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控制强烈的情绪?

Background Music: The Sicilian Clan by Ennio Morricone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各种情绪诸如喜怒哀乐强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大脑几乎处于空白状态,各种知觉几乎都临近失灵……

脑科学家的解释通俗地讲是这样的:

大脑可以这样由里到外分为三层,第一层负责“反射”,第二层负责“情绪”,第三层负责“理智”。我们的身体对大脑来说,就好像是个大电池,要为大脑提供足够的能量。可问题在于,无论如何,那能量是有限的。所以,当我们感受到强烈情绪之时,大脑的第二层就占用了大量的能量,进而使得负责理智的最外层因缺乏足够的能量而进入休眠状态……

情绪是很难控制的──因为它本身就处于“更底层”(相对于理智来说)。并不像大家想象得那样,把情绪压制下去就没事儿了──更可能的结果是,那情绪越是压制越是强烈。

事实上,更为有效的建议是:关键不在于压制情绪,而是在于唤醒理智。按照脑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来看,由于能量是有限的,所以,一旦唤醒理智,情绪将自然而然地被削弱,甚至只能休眠

那又如何唤醒理智呢?也不是很难。

第一种手段是,先了解以上的道理之后,将来感受到强烈情绪的时候,对自己用语言描述自己正在经历的感受──或者在心里对自己说,或者用笔写下来,或者向别人说这种方式并不推荐,但它是基督教吸引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有什么事都可以跟神父说……)。这种手段看似平常,但有着神奇的功效。原理是当我们使用语言的时候,必须启动负责理智的第三层,否则我们没办法使用语言去描述任何事情。一旦第三层开始启动了,它就会渐渐占用更多能量。

第二种手段是,启用即时感受。这是个新的概念。当我们感知周遭事物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有两种方式:模式认知,即时感受。使用模式认知的时候,信息交由第二层处理,然后再返回第三层;使用即时感受的时候,信息直接由第三层处理。什么事即时感受呢?就是你能听到身边的声音,看到眼前的景象,体会到风吹过皮肤的感觉……

所以,当你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强烈情绪影响之时,先用第一种手段(对自己用语言描述感受)启动第三层,然后再运用即时感受(关注一下可以听到的声音,可以看到的景象,可以闻到的气味,可以感受的触觉等等)强化第三层的运转,让它能够占用更多的能量,恢复正常地运转能力。

一旦负责理智的第三层重新被启动,并且能够正常运转之时,你对第二层所能够体会到的情绪将有“被更新”的描述,即,所谓的“理智地对待情绪”。

很多人由于不懂这样的道理,所以,他们是被反方向牵引的。当他们突然被强大的情绪所影响之时,第三层休眠掉,而后又受不了第二层过于活跃,于是他们下意识地启动负责反射的第一层──吃和睡就由这一层管理)。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女生失恋之后就变胖了,大抵上就是为了使第二层休眠所以不顾一切地启动第一层才造成的。

延伸阅读:《是我们的反应,还是鳄鱼的反应?》

Background Music: Here’s to you by Ennio Morricone and Joan Baez

鳄鱼是冷血动物,而它也确实很“冷血”,尽管它在吞食猎物时可能会流泪,但作为爬行动物,它肯定是没有“情绪”的,因为爬行动物还不具备哺乳动物那样可以产生情绪的“周边神经系统”。对鳄鱼来说,它所能感知的范围就是它的整个世界(方圆几十米而已),一旦有入侵者出现,鳄鱼只有(也只需)以下五种反应:

如果入侵者比它体积更为庞大,管那是什么,它就溜掉;
如果入侵者是同性的鳄鱼,那它就与之搏斗;
如果入侵者是异性的鳄鱼,且时机恰当,那它就与之交配;
如果入侵者是体积较足够小且不是同类,那它就捕食之;
如果入侵者不属于以上四种情况,那它就原地纹丝不动,毫无反应。
鳄鱼的世界很简单,对鳄鱼来说,它一生都不可能遇到令它“惊愕”的事情。鳄鱼的世界很朴素,所以鳄鱼的大脑根本就不具备“记忆”能力,说实话它也用不着这玩意,对鳄鱼来说,“直觉反应”简单、直接、有效,并且一切都可以在瞬间完成,这就够了。事实上,它们在从中生代至今的两亿年间一直过得不错。

鳄鱼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人类作为哺乳动物之一,与其它所有哺乳动物一样,在大脑构造中存在一个所谓的“R体”(R-Complex,这里的R其实是“爬行动物:Reptilian的首字母”),功能上来看与鳄鱼的大脑一样,用来对外部环境做出“直觉反应”。

《孟子》中告子与孟子辩论之时,拿出的根据之一是“食色性也”。这点上我们跟鳄鱼一样,需要食物,需要交配[1] ——其实所有动物都一样,没这两样东西就要灭亡。

不过,令我们更加感兴趣的是另外三个反应:“抗争”、“逃避”、以及“毫无反应”。人们早就意识到“这世界资源有限,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用有限的资源尽量发挥最大的效用”。而对每个人来说,最宝贵,同时也因宝贵而更加有限的,就是时间。把时间当作朋友的意思是说——不要做时间的敌人,浪费时间就是与时间作对。而只有那些“该抗争的时候就抗争”、“该逃避的时候就逃避”、“该毫无反应的时候就毫无反应”的人才是有能力与时间做朋友的人。

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时间就是朋友;用错误的方法做错误的事情——这太难了,甚至很难找到合适的例子(“因趟到护城河里偷电缆而被电死”算么?);用错误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大多数人的学习过程就是如此),抑或用正确的方法做错误的事情(大多数人的创业过程就是如此),这些都是强迫时间成为敌人的好办法。

千万不要误以为“毫无反应”没有用,我们的能量有限,所以“节能”从来都是首要之需,而“毫无反应”基本上是难以超越的策略。某种意义上巴菲特之所以是“大鳄”,就是因为他恪守的那个原则:“不懂的行业坚决不投资”——也就是说,他对外界的一些其他人为之疯狂的现象“毫无反应”。

然而对更多的人来说,成功的实际障碍往往来自完全相反的方向:原本应该选择“抗争”或者“逃避”,可是基于种种原因偏偏选择了“毫无反应”。

我总觉得最富有哲理的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该干嘛干嘛去。”可这也许是最知易行难的建议。因为某种程度上我们还不如鳄鱼呢——有貌似功能强大的脑子,却没有它的“傲视群雄”的强悍体魄——而我们却活在一个由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更加复杂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