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郭德纲闭嘴?

背景音乐:Trouble by Coldplay

一个活跃的相声演员、影视剧笑星沉默不语了,因为被封杀,他不仅清空了自己的博客,他的“家族企业”德云社的4个小剧场还同时被停业整顿,估计每天因此损失20万的票房。

这是上周中国最热门的娱乐新闻,演变的过程非常富有中国特色:当传出郭德纲的别墅占用公共绿地的消息以后,电视台的新闻记者前去偷拍,在别墅门廊发生口角,郭的弟子用手推打记者——这本是治安和法律的问题,但是因为郭德纲后来在剧场演出中骂“记者是妓者”,很快遭到全国多家媒体的批评。

发展到这份上似乎就像通常的明星和媒体的骂战,通常的状况是郭应该澄清他并不针对所有记者并道歉就可以告一段落,糟糕的是郭德纲一根筋,他还在不停辩解,没注意到中国的领导人正提倡 “反对低俗、庸俗、媚俗”,很快他就遭到中央电视台的不点名批评,然后几乎所有媒体都开始攻击他的不当言行。

最微妙的一段是,郭以口头刁钻好斗著称,他在民间复兴了那种带有草根气息的搞笑、讽刺性的相声,他们直接针对一般观众的喜好,而过去五十年里最出名的相声演员走的是另外的道路——“歌德”,主要歌颂好人好事之类,个别的批评一下已有定论的社会不良现象。这条“光辉道路”并非相声界的自主选择,而是因为1949年以后众多的勾栏瓦舍都遭到取缔,在国有院团编制里生活的演员们不得不主动、被动的调整言语、风格。

二十年前电视媒体兴起的时候,相声界出现了电视化的表演,段子变短,言辞的限制也更大——电视台是大众媒体,更需谨慎。当电视上的“相声名家”成为晚会演员,偶然随着国有院团演出的时候,郭和一些人尝试着在小剧场里进行演出,这接近传统的勾栏瓦舍,他们唯一需要讨好的是买票进场的观众而不是电视台和国有院团的评比机制。

剧场演出给演员的空间更大,这里没有电视节目和影视剧的严格审查,而且传播范围小,这给了郭德纲发挥伶牙俐齿的机会。可2006年当越来越多粉丝追捧他的时候,那些看不惯的风格,也嫉妒他的商业成功的相声名家们以北京市曲艺家协会的名义在2月份倡议“反三俗”,郭并没有在乎,还对此加以讽刺。可他没想到的是,四年后的这次“新闻事件”正好碰上级别已经升高的“反三俗”倡议,也就是说,他正好“撞到枪口上”了。

一个牵涉到治安事件、牵涉到名人言论是否合适、媒体报道权的边界何在的争论就此变成了一边倒的惩罚,郭和他的剧团被强制沉默。

言辞尖刻的郭德纲第一次如此沉默。这也再次说明中国的娱乐业和企业界有着类似的游戏规则:你可以不在乎竞争对手甚至媒体报道,可一旦权力之手介入,舆论和法律都可能变得无足轻重。

在一个法律规则不够明细的环境下,郭德纲应该如何生存?当他还未成明星的时候没人注意还好,当名气大的时候他没有像很多人那样主动靠拢行业协会——曲艺家协会,也没有加入国有剧院戴个“红帽子”——过去有私人企业因此得到好处但也惹来麻烦,而且,他似乎也没有刻意广结善缘多说好话——比如以不上“春晚”自夸等都容易让人找到言辞上的把柄。

另一位笑星赵本山和郭的经历类似,东北的二人转和京津兴起的相声一样本来是民间的俗艺术,直接针对观众喜乐的,两人做的剧场都回归民间并获得商业成功,可现在荣辱有别,一大因素是对中国商业政治环境有不同的适应方式。从赵本山的各种职务荣誉——铁岭市民间艺术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协会会员、辽宁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青联委员、辽宁省政协委员、铁岭市形象大使——或许就可以发现他们现在遭遇不同的秘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