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转播:番茄同学发感慨了

番茄空间上的原文标题 : 随便发发感慨

1.每天跟台湾室友一起聊天,一起做饭,也逐渐接触了不少台湾学生。每次听到“你们国家,我们国家”从他们嘴里不带停顿的脱口而出,会很不舒服。但 有些东西争多了伤感情,所以索性从不争执。印度室友问,你们俩像Sister一样,难道从不为政治问题Fighting吗?我解释说我不爱touch 那些Sensitive的话题。其实,心里明白,不是自己莫不关心,没有强烈的感情。只是政治问题本来就没有Right or wrong.如果非要让台湾人民接受“Taiwan is part of China”我觉得这对大部门台湾青年人是根本不可能接受的。因为他们从小的教育就是台湾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后来独立成为了一个国家。中国要来解放台 湾。凭什么要讲“解放”?对他们来说,如果台湾成为了中国的一个省,那么就要受中国政府的管制。自我,自由散漫了很多年的台湾,凭什么要受别人统治 呢?18岁之前受的教育给一个人对社会的认知造成很大影响,教科书里怎么写的,老师怎么教的,政府怎么宣传的,小屁孩们就会认为那是对的,并且接受。(东 方的教育从来就不教人critical thinking。)中国大陆也如此,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西方列强对中国掠夺,小日本与我们有深仇大恨,导致直到今日,一代一代的中国人看到现在的日本人仍 然会用蔑视的眼光。历史情结在我们心中被教育一次又一次灌溉,发芽。我之所以听到台湾人说“你们国家”的时候会不舒服,也因为我从小被我的老师,我的政府 教育: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青年人也受着他们政府的教育直到今天。所以,如果理解层面都不在一个平台上,Fighting只会破坏我们个人的友好,患 难之情。

(这就是我们要出国来学习Critical Thinking的原因。。任何人发表任何观点,其实都是忽略一些,而努力突出另外一些。他或她的观点背后都是有Assumption的。)

2.系里有一个教授叫Ian Angell,早就听说他是个学生喜欢,媒体喜欢的funny 老头。以前一直不明白人的这种魅力如何形成。昨日算是领教了他高人一筹的本领。

这个教授讲课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都是把讲稿一字一句写好,放在面前念。他说,有很多人攻击他,说Professional的人从来不带讲稿上台。 他解释说:这个稿子是我精心准备的结果,我会把我要说的东西整理精简,保证讲的有条理,所有重要内容都讲到,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是我仔细思考的结果。他 从来都会把他的讲稿发给我们,让我们上课不用记笔记。看过他的讲稿后,发现一个意思他会有很多不同的词来表达,整篇都没有重复。很多俚语,用法在字典上都 查不到。他说:我每次都会把讲稿分成三种颜色,必须要讲的,可以讲或者可以不讲的,还有就是基本可以忽略的。所以,每次主办者让他多讲15分钟或者少讲 15分钟,他都能游刃有余。他说做presentation的秘诀在于六个字“prepare,prepare,prepare; practice,practice,practice”。讲完一次就要开始准备下一次,而不用再去想前面的了。他曾经也有过在电视上非常 embarrass的演讲,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下次吸取教训,不要再犯就好了。在他每次演讲中,都会提前把自己写的稿子给举办方发过去,他们可以让 他Take Out一些东西,但他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要求Take in 任何东西。这是他的原则。他每次出书,都会让读者可以免费Online看全文。他认为,这样得到的永远比要求别人去书店买你的书得到的多。这是他极其聪明 的地方。现在那些和Google争来争去的作者们,殊不知,如果你的书只有在书店才能买到,那么大多数人都不会记住你,名气的价值永远比那一点版权费要有 用的多。名气给人带来的是更长远的价值。

他说:媒体的人从来就不了解他们要我聊的Topic,每次遇到什么热门话题,就随便找几个有名的人来谈谈,殊不知像我们这些Academic大多只 对自己研究的东西有深刻见解,对于其它的一概不知。所以每次他们打电话来让我谈谈什么热门话题,我就说半个小时后再打回去。然后立刻Google查一下这 个话题,有什么观点,然后记下来,跟他们Broadly的谈一谈,媒体就会觉得你很懂。“Selling something you know to who needs it.-That is business. Selling something you don’t know to who don’t know-That is business.”

他还说:媒体找你谈一个热点话题,你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观点,最好是站在小众一方,就像我,一直是Anti-Technology的。如果你跟别人 观点都一样,他们很快就会对你失去兴趣。如果媒体找你,你一个小时不打电话回去,他们很快就会找到另外一个人替代你。对他们来说,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 是你谈的东西有亮点。我每天花在读Joke上的时间绝对比我花在读Academic上的时间多。当你面对媒体的时候,Theory的东西一定只能讲百分之 二十以下,剩下的就是举例子,讲Joke。我以前经常举Oscar的例子,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一直拿他赚钱,并且赚了很多。我从不参加 Academic Conference,因为他们只让我住二星级宾馆,并且从来不给钱。我只参加Business Conference,因为他们每次都让我住豪华的五星级宾馆,并且给很多钱。商人给你你的钱越多,他们就认为你说的东西越有价值。他们在问我要多少价的 时候,我会咨询Agency,行情是多少,然后告诉他们一般别人给我多少。更多时候,我是问What is your best offer.这样我经常拿的比我期待的高出很多。我在Business World的名气永远比我在Academic的名气要大很多。这些就是我在对待媒体和Business Man使用的Strategy,就是利用了他们的心理来赚一些外快和名气。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媒体会看透他,但是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不停的在找他。

上 过他的课,就一个感慨:这辈子只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就好了。其他的,让别人去说吧。因为,无论怎样做,总会有一些人骂你,有一些人捧你。为何要总活在别人 的眼睛里呢?如果总是因为别人的观点而左右摇摆不定,别人反而会看不起你。像他这样经常去商界的,一定会被很多学术界的骂,但是又何妨。他得到了他想要 的,名气和钱,在不故意伤害别人的情况下,适时的利用一下别人,各取所需,在学术界和商界游刃有余,自己活的潇洒自如。

3.不来英国不知道中国的贫富差距有多大。如果经常加入中国人的队伍购物,旅游,天天外边吃,很快就会发现把俺家家底吃光了。

以前只知道,来英国的留学生大多家里很有钱(像我这种把家里掏空,送出来读书的,真是个例),但不知他们到底有多有钱。如今看到身边的人算是见识 到,很多人买衣服是连Prada这种牌子都是最低底线的。家里会直接在来之前往孩子账上存一百万,当做一年的生活费。其他的一些,问他们开始找工作没有? 说现在还不太想工作,估计毕业以后再读个硕士看看。看他们很多人也不是从大城市来的,好奇问问他们家里是干什么的,有些竟是地方上的公务员,然后突然立刻 联想到了tanwufubai.

花别人的钱永远是不会心疼的。因为永远体会不到挣来的时候有多艰辛。

4. 最近已经开始变的现实了很多,《蜗居》和<<up in the air>>其实都只是个导火索。突然想起2年前还在跟别人说不想长大。现在觉得极度可笑。现实就是现实,提前了解些可以帮助我们少摔几跤,拒 绝它后来有可能会摔得爬都爬不起来。虽然要现实,但是一直防止自己变的过于现实,所以2010年的其中一个Revolution就是多看几本书,要变的文 人一点。哈哈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