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发哀悼与感情勒索

今天上Twitter得知马来西亚籍的光良和台湾籍的张震岳由于在人人网更改状态透露在全国哀悼日自己的娱乐活动,遭到大量人人网友的围攻,目前二人已被封杀。

有推友发言,认为这是个很不好的现象:它暗示着中国大学生们越来越习惯于在网络上看到的只有中国人,他们已然忘记自己上的是“国际互联网”,并担忧大中华局域网在学生心中即将竣工。

另一位推友描述自己上QQ的经历:“在某一个QQ群,收到群主的单独消息:”为玉树祈福 希望大家可以在线隐身3分钟 我在这里 向大家 鞠躬了” 然后我觉得隐身就可以默哀吗?无视了.结果过了一会被踢出QQ群了..“ 他最后感叹“唉 现在的小孩子实在是太偏激了..“

还有一位说自己的朋友被单位捐款五百元,心情很郁闷。她表示“道德行为之所以是道德的,是因为个人自愿的选择。一旦强迫,原本的道德行为就不再道德了,变成了伪善和专制”。

再后来我上新浪发现今年的捐款大户是王老吉所在的多加宝集团,捐了一个亿,但是随即就有一拨机警的网友们站出来提醒被感动的另一拨说这涉嫌作秀加炒作。

我不知道自己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但是很奇怪,今天的心情跟两年前的汶川地震哀悼日完全不同,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改变?不知还有谁跟我心情类似。

一声令下,一个大国绝大部分电视都播送相同的哀悼节目,这大概属于“集中力量办好事”,但和文革中所有媒体播送毛主席语录那种“集中力量办坏事”性质有什么不同么。我觉得西方政府没有能力干这种“好事”,但也没有力量干我们做过的“坏事”。

我忽然想转两位大师的博客,一篇写于昨天,一篇写于两年前的汶川地震之后。

和菜头:2010年4月21日 全国哀悼日

明天是全国哀悼日,禁绝一切娱乐活动。相信会有一种声音抗议说:如何哀悼,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让我一定做什么,一定不能做什么呢?

你觉得这种声音是多数还是少数?我相信它是绝对的少数,这种声音只要发出来,会遭遇压倒性的声浪:“闭嘴!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你少玩一天就受不了了?”我以为这是一种生活常识,只是现在有了网络,前一种声音会在网络上显得强势一些,能够让人听到,认识到它的存在。不过,它只是听起来调门很高,只要关机下线,这种声音在现实世界里就基本上听不到了。

在这段我捏造出来的典型对话中,可以看到典型的鸡同鸭讲。前者说的是个人自由,后者则把这种自由理解为自私自利,哗众取宠,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加以鞭挞。所以,这两种人永远讲不到一起去,永远缺乏对话的基础。后者不会意识到强制禁绝对个人自由有什么违碍的地方,他们甚至认为有必要据此使用一点强制力,免得那些“捣蛋”的家伙们无法无天,得好好“收拾”他们一下,好教他们知道什么是“规矩”。当然,他们也不会采用联想的方法,不会想到这种强制力也可能加诸己身,有天也会限制了自己。前者觉得后者愚不可及,愚昧和顽固的程度超乎人类想象。于是,后者继续鞭挞前者,前者继续贬损后者,形成一个打不开的死结。

稍不注意,危险的结论由此就能够顺流之下:既然有如此之多的人就是这样的水准和认识,既然他们如此习惯于强制力和引导,如此渴求皮鞭,就应该给与他们皮鞭。从成本上来说,这是最为合理的做法,没有必要做任何变革。就像是网络上的Web1.0站点和2.0站点,理论上来说,强干涉和强管理的 Web1.0形式对大部分网民是有效的,那么就应该继续去做门户网站,像喂狗一样喂养用户,像驯狗一样驯养用户,这样成本最低,收效最大。而完全没有必要去搞自我生产、自我管理的Web2.0站点,在目前那只是小众的游戏,注定了做不大。

要破结、破局,就要求所有人都能多想一点点,多走一点点。我不大相信所谓启蒙的力量,自上而下的灌顶徒然招致反感,却没有任何实际效果。所以我说,墙的最大功效不是让大部分人出不去,而是让少部分能够翻墙出去的人在围墙外被隔离开来,自我认同,自我教育,逐步和墙里的人最终隔绝开来。最终,连这点声音都会在网络被彻底淹没。

一种强制力能够始终存在,是因为有足够多的人始终支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支持,他们为什么如此想,我觉得这才构成一个真正的问题,值得仔细去想一想。

————————–

Lacrimosa1985: 谁爱理谁理

中国民族最大的智慧是在我们出生之前就明白的,当一切道理都不起作用的时候,感情的勒索就显得那么有力,且中国人都学会了如何运用社会舆论的力量把这种勒索变成社会上最高贵的道理.一个对感情如此在乎的民族,对感情的讨论也显得无孔不入.就拿四川地震来说,一些人哭了,就开始讨论那人是事前涂抹了眼药水还是看了有关爱情失意的煽情电影;一些人捐钱”少”了,就开始质疑他的爱国热情,且那质疑的声音比批判没有捐钱的人还要威猛热情.我们看惯了感情,所以对感情丰富的人特别在意.有时候,一些感情丰富的人身体中充满了无数的感情基因,随便一释放就能感染全体国民,感染的形式也多种多样,能同时引发两种极端的声音,且在理性的人看来,这两种极端既没有道理,也没有意义.
中国人最可爱的地方也在这里:我们表面上经常做出追本溯源的求知模样,却常常莫名其妙就在同一个层次上的感情结点停滞下来,死也不往深想了.一堆人念着”春花秋月何时了”,就忧愁得不行,硬要背到”多情却被无情恼”,顿时觉得天地悠悠,此恨绵绵,偏罕见问”天涯何处无芳草”\”此情何计可消除”的主.这也算中华民族整体情商高绝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明证.对其他情绪也是一样,我们但知道要爱的,且要爱的真挚热情.
这般感情也只经得起一问:中国人爱什么?”爱中国!”
中国是什么?“本来版图像桑叶,现在版图像公鸡!”
为什么要爱中国?“哪有人这么问的?爱国就是爱国呗.”
不爱咋办?”!!!混蛋,卖国贼,脑残…”
….谁爱理谁理,我是既不问,也不答的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