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巴菲特,芒格,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Background Music: The Courier by Trevor Jones from 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O.S.T

题记:2010年,巴菲特80岁,芒格86岁、索罗斯80岁。巴菲特的决策法则是有形的,已被投资者概括为5项投资逻辑、12项投资要点、8项选股标准和2项投资方式。但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言,能坚持十年如一者并不多见。诚然,此话似乎也道出了巴菲特法则背后的关键——战胜人性。索罗斯和芒格的决策则更多基于无形的“洞悉力”:有时候洞悉力并不一定需要在现场或者研读大量的参考资料才能形成决策,通过理性的经验与感性的直觉交合作用,反而能够直达目的。他们对外在的洞察,某种程度上先发源于对内在自我的洞悉,决策是人为的结果,那么假如能够洞悉决策人呢?

结合今天看的Boston University的Professor  Ahmad Namini (Adjunct Professor of Finance and Desk Strategist and Vice-President at 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关于 “Algo Trading: Infrastructure and Strategies”的演讲和之后 就 how to get a job on Wall Street的建议,觉着进军金融界的Skill Set= 40% Computer Science+30% Statistics + 20% Finance + 10% Psychology。

  理性的坚持 VS. 浪漫的血腥?

  这仨人聚焦于媒体的镁光灯下,折射的是不同的人生色彩,他们的成功路径,也是各有异数。巴菲特倾向于理性主义者,而索罗斯则更像是浪漫主义者(虽然以他为首的量子基金一点也不浪漫甚至带着血腥的味道)。

  有学者研究了巴菲特与索罗斯投资习惯的异同,发现“对价值1美元的东西,巴菲特想用40或50美分买下,而索罗斯却愿意支付1美元或更多,只要他认为将来手上购得的东西的价格会涨到2或3美元”,而当情况发生变化,索罗斯会迅速反手做空。

  当然,这并不体现双方在冒险精神方面的差异,而是体现机会的获取方式有所差异。巴菲特是“增值”,而索罗斯则是“作空”。本质上,前者买的是趋势,而后者“赌”的是人误。索罗斯更擅长于利用国家决策层的决策失误、借助区域杠杆斩取利润,而相比之下,巴菲特更多在微观领域施以价值投资之袖。

  他们都构建起符合各自决策需求的信息体系,而相比之下,索罗斯似乎更为贴近全球范围内的决策核心。其施展的经济力量帮助他可以与某国的财政部长共进早餐,和中央银行的银行家共进午餐,而近距离接触这些领导人使索罗斯能感觉 到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数月以后。

  我们可以想像索罗斯大脑中所构建起来的关于全球经济的清晰脉络,当然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是,这些偏于物理层面的脉络,并不足以帮助索罗斯掌控全局。因此这里不得不提到他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造诣。一直以“不成功的哲学家”自诩的索罗斯,早年就读于伦敦经济学院之时,一方面已经对当时构建的经济理论体系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偶然选修了自由哲学家卡尔·波普的哲学课程,后者反倒打开了他观察经济领域的另一视角,也奠定了他众多以哲学或心理学为始发的投机理论。

  相比之下,巴菲特更多给人的感觉是价值的坚守者形象,他的投资理论远未如索罗斯那般形而上,世人帮他概括的巴式方法大致概括为5项投资逻辑、12项投资要点、8项选股标 准和2项投资方式,也都可如实记录在案。但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言,能坚持十年如一者并不多见。诚然,此话似乎也道出了巴菲特法则背后的关键——战胜人性。

  巴菲特+芒格=索罗斯?

  巴菲特的背后,有一个人是不能被忽略的,那就是芒格。有媒体认为,查理•芒格是沃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有“幕后智囊”和“最后的秘密武器”之称,在外界的知名度、透明度一直很低,其智慧、价值和贡献也被世人严重低估。

  除了在所擅长的产业领域与巴菲特形成互补以外(比亚迪的投资正是芒格一再坚持的结果),芒格用以决策判断的思维也同样带来巨大的贡献值。

  曾经受教于芒格的投资人Louis Li曾在撰文中表示:“查理的头脑是原创性的,从来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束缚,也没有任何教条。他有儿童一样的好奇心,又有第一流科学家所具备的研究素质和科学研究方法,一 生都有强烈的求知欲,几乎对所有的问题都感兴趣。任何一个问题在他看来都可以使用正确的方法通过自学完全掌握,并可以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他的思想辐射到事业、人生、知识的每个角落。在他看来,世间宇宙万物都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对这一整体研究的部分尝试,只有把这些知识结合起 来,并贯穿在一个思想框架中,才能对正确的认知和决策起到帮助作用。所以他提倡要学习在所有学科中真正重要的理论,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所谓的“普世智慧”, 以此为利器去研究商业投资领域的重要问题。查理这种思维方式是基于对知识的诚实。他认为,这个世界复杂多变,人类的认知永远存在着限制,所以你必须使用所有的工具,同时要注重收集各种新的可以证否的证据,并随时修正,即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正如我在自我思维提升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个观点:有时候洞悉力并不一定需要在现场或者研读大量的参考资料才能形成决策,通过理性的经验与感性的直觉交合作用,反而能够直达目的。在这方面,练就高段位“无形剑”的两个人物,一个是索罗斯,另一个则可能是芒格。

  他们对外在的洞察,某种程度上先发源于对内在自我的洞悉,决策是人为的结果,那么假如能够洞悉决策人呢?

  因此,虽然不能简单地把巴菲特与芒格的组合等同于索罗斯,毕竟他们擅长的领域各自有别,但如果以上述的阐述为前提,我们的脑海中大概可以显现一幅更为完整的画面。这幅画面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寻求众多表象之内的价值,当然,具体的运作,还需参照中国投资环境的独有特色。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Skyline said:

    中秋节快乐哇!

    • 谢谢,你也月饼节快乐!新学期一切顺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