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桩具有天朝特色的情场“抢劫”案谈起

背景音乐:The Chairman‘s Waltz by John Williams

题记:以下是一桩具有天朝特色的情场“抢劫”案。咱不想从道德上评论故事里面的任何人【。。。自觉在道德感日渐薄弱的天朝,你我只能要求自己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却木法要求甚至阻止他人犯错犯贱犯罪。。。】。因为咱认为这世上的事儿,最终任何结果的发生,不是一个人给力就行的,参与其中的人 都配合了,都给力了,才能导致“导演”设计的狗血剧情顺利上演。我觉着,情场和商场一样,赢家都是比对手更懂人性,更懂得市场需求,更了解敌我长短的人。此外,他们有比对手更具体而清晰的谋略,更强大的逻辑与意志,更为持久的耐力,激情或者欲望。

然后,咱觉着年长的人最好少拿经验说事儿,年轻人也不要动不动见到个褶子比自己多的对手就心颤。咱一直觉着“经验不一定是和年龄相关的东东”,过去来自自身与他人的经历告诉我,在情场或商场上,只长经历,不长经验的人,大有人在,且男性居多——倒不都是男人的“自大”所致,反倒是由于女人的“胆小”,自觉输不起青春与名声,被失败伤害的可能以及程度都比男人更大,所以每次行动开始前都更为小心谨慎,开始后更是步步为营。

所以个人目前的结论是,经验与年龄不一定相关,或者说不直接相关。经验与个人1)学习与模仿他人优点的意愿;2)对于环境与他人给自己的feedback的重视;3)观察人/事/物的细节与总结事物发展规律的密度与强度;4)留意与尝试新鲜事物的习惯;5)对于不同事物进行联系类比,理清主次,推导因果的意识;6)擅于触类旁通,辩证性思维,能够自觉站在别人(包括对手)的角度去观察,理解人与事(包括自己)的技能 最相关。 而这样的“悟性”积累,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成就。也许年长者在时间上的“优势”往往能使他们在和年轻人的争夺战上占到不少“便宜”,但年轻人可以通过把自己的弱点转化成优点(譬如,少些心浮气躁,多些动心忍性;少些眼高手低,相当然与自以为是,多些务实心态,忧患意识与谦虚好问的习性),把对手的强势转化成弱势(譬如,利用他们的轻敌心态,好面子,墨守成规,变通性差以及日趋下降的体力脑力与活力)来击败对方。较量的双方,有的时候拼的不是谁的经验多或者优势多,而是拼的是谁更不容易犯错或者谁更不容易被对手发现并利用自己的弱势。

有个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我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很年轻,很漂亮,很有气质,也很有文化。其实像我现在这样的江湖地位,漂亮女孩子实在是见到太多了,无非就是瞅着我有几个钱,很容易就蜂拥而至了。可她不同。她是个独立而充满热情的聪明女人。我很喜欢和她聊天,喜欢看她憧憬未来和梦想的样子。有时候我甚至会希望,帮她完成这一切。 

可她有个很相爱的男朋友。他和她站在一起,也算是金童玉女。至少在形象上比我强多了。有时候会让我有点自惭形秽。不过,这男人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也和别的年轻人一样,有着梦想,一些不太切实的梦想。听说了这些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赢了。 

他抱着一腔热血和对自己的超级自信,走上了创业的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心态上,他很像当年的我。而她也希望自己的人生更精彩,希望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与此同时,她对他们的爱情有着极高的期盼。她甚至拒绝了所有在事业上更成功的男人们的追求。她相信他以后会成功的。我看着那些被拒绝的人,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傻。他们想简单的用钱来购买她的灵魂,而他们喜欢的是她有灵魂的那一面。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要失败。哪怕她答应了他们,她也不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那个有灵魂的女孩子了。 

我想要得到她。但我不会那么傻。我把这件事情上升到和我工作上需要的智慧一样的高度。我知道,她对她的男人,是很有信心,并且非常有耐心的。而我需要做的,是比她更有耐心。混到我今天的地位,我早就知道,耐心是一件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想象的最犀利的武器。 

时间比我想象的用的更少,他的创业陷入了困难,其实这是很容易出现的。对于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来说,雄心勃勃的创业能够顺利成功的概率,小于被闪电连续击中20次。本来或许需要更多时间,但是我稍微给他添加了一些困难的催化剂。当然,这些,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而她还是对他坚定不移。我知道她一定会这么做。事实上,这也是我喜欢她的一部分。她甚至提起,他现在压力很大,很痛苦。可是,哪怕他几年挣不到钱,我也会陪着他度过最艰难的时候。当然,毕竟,她心里是有点小小的失落的。任何人在第一次被现实的残酷撞击的时候,都会有失落感,哪怕是她。这时候,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利用我的圈子和社会关系,为他的创业铺垫了一些道路。给他拉来了一些关系,创造了一些条件。很快,他的事业看上去已经有了起色。他的情绪也好了很多。他们两人的爱情似乎在开出花朵。当她在“不经意间”知道,他的这些成就,是源于我暗地里的帮助的时候,她非常感激我。我甚至特地告诉她,千万别让她的男人知道是我帮了他,这样会伤害年轻男人的自信和自尊。我说,我希望他能成功,希望他们的爱情能够圆满。她从此把我当成亲人一般。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不计回报的帮助她的男朋友,更何况她知道我对她是很喜欢的。

做完了这些铺垫之后,我知道,可以开始动手了。我找了一些他工作上的漏洞,让那些原来我带来的帮助和资源都撤走。这并不难。刚进入社会创业的年轻人的工作,在我眼里完全是小儿科的作业,充满了问题。而表面上,却是因为他的工作失误所导致。我告诉她,那些帮助可能不能持续了,因为她的男朋友那边不能得到更满意的结果。我说我会尽力再想办法。她看着我的时候,几乎是热泪盈眶。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帮助消失了,他的创业基本上是失败了。因为之前小范围的成功,已经把他的成果架空了。他的开销和运作,完全是基于拥有那些资源的情况下设定的。这么一个釜底抽薪,几乎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而这还是次要的,我知道,要击溃一个自信心很强的男人,绝对不是直接出重拳。而是先把他压弯,然后给他空间让他反弹,让他产生不现实的期盼和更大的盲目的自信,再让他踏空。这样他摔下去,就绝对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这些小小的伎俩,在我看来很简单,但对于这年轻男人来说,从一开始,他就根本没有机会。 

他变得暴躁,变得不再心平气和。她开始感觉到他的变化。她不能理解的是,为何他不愿意重新定位一下自己。她觉得,即使是那点侥幸的成功,也并不完全是靠他自己的,那其中有我这个外人的帮助。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应该想想别的办法。可是他已经看不到了。之前的成功,他觉得是现实对他能力的肯定。他觉得,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坚持的后果可想而知,只不过把坑越挖越大而已。我知道这些一定会发生。对于一个自信心很强大的人来说,他们最大的优点也就是最大的弱点。他们无法否定自己的过去。他们不可能承认之前的努力和成功都一笔勾销,然后从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对他们来说,似乎,坚持就是胜利。而我知道,坚持,就让他和她的爱情离墓地更近了一步。

她越来越难以忍受了。她告诉自己,并不是因为他不够成功,而是他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她觉得他没有在为他们的未来,两个人的未来考虑,而只是固执于自己的小世界。这时候,我知道又到了我该出现的时刻。我劝她。我说,你应该对他有信心。她很感激我。在她眼里,我完全没有乘人之危的意思,反而在一直给她力量。可我心里知道,这个坑只会越来越大,而她越投入信心和坚持,就越痛苦。 

终于,她和他发生了争执。而她在争执中,透露出了他之前的成功有受到我的帮助。这让他大为震惊。他没有考虑这个帮助本身,而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深爱的女人,居然让别的男人来帮助自己。他觉得自己是被可怜了,而且是被一个在自己看来无非就是有几个臭钱的,对自己女朋友有歹心的坏男人。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她居然一直瞒着他。 

他提出和她分手。她很难过。这是她一生最深的爱情。她不想分手。我对她说,这是你爱的男人,你爱他的话,就别分手。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我说,我去帮你跟他说。于是,我和这个比我年轻十岁的小男人谈了。我一直在他面前强调她是个好女孩,他应该好好干,为了他们的未来。他当然知道她是个好女孩儿。我所说的只不过是一些无意义的重复而已,尽管看上去很美。他越觉得她好,就越痛苦,也就让她越痛苦。

最后他还是决定和她分手。他说,经历了那么多,我无法像以前一样,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爱你了。她虽然很痛苦,但分手的一刹那,她却突然觉得仿佛卸下了巨大的负担。他们的爱情,纯真的感情,实在是对两人都太沉重了。

之后她对我从感激到爱慕,只是顺理成章而已。从一开始,在她面前,我就是完美的形象。从来没有要乘人之危,更是一直希望他们好,希望她幸福。她最后对我说,我再也无法想象,有别的男人会如此只考虑了我的幸福而付出。 

握起她的手的时候,我知道,我赢了。

从开始,到最后,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和所有的别的事业上的胜利一样,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她。

这并没什么了不起。

我在乎的只是结果。

爱情,本就是一个关于赢家的游戏。

输的人没有资格谈幸福。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Kavan said:

    感谢您对我前半生的分析总结,呵呵想必您一定是阅人无数的星座控,可惜我没这特异功能。在您这偌大的门户里转了半天除了respect就是惭愧,不同于您的认真和坚持我只是把博客当作随意发泄乱涂乱喷的草稿本,本来就没文采态度还极其不端正,实在是让您见笑了。不过您还真的是各种sns控,到处都是您,密密麻麻的。网络里的很多素材确实都是很好的case study,您细心观察且加以分析评论并在一个平等的网络平台供人围观,造福了走过路过的群众,乡亲们感谢您那orz! 各种各样的超链接,还有超链接里的超链接,偶似伞则泪花,点了又点,看了又看啊!lz您这是在行善,会有好报的!
    btw 关于本人的性格分析,我已经甩了天枰座很久了偶尔还有些矫情的余孽冒出来也就是在博客上胡乱的表达仅此而已了。我不知道心理学上对行为的分析是不是对潜意识无意识的小概率行为反而特别侧重呢?

    • 首先,变态心理学里的精神分析学派对行为的分析才是侧重对潜意识无意识的小概率行为的观察的,而我俨然还是把您当作正常人来研究的!可能是咱认知偏差了,以偏概全或者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其次,咱不是星座控呐。。俺一直觉着星座那些解释是浓缩了这个星座里很多人的特点,而放到个体上,每个人只能展现其中的一部分,不靠谱儿地狠呐。。。而当下星座学的流行不过是利用了社会心理学里的好些原理,譬如Confirmation Bias。。。12星座各个描述里的性格想法,基本上每个人都有,所以不管你是什么星座,看了都会觉得有些准,有些不准,当然不准的会被你忽略,而准的就记住了,次数多了,就越看越真。就像以前那些从从传说里诞生出来的迷信一样嘛。。 。天枰座我以前也接触的很少,只知道你们这个星座以权衡见长。。。我其实就是看您写的东西觉着充满了真情实感(乱涂鸦才能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嘛),挺亲切的,然后就开始替您编织您的前半生了(话说看过您面相,您如果没遇上天灾人祸,应该是那种可以活到老不死的年纪才挂的那种,所以目前您撑死了也就刚过了1/3的人生)。。咱打小就喜欢观察人(所以自称watchalife,最近被个小弟弟译成“瞅条命大姐”觉着挺贴切的)譬如坐公车上,看着某个人就开始想TA上车前干嘛呢,下车后干嘛去,TA的装扮,小动作,小眼神背后有着啥样的冷暖人生。。。其实有这样过剩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我本来应该去从事记者或者小说家的职业,奈何打小就被家长逼着上各种奥赛班,蹲理科实验班,于是脸老纠结着,心老肿胀着,就借文字做出口呗。。。我2010年以前的个人博客差不多也是情绪出口,现在之所以让人觉着像门户了,也是在有意无意地捡回当记者/编辑/专栏写手的那点小理想,向那些专业媒体人士的文风靠拢,反正没事儿闲着就练练脑子,等以后有钱啦兴许就可以放胆做个兼职编辑或者等退休了去搞搞嘛。。。另外也是想摆脱点小矫情,变得犀利点,少些情绪化,多点理性与辨证思考能力啥的。。。再有,以咱这种热衷八卦的天性,如果放任自流,他日不是成为碎碎念的八婆就是一路飞奔上了娱记的道路 。。。 所以要自我克制,多关注民生社会,文化经济与国家大事!

      最后,至于SNS控,咱们彼此彼此哈,您看我有的帐号您不也有嘛。。。其实我好多帐号是捆绑着用RSS同步小助手进行同步更新的。。。

      BTW,您是学金融的么?目前还是大学生么?

      • Kavan said:

        能得到您地认可,作为变态我很欣慰。
        您说地很对,自恋或多或少地活在每一个人心中。托您的福我一定尽力活到老不死为止。经历是个好东西,看的出来漫漫长夜您还时刻在用北京时间鞭策自己,但作为围观群众向您敬个礼,问个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那,党和人民等待您的好消息!好多行业都苟延残喘地等着您去拯救那!
        我学应用数学,再加点儿人文地理还有其他各种东东。大三。您学的是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