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搭车去柏林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去做了。

视频内容简介:   

生命是什么?世界又是什么?我们正在消逝的生命与不断延展的世界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两个来自北京的大男孩,带着简单的行囊和对寻找生命真谛的渴望,踏上了从北京到柏林的搭车之旅。他们一路途经十三个国家,行程一万六千多公里,搭车八十八次,最终抵达了旅程的目的地—柏林,同时也找寻到了心灵的归宿。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也不会做了,让我们和他们一起踏上寻找自我的旅程吧。     点击观看视频 

中国–>吉尔吉斯坦–>乌丝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土耳其–>伊拉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瓦克–>捷克–>德国

一共穿越13个国家 ,行程总计为16000公里! 

 
 
 
 

谷岳

    

刘畅

 
 
 
 
 
 
 
 
 
 
 
 
人物简介:
谷岳,一个爱旅行的男孩,他1/3的成人生活都是在路上度过的,现已走过5大洲的43个国家。
刘畅,纪录片导演,02年DISCOVERY亚洲新锐导演大奖获得者。拍摄的纪录片《FOREVER  BEIJING》获ASIA TV AWARD亚洲电视网最佳纪录片奖。2009年,二人曾只依靠陌生人的帮助,搭便车,穿越中国、中亚和欧洲,直到柏林,并拍摄了中国首部真人版公路纪录片——搭车去柏林。 2010年夏天谷岳和刘畅打算实现世界最长的陆地穿越——阿拉斯加到阿根廷,用各种非主流方式来完成17个国家33000公里路程。   

 

视频讲稿    

谷岳:今天想给您讲一个旅行的故事。就是在2009年的夏天,我和好友刘畅,我们从北京出发,只靠陌生人的帮助,一路搭车到了德国的柏林。这一路走了差不多有一万六千公里,十三个国家,搭了有差不多八十八次车。有人听了这个说我们俩一定是富二代这类的,其实可以说我们是三无人员,没车没房也没有固定工作。以前我也上过班,是个白领,在2001年的时候,我在美国的通用电气做金融(工作),算风险评估吧。工作了一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有一个深省,我就想我从小学就好好学习努力,上中学、上大学、找着一份好工作、要买房子、买车、结婚生孩子,这一辈子的东西都已经知道了,我觉得有点太遗憾了。
         所以2003年我把工作辞掉了,把我的家当都卖了,就开始环球世界旅行。一开始打算半年的时间,变成了两年零一周,中间也打工维持在路上的生活。在这两年之中,我体验到了这种搭车旅行的方式,感觉这是一个非常亲切,非常冒险的一种旅行方式。2006年认识我现在的女朋友叫伊卡,她是德国人。我跟她相处两年后,她说她要回德国一段时间,想家了,这又给我一次上路的动力。还有一个我觉得社会上越来越实际了,所有的东西都建立在金钱和互利的关系上,所以我想启用这种搭车的方式,来寻找一个不是在金钱,不是在互利的关系上来创建的一种友谊。这是我为什么要搭车去柏林,然后接着刘畅说一下他为什么要去。 

刘畅:我是刘畅,虽然是一个拍纪录片的,而且拍了快十年了。但是这次跟谷岳一块去柏林,不是为了要拍片子,完完全全是为了体验在路上的感觉。因为诚然十年以前大学的时候,拼命看《在路上》这样的小说,凯鲁亚克也好,那时候都会觉得肯定能做这个事情。但是慢慢就开始毕业以后找工作,进入了一种大家都会进入的生活。去挣钱,去过一种别人眼中你应该过的那样一个生活,或为了它去拼命努力,去买车、然后去买房子,去证明你所有的努力是成功的,你的人生是有价值的。可能我属于比较笨,作了十年多的努力,依然觉得很遥远,我辛辛苦苦攒的钱最后发现永远比不了房价(上涨)的速度。虽然是个北京人,但我买房子可能买到河北去都已经力不从心,就有这种被淘汰的感觉。这时候我在想,这一切都已经对我来讲意义不大了,那我该做什么事情。我觉得要做一件以前就想做过,但现在没有做了的事情。那就是跟谷岳去柏林,能够行走三个月,过那种每天早上起来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身在何处,而且每天不知道自己晚上会在哪里停留,整个一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事情对人来讲太重要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梦,都有这样的事情该去做它。前面这段说的比较长,那我们进入中间部分。 

谷岳:去柏林这个概念我们一路上,尤其是在中国五千公里的路上都必须得跟人重复解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最有意思的是在西安一个环城服务区。在加油站有一个很好心的小伙子,他听了这个就说,柏林,去柏林的车少得很。还有一次在新疆问一个车主,说您往南疆走吗,他说我去,但是他听我说去柏林,他说你走错了,他说你应该往北京走,你到北京你再坐飞机去柏林。所以我们经常会碰到这些事情,跟人解释我们要免费搭你的车,我们坐不了大巴坐不了火车。 

刘畅:其实选择搭车这个方式也是我跟谷岳,我们一块儿做的一个测验。从中间要走十三个国家,具体说哪个国家相信别人的程度到什么地步,就是(这个国家)有一个人愿不愿意免费地帮助别人去完成他的一个旅程。因为人跟人之间不太相信对方,但是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人愿意去帮助我们,带我们上路。其中一个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准备去西安的路上,碰到这位女士,她是跟她同事一起开车回家。我一看是北京的牌子,那我们就过去套套瓷儿,结果她马上就要求看我们的资料,看我们的介绍信;看我们的身份证;看我们的护照;护照上的签证;然后包括所有的电话号码;包括我们介绍信上的地址,她会看是曙光大厦,她打电话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给北京的朋友问北京有没有曙光大厦,有没有这个地址,有没有这个楼号,有没有这个楼层。最后全查完了,她非常开心地说,来上我的车吧,我帮你们走。在一开始她不相信,我们做的这件事是真的,但是实际上她很愿意相信我们这件事情是真的,最后她终于查明我们这件事情真的是真的的时候,她就真的愿意去帮助我们了。我觉得这个逻辑,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过程。 

  我们是去年八月份走的,当时我们穿过中亚以后要到土耳其,土耳其这个国家,我们记得当时家长天天都会来短信,恨不得来电话对我们进行警告,说你们千万不要去土耳其,社会很不安定,一定要想办法绕开它。我们想我们签证都办了,我们绕也绕不了怎么办?所以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个国家会让你产生一种很排斥的心理。但是我们进了土耳其以后发现问题就完完全全不是那样,所有媒体的报道和所谓的长时间大家积累的一些信息,我觉得都没有亲身实地去那个国家去经历、去体验能够来得更真实。恰恰土耳其是我们一路上十三个国家里头最开心的时光,他们民族的热情和好客和那种对陌生人的善意是无与伦比的。 

  比如说我们刚进国境线就受到了左上角,伯林特这位朋友的帮助。他一直把我们装在车后面,专门腾时间来陪我们,以致让我们非常不好意思。左下角这位他是土耳其的富二代,我们上了他的车以后,就跟我们说一句话“You are my guest”,你已经是我们的客人了,意思是就说你们什么都不用管了。一路上给我们安排吃和住,他说你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尽到一个做主人的责任。所有的能够深入到别人家庭里头,能够去亲近这个国家都是在土耳其发生的,确实是非常棒。为什么土耳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我们以前对土耳其的了解很片面。我们到土耳其以后慢慢才发现不管多偏远的地方,你看到的农民脸上不仅仅是朴实的微笑,他自己住的房子,他自己拥有的交通工具,所有的财产是非常巨大的,跟中国农民比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土耳其所有的房屋建设,它的劳保体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说明这个国家的幸福指数非常高。因为一个国家的幸福指数非常高,他才乐于去帮助别人,这是有印证的。到欧洲去,如果你去问别的司机或者你自己开车,如果你的车坏在路上,更有可能的是土耳其的大卡车司机停下来,来帮你免费去修,他肯去关心你,他会愿意去帮助你,这是土耳其的民族性格。民族性格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国家人民的幸福指数非常高,这个我希望大家去土耳其,应该找机会去旅游,去看一看。 

  我们如果光追求表面经济的数字,或者说我们有多少钱,这是根本达不到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幸福,我们也不愿意去帮助别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只能越来越远。 

谷岳:刘畅那会儿在土耳其,他必须回中国两周的时间工作。所以我有两周多的时间不知道干什么好,我得选择一个比较有意思,比较便宜的地方来等他。所以我当时选了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伊拉克咱们都知道,这二十年被报道的全是战争,全是人体炸弹这类消息。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地方很神秘,因为去的游客很少。去了之后在街上碰见几个美国大兵,他们不是在街上巡逻,他们其实是来这购物的,只揣了一个手枪。其实这个地方它的宗教和它的民族是比较统一的,所以十多年来都是比较安全的一个地方,人来人往特别繁荣,我觉得在新闻上没法认识到的。在伊拉克的时候我也试着搭过车,一天走一段山路,因为这山路的交通工具实在是太少了,走的时候就特别热,差不多有四十多度。我记得走着走着碰见路边上一个值班的警察,他说前边很远很远的,我说没关系我就边走边搭车,他看我这样子,就从钱包里拿一大把钱要给我,当时非常感动,我说不能要你的钱。我们可能想着伊拉克人可能谁都想害你,还是想把你绑架了,但是还有很多很好的人,在伊拉克也是好多人都对你好奇,尤其是一个亚洲人背着大包来,他们没见过,到了哪就跟大熊猫是一样的。 

  过了一万六千公里千山万水,我们终于到达了柏林,这是八月二十八号,我和刘畅终于搭车到了柏林。在柏林走在路上,突然听到一个非常耳熟的声音,有人在叫我,我一回头就看到是我女朋友在叫我,她骑着自行车也在回家。真没有想到我会在街上偶然地遇到她。我觉得以这种方式来见她,要比坐飞机可能要幸福一百倍一千倍。 

  最后我想说一些,就是我们走了这么长的路,如果没有这些陌生人的信任和帮助,我们是无法完成这次旅程的。咱们中国有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家长老是跟我们说这句话,这一句话总在你的心里的话,其实最终是你自己失去得最多。好多时候我们都宁肯在咱们熟悉的环境里忍受着,而不敢走入未知的世界。我想有时候咱们应该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主动地走出自己的安全圈,走入未知的世界。其实这个世界是一个很美好很美妙的世界,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去做,你一辈子也不会去做了。所以我想咱们最后都会死,但是就先看现在怎么活。 

  所以现在我想给你们看一下刘畅剪的一个MV,这一路的视频。
  谢谢大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