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效率与男人的智商

2008年1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个在大多数国人看来很不起眼的“通知”。这个通知要求从当年6月1日起,“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 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后来我家人跟我说,超市里面真的就不给免费塑料袋了,很多人像多年以前一样,自己拿着 购物袋去商店。在2008年中国众多的大事之中,这似乎是一件不能再小的小事,然而此事却在美国的几个可能特别有影响力的思想者的头脑中,产生了很大的波 澜。

Thomas Friedman 的 Hot, Flat and Crowded 这本书的第四部分说的是美国怎么办,而在这一部分的第一章,标题却是[China for a Day]. 他提到中国禁止免费塑料袋这件事,然后说,美国能不能当一天中国。

中国政府说不能给免费塑料袋,全国超市就真得不给了,那些专门靠生产这种塑料袋为生的“特殊利益集团”并没有通过游说人大代表来阻止这项“通知”的执 行。以前中国政府曾经说汽油产品不能含铅,结果全国的汽油产品就真的不含铅了。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当初为了实现同样的目标不知道费了多少时间跟利益集团博 弈。目前最先进的核电技术 AP1000,本来是美国公司研发出来的,但美国地方政府和议会不停扯皮论证。中国政府说我们先干,结果世界第一个 AP1000 核电站将在中国建成。

这就是中国政府的高效率。如果下次中国政府说“要有光”,估计就真的有了光。

Friedman 有感于有利于新能源的政策在美国通过之难,希望美国能当一天中国。在这一天里,总统直接发“通知”宣布一系列的新政策,然后给大家一个月的时间抱怨,然后 就立即执行。Friedman 说,美国政府在各个方面都比中国政府优越,但就是在“发通知”这一点上比不上中国。

可能是为了安慰美国读者,他进一步写道,也许中国政府“发通知”的能力强,但执行能力并不强 — 相比之下美国的执行能力就很强。但事实证明现在国内超市的确没有免费塑料袋给了,所以中国政府的执行能力其实也很强。

我要问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是不是比美国政府优越?或者抽象一点,集权政府是否比民主政府优越呢?

我猜很多人会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你考查最近几十年内世界上办事最有效率的政府,可能他们都不是特别民主的政府,比如说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小蒋时代 的台湾,和现在的中国。事实上美国近代最牛的总统可能是罗斯福,而罗斯福时期的美国,议会把很大权利给了总统,其“集权度”似乎也是历史上比较高的。

但这些事实也许不能说明集权体制更优越。Guns, Germs, and Steel 这本当今名著的作者 Jared Diamond 最近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提到了中国的效率问题:
“When people talk about the greater efficiency of dictatorships, they are forgetting that a dictatorship is no more likely than a democracy to make a wise decision,” he say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oved quickly to ban lead in petrol, but it also virtually abolished education during a phase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he says. A democracy could never do that.

集权体制也许并不见得比民主政府更容易做出正确决定。也许他做出了[很多]正确的决定,但他也做出了[很多]错误的决定,[平均]而言,集权的得分可能并不比民主好。事实上如果考察最近几十年最差的政府,可能也都是相对集权的政府。

我认为集权的效率就如同男人的智商。这里面有个典故,需要好好说说。

哈佛前校长 Lawrence Summers 2005 年被迫辞职,是因为他一番关于男女智商分布的议论。Summers 在一个公开讲话中说,为什么现在大学里面数学和科学,工程学科的教授大多是男的?这并不是因为什么性别歧视,而是男女在学术取向方面的差异。男人占据高端 理工科学术位置是因为男人本来就擅长这个。结果他就因为这个政治不正确的谈话而下台了。

其实 Summers 并没说男人的[平均智商]高于女人,他说的是智商分布中的 standard deviation,标准差。原话是:
It does appear that on many, many different human attributes-height, weight, propensity for criminality, overall IQ, mathematical ability, scientific ability-there is relatively clear evidence that whatever the difference in means-which can be debated-there is a difference in the standard deviation, and variability of a male and a female population.

姑且认为男女的平均智商完全一样,但男人的智商分布的标准差比女人大: 也就是说有很多特别聪明的男人和很多特别笨的男人,而相比之下女人的智商都差不多。这样一来,如果你要的是最聪明的人,比如说大学教授,那么很显然你得到 的大多是男人。其实监狱里面也是男人多,所以这番言论并没有构成性别歧视。实际上的确有很多人据此为 Summers 辩护。另外,现在的哈佛校长好像是个女人。

2008年华尔街日报报道了更新的研究成果,证明在数学考试这个项目 上,Summers 说的完全正确(http://www.coyoteblog.com/coyote_blog/2008/07/so-lawrence- sum.html)。其中的这张图表现了男女在数学成绩上的分布。平均分是一样的,但如果你想选拔几个数学尖子,那么可能就男孩居多了。

我认为如果统计集权政府和民主政府的办事效率,很可能会得到类似的结论。集权政府的平均分不会比民主政府高,但最有效的却大都集权。最无效的也大都集权。

现在的问题是,你想要一个集权政府,还是一个民主政府?

Super Crunchers 这本书介绍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问即将生小孩的夫妇一个问题:假定你未来的孩子的智商概率满足平均值是100的正态分布,请问你想要的这个分布的标准差是 多大?结果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一个非常小的标准差。没有人想拿自己孩子的智商冒险,宁可不当天才,也别当笨蛋。我想这些夫妇可能宁可选择民主政府吧。

可能有人会说,如果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智商偏高的男孩,有必要拿他换个女孩么?但另一些人则会说,政府是一个智商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孩子,只有其分布函数 不变:一个有很大能力做好事的政府,时刻都保留着做坏事的权利。比如最近的绿坝。套用一句 Peter Parker 他爷爷的话,那就是能力越大,其分布函数的标准差就越大。

作为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男人,我相信一点,那就是如果国家已经很穷,那就值得用集权赌一把。对一穷二白的国家来说做点事总比什么都不做强。而如果国家已经很富裕了,那么政府最好还是老实点。


注:男女的智商分布是个很有争议的问题。2004 年的一个研究表明(http://www.iqcomparisonsite.com/SexDifferences.aspx),成年男人的平均智商的 确高于女人,而且二者的标准差是一样的,所以哈佛校长的谈话中说“智商”可能是有问题的。但华尔街日报报道的统计是数学成绩,这一点符合哈佛校长的谈话。 本文更恰当的标题应该是《中国的效率与男人的数学成绩》,但我估计“数学成绩”这个词会使点击率减少一半,而“智商”则绝对增加点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