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的中国式离婚

Background Music: Hands Open by Snow Patrol

题记:中国式“婚外恋”成本依据当事人阶级不同,“小三”“小四”们的人品差异,发妻的彪悍程度,而各有高低,但是,不管什么阶级,所遭遇的离婚成本,相较于西方世界,都太低,如同我们出口劳动力的成本一样。

中国离婚率的飙升,当然有其社会变革的因素,但归根到底还是成本太低,从前维持婚姻的各种因素一一失效:儒家传统五十年前已经完结,纪律十年前就不复存在,而法律不帮助弱者,经济杠杆更没时间注意这个,信仰世界又几乎是空白,现世中国的天空里,没有神、没有上帝、没有下世,肉体的狂欢显然更肆无忌惮……

最近和中国“小姐”地图Project的研究者吃饭,讨论到中国内地男女结婚离婚成本的问题,我们达成以下共识:

女人们,如果你想安心地结婚,请跟你老公去爱尔兰扯证,因为这个天主教国家禁止离婚,确切地说,是禁止双方在结婚证有效期之内离婚。领证的时候,你俩可以协定结婚证的有效期,有效期越长,工本费越低,但是有效期内离婚就是犯法,严重到可以坐牢。另外,也可以到离婚财政成本很高的国家去,如美国(当然估计要先移民),你看看老虎伍兹离一次婚要花费多少就心领神会了。

男人们,如果你想省心地离婚,请先速去中国广东省东莞以极便宜的价钱做出让你老婆忍无可忍的事,然后把她叫到深圳办离婚手续,不仅省心,而且方便快捷!

这篇稿可能太过严厉了,可能给FT写稿就要正经一点,不过这事儿如果搞不好,确实也是人间惨剧,事先声明几点:
        1、我对婚外恋没有道德上的不认同(这是我曾遇到过被家暴妻子的基于求生与自保的“婚外恋”案例),我只是觉得这个游戏在中国玩的成本太低了,对于强势的一方过低的成本就意味着弱势一方更高昂的成本,这成本不应该由弱势的一方来全部承担。
        2、 那种我抢了别人老公我最捧,我是真爱惟一代表的女人是非常可笑也非常可怕的。
        3、那种用占有欲来打击前妻,并把钱财席卷而去过新生活的男人非常可耻,但洋洋得意包着二奶三奶并乐于宣扬的男人可耻的程度更高,偏偏这样的男人,最多国产货。

        熟悉中国网络的人都知道,在近一两年的时间里,中国的妻子们对出轨丈夫们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击战,人称“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哭是指三三七七事件中,被成位上垒的第三者穷追猛打的可怜前妻,二闹是指强悍的名主持人胡紫薇大闹CCTV-5更名典礼;三上吊则指31岁北京女白领姜岩,为报复姐弟恋多年的老公婚外恋,服下三百颗安眠药后,自24楼跃下惨死。妻子们无一例外都获得网友们一面倒的支持,负心汉们的电话手机地址被网友们人肉捜索出来公开,无数人致电谩骂围攻,网络暴民行动开始……
        除了对网民围攻的行动半惊半喜,大多数中国人只会在事后叹上一句:礼崩乐坏,我的一位对中国婚恋问题有相当研究的朋友阿猫则指出:这三件事必定会对中国婚姻变革有深远的影响—她没说影响在哪,我想,它们惟一的影响就是略为增加了婚外恋当事人的成本——如果说当事人的心理上有了一些惊惧也算成本的话。
        我们都知道,婚外恋中今中外都存在着,因为这就是人性,只是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和哪个时代会像今天这样惨绝人寰。首先舆论上并无偏见,辜老夫子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为外遇男们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早在二十年前,还有作风问题管着,顾胶政治前途和影响,男人们不敢轻举妄动,可今时今日,单位和领导一概管不着了,一句“感情不合”便可了结一切,我有一友在新加坡工作多年,携妻归国省亲,一聚会发现昔日同学基本已换妻,没离的也带着不知名的小秘赴宴,这个从来一下班就回家的老实男人清晨回来后,对妻子叹道:我现在才知道在中国做男人是多么幸福。
        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没有小秘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你不外遇都不行,人外遇你不遇,显得多没面子?多没诚意?当然,恩格斯老大人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欧美男人也大量婚外恋,但人家赤裸了下半身,上半身还有衣服,比如法律,一个男人离婚后可能面对沉重的经济负担,美剧《好汉两个半》最重要的剧情就是男主角艾伦因为要养两个前妻直至她们再婚而穷困潦倒,另外还有税法,一个婚姻家庭能获得免税要大大超过两个非婚姻人的单独报锐,可是中国男人显然不需要考虑这么多,财产转移永远查不出来,孩子的抚养费是每月三百到一千,赡养费是没影的事,就算你千辛万苦查到他外遇的证据,最终能赔三千块人民币感情伤害费……此情此景,大大刺激了新加坡留居男,他迅速地结束新加坡的事业,举家归国,然后离婚,他说“不离太对不起这个火热的时代了。”
         所以,我们学习了人家坦荡的下半身,可是自己的上半身却忘了穿衣服,婚外恋于是得以放情“裸奔”。
        中国离婚率的飙升,当然有其社会变革的因素,但归根到底还是成本太低,从前维持婚姻的各种因素一一失效:儒家传统五十年前已经完结,纪律十年前就不复存在,而法律不帮助弱者,经济杠杆更没时间注意这个,信仰世界又几乎是空白,现世中国的天空里,没有神、没有上帝、没有下世,肉体的狂欢显然更肆无忌惮……
        在这种情势下,中国的妻子们只能用这种自杀式袭击方法增加了她们的男人离婚的成本,当一种社会规则已经稀薄到要人类放弃生命进行反抗,这是多么可怕,又多么愚昧,更是多么的不公平。
        有人说这真是全体中国女人的悲哀,我看,这悲哀更是男人的。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沙滩晒鱼 said:

    儒家传统五十年前已经完结,纪律十年前就不复存在,而法律不帮助弱者,经济杠杆更没时间注意这个,信仰世界又几乎是空白,现世中国的天空里,没有神、没有上帝、没有下世,肉体的狂欢显然更肆无忌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