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

背景音乐:What it Feels Like for a Girl by Madonna

题记:首先,任何描述男性女性心理的非学术性文章都是基于作者个人的生活经验,而非基于普适的道理。所以读完本文,共鸣之余,我也明白现实中只是绝大多数女人像文中描述的一样活着,但有个别女性是不这样的,就看个人的经历和觉悟了。就像我知道我认识的男人们,虽然绝对都是站着尿尿的,但并非全都没心没肺。

“这深深地让我感到,女人跟男人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女人背着感情的包袱跟男人事业竞争,好比一个人戴着脚铐跟另一个人比赛跑步,没法比。”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讨论的关于男人对于女人的优势到底在哪里?波伏娃是这么说的: 这种优势是,“他作为一个人的使命同他作为一个男性的使命没有丝毫的违背”。

我们当下生活在父系社会,每个正常人都是肩负着责任而活着的。目前这个社会的生产力水平要求男人为维持社会的现实稳定,推动未来的不断进步而冲锋陷阵,虽然没明说,但这就同过去原始的母系社会里要求女人去维系社会,而男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一个道理。风水轮流转,社会进步到不同阶段,对男女的分工要求自然不同。爱情这种情感也不是男性女性天生就有的,而是当人类进步到一定阶段,男女才有闲心发展出的繁衍后代之外的某一种情感。我们站在地球这口小井里望着天对于爱情要死要活的时光从整个历史的角度看,也就是屁大的一个点罢了,你能赶上要惜福呀。根本没所谓本质上的性别歧视,而是自然选择弱肉强食罢了。而未来,当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父系社会也会在自然选择面前土崩瓦解,这是男人女人都无法阻挡的。而说不定爱情这个词随着克隆技术的成熟,男性生育的可能性(基于世界范围内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和不可阻挡也会完全消失掉,那时,人类的后代只能在读历史时了解爱情这个词了,所以,愁什么,咱还是没事偷着乐去吧…… 当然,眼瞅着世界范围内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发展趋势,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长的事实,我也曾遥想有一天估计“妻妾成群”会变成“夫君成群”,“二奶三奶”变成“二郎三郎”,那个时候,就该是男人成天JJYY“她今天多看了我两眼,是不是嫌我笨”blah blah了。。

然后,作为一个阳气很盛的女生,我目前的观察就是,要想自己被人说有男人味儿,装作没心没肺就行;若想被人说有女人味儿,间歇性装疯卖傻就行。但其实,回到发展和进化心理学,那些个男人女人味儿好多都是社会化过程中的选择性压抑与放大。。。。所以现在教育心理学提出了“双性教育”的概念,我在以前的Post里也专门讨论过。为什么要提倡“双性教育”呢?往大了说,两性不同,各有优势,理想的教育方式不该是扩大两性差异,而是应该让两性从对方身上学习,取长补短,从而促进人类文明和生产力的进步。往小了说,作为渺小的个体活着,只要是“装”,走哪边儿都不容易,不舒坦,所以现在的我总提醒自己要顺应天性,只念真情,不分雌雄。

真的,这样,烦恼会少很多。


刘阿姨在文章结尾处感叹“道理仅仅是道理”,我想大概是她预见到即便很多女人读完此文后会大呼共鸣或过瘾,但这种阅读经历甚至读后的觉悟并不“妨碍”她们中的大多数回到现实生活继续前仆后继地活得“不讲道理”。因为,女人的一大弱点就是心神分离,人随心动。也许女人的大脑并不比男人的缺乏理性,只是作为雌性动物的生育使命和后天的社会化过程让女人们的感情控制能力没有得到像男人一样的训练,于是行动容易被情绪奴役。于是,许多脑筋灵敏的女人明明觉察到某个男人不靠谱但还能“坚持”数月不可救药地为之歇斯底里,要死要活。所以我觉得文中这句话真是一语道破天机:“有的时候我真的搞不清女人是真的被上帝陷害成这样,还是潜意识里是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与更浩瀚的自由”。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更可能是“潜意识里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我觉得真正纯粹的爱情该会让人感到自由,让你迎面感受到自由的春风,因为你在那个人面前会卸下面具,不忌惮于做真实的完整的自己,他爱你,理解你的需要,支持你的理想,让你更有底气去追求更浩瀚的自由。

有些女人之所以容易为情所伤,是因为她们把自己的小宇宙完全建筑在爱情之上,有意无意,为了讨好自己喜欢的男人而刻意地陷入一种状态,而这样的努力与牺牲,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可把爱情看得如此重的人却并不一定是“爱情至上者”,而不过是“爱情需求狂”。真正的“爱情至上者”是把爱情看作“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这个人不值得或者没有值得的人都不妨碍TA们继续活得有声有色。TA们不会因为“需要一个人”就“爱上对方”,而只会因为“爱上一个人”而变得“需要对方”——这在我看来也是“爱情”和“性欲”最大的不同。至于婚姻,和爱情的区别,在我看来就是有一纸契约让这种“需要”从“被动发现或接受”上升到了“主动培养和维护”,将“爱之初时的感觉”定格甚至风干成标本,保证当爱情消退的时候,双方看着张纸,会念起过去的美好与甜蜜,从而不会轻易得出“我不需要你了,咱们散了吧”的结论。

我承认,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男人就好了。这句话的完整说法是,如果我像男人那样没心没肺就好了。

其实现在的社会,至少在我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里,男女还是比较平等的。我自我感觉好像没有谁歧视我。虽然我觉得小时候我妈更喜欢我哥,但那主要是因为我爸更疼我,所以我妈就来那么一手,制衡一下。

对我自己来说,女性这个性别之所以成为一个负担,就是因为女性都太沉溺于爱情这档子事了。得不到爱情时就天天叹息,失去了更要叹息,就是得到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好像总不是她想得到的那个。所以我认识的女孩女人,从十几岁的到几十岁的,个个都像是职业恋爱家,每天翻来覆去地分析她那点破事,她说不厌,她的闺蜜也听不厌。

他今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昨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前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大前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凡此种种,没完没了。

这事我觉得上帝干得很不地道。他怎么就把女人给设计成这样了呢?居心多么险恶。如果这些女孩把她们得不到的痛苦、失去的痛苦、不得其所的痛苦统统给转化为创造性活动中的生产力,这该是生产力多么大的一次解放啊,这个世界又会冒出来多少女爱因斯坦、女托尔斯泰、女贝多芬、女比尔盖茨啊。

可是女人不。她们不要生产力,非要蹲在那点感情坑里死活不出来。俗话说,病树前头万木春,人家偏不要那万木春,就要死死抱住那一棵“病树”。

男人却不一样。男人在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有一阵子沉溺于一点小初恋小心动什么的,甚至可能干出过买一束鲜花痴痴地站在女生楼下等一晚上直到对方和另一个男生出现然后再跟那个男生打一架这样的傻事。就像老罗那样彪捍的,没准也在听齐秦的《大约在冬季》时独上高楼轻洒热泪过。但是对于男人来说,爱情这个东西有点象出麻疹,出个次把基本就有免疫力了,以后不大会得,就是再得,也是一点小伤风小感冒,不耽误他朝着通向牛逼的道路一路狂奔而去。

女人爱起来哪里是伤风感冒,上来就是肿瘤,良性的也得开刀,恶性的就死定了。更可气的是,她就是不爱的时候,也要把“不爱”这件事整成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天天捂着心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那窝囊样,烦死我了都。

这深深地让我感到,女人跟男人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女人背着感情的包袱跟男人事业竞争,好比一个人戴着脚铐跟另一个人比赛跑步,没法比。

当然我自己就是女人,所以也就是这个德性,所以有时候我才憧憬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没有感情的风云变幻,我这艘快艇得在知识的海洋里飕、飕、飕地跑得多快啊,想不牛逼都很难啊。

别跟我说为情所困也有为情所困的美好之处,“美丽的忧伤”这个pose,摆久了累不累啊。何况有时候忧伤它也不美丽,何况有时候你其实也不忧伤所谓忧伤不过是空虚的一种形式而已。再说了,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女人是真的被上帝陷害成这样,还是潜意识里是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与更浩瀚的自由。

所以我现在劝别人也好,劝自己也好,一概都是:年纪不小了,该干嘛干嘛去,别一头扎进那美丽的忧伤,一边拼命往里钻一边喊救命。林忆莲有一首歌叫“伤痕”,其中有一句歌词唱道:让人失望的虽然是恋情本身,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其实我根本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事实上这句话简直有点不通顺,但是,莫名地,我就是觉得它很有道理。

可惜的是,道理仅仅是道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