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tation 6: 稻盛和夫《活法》读后出神记

背景音乐:笃姬Opening (又名:笃子的一生) by 吉俣良

题记:读过稻盛和夫的《活法》,出神了好久,决定把想到的都写下来,虽然觉着Deadline临头的时刻,滥发感慨不是啥好事,但是我觉着不写出来,估计会在写Paper的时候继续走神。稻盛和夫,日本四大“经营之圣”(另外三位是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本田创始人本田宗一郎)中目前唯一在世的一位。稻盛1932年出生, 1959年创办京都陶瓷株式会社(现京都陶瓷公司),1984年创办第二电电株式会社(现名KDDI),这两家公司都在他有生之年进入世界500强之列。

痛苦是人清醒活着的最好证明。

若非心中热切渴望,美梦不会凭空实现。想要美梦成真,需要每一天都过得“异常得认真”。

不必在意自己是不是足够聪明,很多聪明人往往对今日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很容易凭自己的才智看到未来,因而难免对乌龟般的按部就班不耐烦,总想学兔子,用最短时间达到终点——关键是做明白人。

劳动可以帮助人们战胜欲望,磨练心性,培养人格,换取生活所需只不过是劳动所附带的功能而已。

每一天都要以诚恳到“异常”的方式度过,用一种看起来傻的可以的态度,哪怕站在一个不可能的起点,也要长期坚持下去,并奋战到老天爷出手相助那一刻。

以一开始的不可能为起点,只要你能“坚持到老天爷出手相助那一刻”,把事情完成,那么原先与说谎无异的轻率之举,就会变成实实在在的成绩。

以利他之心生活。如果你有善心,地狱也会变成天堂;除了利己,也要让他人也有利可图。

一个人的人生直接受到自己想法的牵引,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其实根本是内心所产生。甚至很多时候,疾病也可以被归类于这些遭遇中。人内心深处有一块吸引疾病的磁石,因为内心的软弱,疾病找上门来。

一些人所遭遇的种种不如意,不是被上天安排的“命运”,不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霉运”,是因为当事者先认定了‘人生无法尽如人意’,才会导致事情成真。从这个角度说,无法尽如人意的人生,根本就是实现了自己原先的预期。就像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常说的:“有些同学辛辛苦苦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了下去。”人年轻的时候如果太浮躁,难免会在将来某次倒霉之后意识到所谓命运的陷阱不是别人给你安排的,是从前的你为现在的你所精心安排的,是现在的你为将来的你所精心安排的。所以人最悲惨的境遇不是你掉进了自己挖的陷阱,而是在人年老的时侯,自己审判自己。

你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对于这个极基本的问题,我依然要说,“在于提升心性,锻炼灵魂”。生活总有那么多隐隐的痛,让很多人想回到童年,让人怀疑自己的生活是否真能变得越来越好,甚至让一些人看不到未来,绝望到有自杀的冲动。但我相信,既然人活着是暂时的,那么其间所遭遇的任何困难也是暂时的,因为痛苦总不会比一生长。

带着修行的心态面对那些看似在阻碍我们变得“更好”的事物,牢记自己是为了做一个比降临人世之初更好的人而来到这个世界。我以前常害怕负责,总觉着责任是负担,暗含他人的期望,限制人的身心自由。后来我才发觉,自己最快乐的时刻不都是那些“交差”的时刻,而更多的是身在其中,“忘我”的时分。“交差”是一种解脱,但伴随“解脱”而来的是各种新生的“麻烦”,要有面对不利结果的心理准备,面对他人不满的评价,面对由于比较而产生的“虚荣”或“自卑”,面对不知会蔓延多久的“空虚”,面对以上“结果”“评价”“虚荣”“自卑”“空虚”的惶恐。反倒是做事的途中,可供担心的东西更少,只需担心自己的方向有否偏离目标,前进的速度是否合适,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这时候,忽然觉着那种“承担责任”的“被迫感”消失了,那些个“惶恐”也不见了,自己好似成为了驾驭局势的主人,影响事件进程的关键人物,而不是被迫承担风险的倒霉鬼,被迫收拾烂摊子的苦力工,被迫牺牲的无名棋子。就像之前自己体会到的“人沉潜其中,浑然忘我的时候是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于是,能让快乐蔓延成幸福,大概是由于人有可以为之倾注一生心血的人或者事业,可以忘我而不计得失吧。我清楚这样的人或事业,对于平凡人而言,不见得是自己喜欢的,而是常常是被社会需求的,被时代要求的,被别人安排的。但若人坦然接受,下定决心,忘却前尘,从此专心于当下与未来,那么在服从与适应的过程中将会发现自己新的价值,新的意义。生活在一种使命感里,不时感到前进的喜悦与慰藉,也可以收获不输于那种“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幸福感吧?否则,为什么我的祖父和母亲从来没有羡慕过我,反倒时常能觉察出我的焦灼,来同情和安慰我?

我还记得老师说过的一句话:真正的强者是能让自己做好自己不喜欢的事,能把自己的弱势转化成强势的人。我倒没想过把自己自虐成强者,只想着要在有限的一生里尽可能地脱离或远离低级趣味,知行合一,信守承诺,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人们常常为快乐加上很多条件,譬如“我只有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快乐”,“我只有得到了神马才可以快乐”,或者“如果我没有达到目标,就不应该快乐”。有时候觉着快乐和爱情一样,开始和结束都可以毫无理由。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烦恼,祖父辈们的烦恼是在年轻的时候物质精神都匮乏,机会少,选择少,常常无法主宰自己的前程。我们这一代的烦恼却是由于选项太多,看不到大方向;由于患得患失,因而选择哪一条路都好像有值得后悔的理由;然后身处压力大的社会,人总感到浮躁与迷茫;作为独生子女Ego被放大,自尊心膨胀,由于不善忘而常被遗憾,悔恨与挫败感所困扰。

我发现身处于混沌社会与混沌年代的我们似乎比祖父辈更容易察觉到那种人生的“虚无感”和对当下与未来的“无力感”,而我想,由自己内心生发出来的“使命感”该是可以驱散这些“虚无感”和“无力感”的春风。我也发现人生里的诸多困境会使得自己的逻辑瘫痪,情绪混乱,这时候,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会诉诸于神灵,而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则会反思自己活着的意义与人生的目的,即所谓的“使命”。我至今还不确信自己信仰什么,但我会一直记着自己有一个使命——“要带着比初到人世时有更高层次的灵魂离开这个世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