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過去和解

Background Music:”Gran Torino” Ending Theme by Clint Eastwood & Jamie Cullum

Dostoevsky gives me more than any scientist, more than Gauss.

–Einstein

題記:你不知道被人理解,被人洞悉的感覺對於藍色性格的人來說有多麼美好。我雖不信神,但不得不將這當做是上帝的美意,讓我在“黎明之前”的間歇性憂鬱與猶豫裡看到一個榜樣——一個人背景,家庭背景與我極其相似,甚至和我同姓的女孩兒。在她寫給Dr Le的求助信里,她說出了我一直有所察覺卻愧于,羞於或者憤怒於承認的想法。很奇怪,被人洞悉心性的一刻我並不惱怒,而是眼眶發熱。我發現鍵盤上出現了很久都不見的液體,雖然我自己其實是在笑的。久旱逢甘露——這5個字描述這一刻再貼切不過。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能和那個女孩兒一樣重拾雲淡風輕,從此心懷感激,但當下,自覺舒坦了很多。當然還會有幾許擔心,畢竟自我折磨了這麼久,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yevsky)在《白痴(The Idiot)》裡面藉主人公之口說的:“我只擔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難(There is only one thing I dread: not to be worthy of my sufferings.)”。

嘗試著與過去和解,因為但凡難過,必是強求;嘗試著與過去和解,因為人可以不問過去,甚至可以不問現在,卻不能不問將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賣菜的小販要是當天把所有進的菜都賣光了,一定是幸福。反之,如果把菜全弄爛堆積在家,這也算一種苦難。

唐僧的九九八十一難,也沒有詳細規定一定要碰到八十一撥妖精,如果泛泛而算,師徒的訣別、氣候的異常、身體上的不良反應、八戒在高老莊的留戀等等,這些都算磨難,也就是佛家說的所謂“苦難”。

我只擔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遭受的苦難。

這句話是俄國文學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說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患有癲癇病,9歲首次發病,之後間或發作伴其一生。 1864年他的妻子和兄長相繼逝世,他還需要照顧兄長的家人,這使得他瀕臨破產。他希望通過賭博來還清債務,卻欠下更多債,整個人陷入消沉之中。為了躲避債主,他被迫到歐洲避債。出版商答應給他預付款,但是要求他要在半年內寫一部長篇小說。陀思妥耶夫斯基當時正在寫《罪與罰》,沒有時間再寫一部,但是出於生計只得同意。 1866年他的代表作《罪與罰》……

我們不可能拿自己的苦難跟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苦難來做比較。

跟我聊過天閒談過的人很多,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會憂心忡忡地告訴我千篇一律的一句話:

“XX,要是我的故事寫出來,也是一本很好的小說!”

是的,每個人都是一本書。我甚至可以說,我們家那隻兔子也是一本書,不過它最後死於胃穿孔了,所以我後來在任何一個場所吃飯的時候,都會小心翼翼地提醒同桌的人,你們一定得把牙籤折斷,然後扔進垃圾筐里,千萬別丟到盤子裡。

對於我們家那隻兔子壯烈犧牲的觀察與反思,讓我間接地救了後來的很多隻兔子。

因為狼吞虎咽的兔子們一旦被餓急了,它們就會急不擇食,倘若把質量上好的牙籤吞進肚裡,就有可能碰到毀滅性的災難。

所以,對後來這些兔子們可能碰到的苦難,我帶著一個悲天憫人者的心態去所能及地嘮叨,至於能救幾隻兔子,那得看兔子們的造化。

放到輪迴的角度用生命去比較,其實人和兔子沒任何區別:人也一死,兔子也一死。上蒼給兔子的所有苦難可能就在臨終那一刀上,幾乎所有的兔子,都要去挨那一刀。

人的程序比較複雜一點,就有“九九八十一難”之說,也許某個人死於車禍、疾病、飢餓等等其他不可預測的自然橫禍。但跟豬的結局是一樣的,你還是死了。也許,在下一個輪迴裡,你跟你們家那隻兔子相遇了,互相感慨一番後又進入滾滾紅塵中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一隻兔子要是被滾燙的開水燙了一下,對它來說,滿兔嘴的大泡足以讓它幾天難以咽食。這時候,上蒼給兔子們的苦難讓兔子明白,以後吃食,一定得先用嘴唇試探一下,不是很燙的時候才能狼吞虎咽。如果我家那隻兔子能知道自己得了人為性的胃穿孔,它臨死前一定要告訴其他難兄難弟,以後吃飯的時候先用嘴唇試試,有沒有牙籤啊酒瓶蓋子之類的,那些人類留下的垃圾足以讓我們致命。這也是災難給它們的經驗。遺憾的是,兔子的經驗理論上講沒有遺傳性,否則兔子早比人聰明了。

人有時候也是這樣,不然《菜根譚》裡咋有說,“狐眠敗砌,兔走荒台,盡是當年歌舞之地;露冷黃花,煙迷衰草,悉屬舊時爭戰之場。盛衰何常?強弱安在?念此令人心灰!”

苦難不是一種可以上癮的藥,它只是人生路上自然力存在的一種佐證。

一句話:但凡難過,必是強求。

總之外因內因,統統找一遍,估計就能對得起我們所經歷的苦難了吧!

脫下紅衣,重拾藍色的核心。

就算是向陽花,也是向死而生的。

From Silence by Not at Al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