在恋爱里,付出的比男方多得多。而女生的时间,是更加拖不得的,机会成本对女孩子而言,比什么都重要。不要高估自己的定力,不要高估自己的理性,你并不清楚自己会爱上什么样的人。不把位子空出来,则不会有人来坐。你要等到那个合适的人,势必要先一步摆出空着位子的态度来。否则随着时间渐长,你会发现你越来越离不开这个你曾经嫌弃的人。

所以,遇不到合适的人的时候,请务必享受寂寞,在恋爱间隙里的寂寞,是必须的,耐得住寂寞,是很重要的一个恋爱环节,也是一个人性格与感情成熟的体现。因为害怕寂寞而去接近对方,得到的不啻于饮鸩止渴。在恋爱中,无法忍受被彻底冷落的寂寞,想要将就着一段并不满意的的感情度过的话,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在恋爱中也有类似的情形,有些男士一开始对你很殷勤,然后突然冷落你,或者一直不徐不急,对你很好,也不提要你做女朋友,只是一直消耗你的时间。有些泡妞高手就很擅长用这一招来泡原本没有希望的优秀女孩。他们对你,不是没有感情,只是这个感情太稀薄,按照正常恋爱模式来权衡,按照相伴一生的标准而言,太不够太不够了。

某白羊女的观点可作借鉴,她说:“我曾经也是个性子很急的人,问题是,你一急,先输一筹。后来我就不急了,是的我很想他,我相信他也很想我,他未尝想到要打电话给我,那么,又何必自低身段。是的我喜欢他,但是他并不喜欢我到愿意顾及我的心情和想法,那么又何必在结婚前绑死在他身上。”

习惯了一个人对你的好,习惯了他的体贴,你会越来越离不开他。如果突然失去,那种难受会如同戒毒一样,让你宁愿饮鸩也要止渴。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放纵自己养成依赖一个人的习惯。习惯的养成一般是3天和7天,3天养成一个小习惯,7天养成一个大习惯。所以如果你不够喜欢他,不够满意他,不要连续和他保持三天以上的密切短信往来,或者连续约会超过一个礼拜。一定要时不时给自己一点缓冲。

很多条件优异的女孩子,身边都有着一只平凡至极的青蛙。这些女孩子也知道身边的他是青蛙,但她们不知道,自己才是那只被温水煮死的青蛙。愿你不会先做了一只青蛙,然后挽着一只青蛙。

简单一点来说:多谬误一天,就少正确一天。

配乐:欲望的声音 from 故事 by 范宗沛

题记: 就当个英雄小说看吧。故事里的小帅狠早熟,因为出生在一个问题家庭,早熟大概是避免伤害的最好方式。这孩子的坚强+懂事,让有着相似经历的我感到心酸而又惭愧。话说这孩子打小就如此有男子气概,长大了一定会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这让我想起在征婚网站上,一些人会明确指出自己要找正常家庭出身的异性,因为害怕问题家庭里出来的孩子性格上有缺陷。我可以理解但是不认同,因为真的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因为自己受过伤而变得更具有伤人的潜质的。有些人会因为自己原生家庭的不幸福而对自己的婚姻抱有极大的热忱,因为想从自己的小家庭里寻得温暖,所以在爱情的维护上反而会比正常家庭里出来的孩子更小心更敏感。而那些被指性格有缺陷的人,我觉着一大原因就是该人长期抱着一种受害者心态,因为没有被人疼爱过,所以不自爱,自然也没有学会去如何关爱别人。所以说世间的美德有好些种,有一种就是以德报怨。当你自己被生活所逼迫成为某些事件的受害者的时候,你不因为受伤害的经历而变得复杂颓废自私冷漠,和当初伤害你的人愈来愈像,而是变成更加有心有情有义,学会关爱他人而不再将伤害传递下去。以德报怨,就是不把自己受委屈的经历当做自己去让别人受委屈的理由。


离婚时,前夫说,房子是我奶奶的,不能给你。我说,行。他又说,家里的钱也就是我公司里的那些产品,你要它也没用。我说,好。他说,我家三代单传,小帅得跟我。我拍案:不行!

晚上,我去接小帅放学,第一次在路上没对他指手画脚。“妈,你怎么不教训我?”我不语,那晚破格请他吃了肯德基,去淘气宝宝疯狂到打烊。回家,洗澡,安置他睡下。帮他掖被时,他突然拽住我的手:“妈,我跟你。”我正感慨这一晚上的慈母没白装,他又说:“我爸正是好时候,日子过得肯定比现在好。你就不一样,快四十了,除了我,不一定有人真心对你好。”前夫有外遇,转移家庭财产,逼我净身出户,我都没哭。小帅的这席话,却让我哭得稀里哗啦。是啊,有这么好的儿子,未来的日子也许并不可怕。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我没有感觉出来小帅对我的好。他再次稳坐了班里期中考试最后一名的交椅不说,跟高年级的同学打架,眼镜被打得稀烂。我被老师紧急召见,丢尽了脸面。走到校门口,还不等我发作,小帅没事人一般地说:“妈,你等我讲完这几句话,你再骂我,我倒没事,就是怕你骂完了后悔。”他说,不考最后一名,下次考试你怎么能看出来我进步;我那副眼镜早就坏了,正愁舍不得你又为我花钱呢。挨两拳换个新眼镜,值了!

跟这样的孩子耍嘴皮子,我已经不是对手了。既然说教不了他,我开始“自残”——不吃晚饭。没想到,这孩子更绝,他不睡觉,坐在台灯下看书、写作业,快12点时,困得头跟捣蒜一样往书桌上撞。我不舍得了,轰他休息,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餐桌,直到我不得不吃了两个荷包蛋,他才一头倒在床上,鞋也没脱就睡了。忍不住,抚摸着小帅青紫的眼眶,我的眼泪摇摇欲坠,他半梦半醒着,嘴里迷糊地嘟囔着:“人在江湖混,哪能不挨揍,再练几次,他们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没爸的孩子不是用来给人欺负的。”

拒收前夫的抚养费,租房、家里日常用品,等等,常常使我陷入经济困境。即使这样,我还是咬牙让小帅的一切开销维持过去的水平,可是显然他的心气与品位越来越高了。他有了上好表现我请他吃麦当劳,他一脸不屑地说:“那都是垃圾食品,你还是回家给我做木耳炒肉吧。”他当选班里的体育委员后,我想奖励他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他嘴都笑歪了:“妈妈,当个体委就穿双阿迪‘得瑟’,我要是哪天当市长了,你还不得给我盖个白宫啊。得,你还是给我买双三无产品吧,让他们看看,咱这速度不在鞋上。”英语一直是小帅的弱项,我给他找了一个英语家教,见面没到半个小时,老师就被他气走了。我责骂他,他还振振有词:“妈妈,你儿子是此等草包能教得了的吗?你给我半个月时间,看我实在不行了,你再找个家教也不迟。”

一天中午,小帅的班主任给我打来电话,气急败坏地告诉我小帅在班里当起了小倒爷。从市场批来各种学习用品,然后卖给同学。我硬着头皮去见老师,刚想赔不是,检讨自己教育不到位,老师却握着我的手说:“都怪我家访做得不到位,没想到你一个人带孩子,多不容易。”原来,赶在我来之前,李小帅主动找到了老师:“我告诉你个秘密吧,我爸妈离婚了,我妈供我太吃力,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能袖手旁观。老师你要是觉得我这样做不合适,我保证从此以后不在你眼皮子底下作案,我已打算联系别的学校了。还有,我妈要是来了,你最好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她会心疼的。”

我突然间了解了小帅的自尊,那天,我哭了一路,但等他回家后,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甚至觉得,这孩子我真的不用教育了,他茁壮着呢,坚强着呢!我得向他学习。

没过几天,手机上又显示了小帅班主任的电话号码,我很紧张地去见她。老师说:“小帅私下里整了个单亲孩子学习小组,口号是努力学习就是给家长减负。”是小组里一个家庭条件优越、被“组织”抛弃的孩子向老师告的密。老师找小帅谈话,小帅跟老师算起了账:“好好学,我妈就不用给我请家教;学习好了,我妈心情好,就不会上火生病;学习好了,自信了,就不用像一些单亲孩子那样,请什么心理医生,找代理爸爸妈妈,等等。”老师说:“小帅妈妈,我真替你感到幸福,在许多事情上,咱得像孩子们学习。”我点了点头,握住老师的手说:“谢谢你,能给孩子那么多的空间。”

有一次,我检查小帅的作业时,看到本子上有一行被橡皮擦过的字迹,仔细辨认:我想爸爸。心里酸酸的,知道他写下来又蹭去,是怕我看见。晚上,小帅回家后,我假装非常歉疚地对他说:“妈妈要出差一个星期,你可不可以去爸爸那儿呆几天,我保证一办完事情,马上回来接你。”“行。”他面无表情地回答,然后我转身去厨房,眼睛余光看到他的小嘴咧成月牙状,高兴地向前伸出两根小指头儿。

小帅去他爸爸那儿一个星期,回来后一直没有跟我提起他爸爸。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问:“妈,你想不想知道我爸爸的情况?”我摇摇头,但还是怕伤了他的心:“如果你想说,那妈妈就贡献一会儿耳朵吧。”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就对了。我爸有点后悔离开咱俩了,他问我,如果他提出复婚,你能不能答应。我说,够戗,你当初把事做得太绝了,估计我妈这辈子挺难原谅你的,女人嘛!”我戳着小帅的脑门儿,笑得前仰后合,我知道,不能再仅仅把他当小孩子看了。

又过了两天,小帅过来扯我的衣襟:“妈,你能不能再贡献一下耳朵,我心里有话,实在是憋不住,想冒出来了。”我说:“行。”他说:“妈,那个阿姨是比你年轻漂亮,挺养眼的。这几天,我一直琢磨,我爸为啥还是后悔了呢?我分析是因为他俩根本聊不到一块儿去,咱就说一起去吃饭吧,我爸爱吃家常菜,她点的不是海鲜就是粤菜,贵得要命不说,我爸吃完了,还得上旁边小店吃碗拉面。她花我爸钱的劲头儿,就像和钱有仇似的。晚上,我爸想跟我多说会儿话,她一会儿来叫一遍,还不满意地丢下了一句,这孩子这么晚还不睡,一看她妈就没给他养成什么好习惯。我爸脸上挂不住了,我就劝爸,你比她大,让着她点。新欢不欢,旧爱不爱,我爸过得挺闹心啊……”“小鬼,哪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看着小帅一脸的郁闷,我心中那股幸灾乐祸怎么也升腾不起来,只好这样轻飘飘地送上一句。
“我爸那儿,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得管你了。”看着他一脸的正气凛然,我想笑,但忍住了。

一天放学,我去接小帅,他介绍一位叔叔给我认识:“我班马晓晴他爸,马川,大学物理学系教授,离异,无不良嗜好。”这没头没脑的介绍让我和马川十分尴尬,小帅捅了马川一下说:“你是男生,就不能主动点?”他的话让我们都大笑起来。

当然,到了最后,我没能和马川有什么发展,倒是成了很好的朋友。有一天,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开朗的‘单亲妈妈’。”我愣了:“怎么可能呢?我觉得我每天两条眉毛都拧到一块儿去了。”他说:“你看你看,你讲话越来越有李小帅的风格了。”

后来,马川给我介绍了另外一个离异无孩子的大学教授林朗。说实话,初次见面彼此印象都很好,可是,我不想小帅受一点点委屈,所以林朗再打来电话时,我表现得相当冷淡。放下电话,李小帅冲我直喊:“姜玉南,你想拖累我一辈子啊,你赶紧把自己嫁出去,省得我老担心你不幸福。”我拍他的头:“傻孩子,头被墙撞了,逼着妈妈改嫁?没个后爹管你,你皮痒痒是不是?”他说:“嗯,我这个孩子是得有个像样的男人管管了。”

然后,他就逃学去找林朗了。人家问他怎么逃学,他说:“这节是数学课,再逃一个星期我也是班级第一。”然后,他很大方地点了两杯咖啡:“我还没成年,得你买单。”接着直入主题:“都是男人,咱都有话直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妈妈?”还不等人家说是或不是,他说:“对,你们成年人回答这样的问题需要考虑半天,这样吧,要是不喜欢,你就说,小帅,你该回去上课了。”见林朗没说这话,他说:“那就是喜欢了。恭喜你,挺有眼光的。我了解我妈,要强,这些年没要我爸一分钱,把我养得挺茁壮,心理挺健康。你也知道,她现在越来越幽默了,心理阴影没了,也是时候另寻幸福了。可能对于你们来说,最大的障碍是我,其实我也不是多大麻烦,我不乱花钱,现在中小学又取消学费了,要是上大学了,勤工俭学自给自足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放假还能陪你下个围棋什么的。说远点儿,现在我可能是你们的一个负担,但是再想一想,等你们有了孩子,等有一天你和我妈都不在了,我可是他亲哥啊。顺便说一句,我希望你们能给我生个妹妹。她有个啥大事小情,我都包了。我想到的就这些,你好好想想,不用给我答复,要求婚,找我妈,我走了。”

林朗给我打电话复述了他和小帅之间的谈话,我笑得眼泪都下来了。一个刚上小学六年级的孩子说出这些话,需要他有一颗多大的心,来装这么多的东西。

“玉南,给我个机会,做李小帅的爸爸吧!”小帅在听说了林朗的求婚方式后,非常不屑:“太没水平了,还大学教授呢。是男人就一步到位,应该说,非常希望李小帅做咱们孩子的哥哥。”我忍住笑,对于这个孩子嘴里能吐出的东西,我已经不再意外。

我和林朗结婚那天,小帅忙里忙外,对来祝贺的亲朋好友这样介绍自己:“我是他们家的小男主人,我叫李小帅!”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