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投机者的天堂里长不了山楂树

背景音乐: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by 痛苦的信仰 MISERABLE FAITH

题记:在投行里混的人都容易火大。国内的朋友参加投行面试或进了投行的人蛮多的,状态都彼此彼此。我觉着快速摆脱纠结的办法就是暗示自己很爱钱,很爱很爱很爱钱,然后把这工作当成纯谋生的工具,不要掺杂任何个人情感。情感留给投行以外的亲友爱人。勿忘咱母校盛产“奸商”与“文青”的合体。诚如你所说,咱们都是“恶狠狠地从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杀出来的”,而心肠没有变黑变冷变狠,是因为天朝泛滥的形式主义让咱打小就懂得逢场作戏的道理。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有分裂性人格的潜质,那就把它发挥到极致。想想自然界里,长着角的多是看似温顺的食草性动物。。。
就职业纠结这回事,从未想过解脱,能做的唯有适应,就像适应一种残疾,一种慢性疾病。你无法与之对抗,决裂,只好与之握手言欢,视为自己生活里的一部分,渐渐习惯与之共处。一直觉着人选择一项职业也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而有所选择也就必然有所放弃。身在投行,大概就是要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成为任何东西的奴隶,这辈子,值得你为之卖100%命的也就是你自己(以及离你最近的那几个人)。

今天无聊去看电影版《山楂树之恋》,本来是一如既往的抱着一颗犬儒主义的心想要狠狠当个笑话剧看,到后来竟然看得泪流满面。倒不是因为剧情多感人,只是看着看着就挺同情自己的。

投机者是对我所从事行业的人的一个不那么体面却很恰切的称呼。大概我们一个fund,投资部门不到十个人一年创造的利润和一家十几万员工的钢铁企业一年创造的利润是差不多的。那么,我们究竟做了什么呢?其实永恒不变只有四个字——“低买高卖”。除了这件事以外,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不生产任何东西,一件衬衫、一寸钢铁、一个车轮都不生产。我们只负责买进被低估的资产,抛出被高估的资产,然后获利。

其实做到这些并不容易,你必须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远超正常人的冷酷、理性、贪婪还有勇气。作为对你丧失人性的报酬,你拿到了一堆花花绿绿的钞票和有价证券。

但是想想看,如果2012真的要来了,那艘船要带什么人走?我猜我们大概排在人类的尾巴上,前面是蓝田蛋饼店做蛋饼的小姑娘,身旁是政客、律师和投资银行家。我们一起构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理性泛滥而创造力匮乏的人群。

这世界的不正常之处就是大家都很羡慕不事生产的人,大家都想做这种人。投机热情泛滥,真正创造价值的人得不到想匹配的报酬,于是他们也加入了投机者的队伍。我们投机利润的真正来源就变成了大庆油田的油井,靠着注水依然年年减产。

看部煽情电影都能想到这些,我还真是挺可悲的。想想看,理性泛滥和自私自利的世界里,老三这种人先是变成了稀缺品,然后变成了被嘲笑的笨蛋。我们都聪明,一个比一个聪明,所以我们都在努力学习低买高卖的本事。有的人赔本有的人大赚,赔光的人诅咒人心不古,赚得人得意自己洞察人心。然后这两种人一起劝老三们:“别费劲开工厂了,挣得少还辛苦,卖了厂子一起炒股票去吧。”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更加精明的世界,市场离崩盘也更近了一天。

老三得了癌症死掉,静秋不知道ML了才能怀孕,这两者一个是天灾一个是人祸,说起来都挺没意思的。只有那一只钢笔、一双胶鞋、两个人一起走的几十里山路和那张房顶上的照片,才是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原因。鲁迅自恋的说:假如没有太阳,我就是唯一的炬火。其实每个人发点光发点热都不是多难的事儿,而且比绞尽脑汁的寻思怎么低买高卖有意思多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