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毕业典礼上的学位帽子到美国的廉政系统结构

   

“Power is when we have every justification to kill, and we don’t.” — 《辛德勒的名单》

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我注意到硕士生和本科生的学位帽子形状差不多,上面都是一个规则不变形的方形,好像顶着一块硬纸板。而PHD的帽子则完全不同,用软布制成,也有棱角,但是戴在头上之后整个形状千变万化。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历史和文化的渊源,但我对此有一个解释:硕士生和本科生对所学的东西只能说掌握谈不上彻底领悟,所以办事情要循规蹈矩;而PHD应该已经顿悟,他们不是用崇敬而使用俯视的眼光去对待这点所谓知识,做事情当然可以从心所欲,思想象帽子一样可以变形。

美国,或者说发达国家的官僚集团,基本结构我理解就是这个样子,也就是极少数”聪明人”领导绝大多数”不聪明的人”这种结构。

如果通过新闻媒体来了解美国的”廉政”情况,有可能得出结论美国相当腐败。布什家族和石油利益集团这样的大事情都是传闻,议员中有违法记录的比例,比如说酗酒,性丑闻,是远远超过其它任何职业。竞选的时候接受利益集团政治捐款,当选以后帮他们说话,这算不算腐败?

但是这些腐败跟老百姓生活不发生直接关系。老百姓更关心的是那些底层官吏有没有腐败。我跟政府机构没什么接触,也就是汽车注册什么的,所接触到的工作人员态度绝对彬彬有礼。有朋友超速跟警察和法院打了好几次交道, 运气好的时候警察可能就是一个口头警告然后放行。有一次超的太多上了两次法庭,程序一直走到 pretrial conference,他感叹感觉整个过程就好像在接受什么服务一样轻松愉快。

也就是说,美国不管上层有多么腐败,有多少阴谋,但是基层官员体系相当清廉。同样的情况我想也发生在日本。一个国家如果到了底层官员清廉这个程度,就可以说是发达国家了。毕竟普通老百姓每天接触的是那些基层官员。比如说在解放前国民党统治时期,也许国民党上层有不少爱国将领,但是基层士兵相当腐败,结果人民受不了。

我认为美国这种官员分上下两层的体制有点像我国古代。古代中国的官僚体系中包括”官”和”吏”这两种身份。”官”有实权,可以作决策,可以作选择,可以象辛德勒说的那样有充分理由杀一个人而不杀。而”吏”没有这些权力,或者说”吏”根本就没有权力,他们只是执行”官”的命令,按照”官”们设计的规章制度去做事。

美国现在正是如此。基层公务员不需要有思想,纽约时报一个调查发现很多本身就是负责伊拉克事务的官员甚至分不清穆斯林的两个主要派别。基层官员干活主要是照章办事,好处是随着年龄增长公子会稳定增长,退休以后有保证。

在官员选拔任命方面,我国古代的制度可能是”官”经过科举产生,也就是说做”官”得有功名。”吏”跟官之间有严格界限,”吏”很可能永远也做不了官。这也就是宋江同志明明觉得自己有本事却只能做个押司整天很郁闷的原因。科举考试生产出来的人不论好坏,他们学习的出发点都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通天”思想,特点是立意无穷拔高。在一次严肃的官员选拔中不会让那些从小的志向是30岁以前赚取人生第一个一百万的人当官,即使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能这么说。

美国的”官”则来自竞选。想要当个候选人参加竞选你得有很多条件,比如说出身好或者耶鲁毕业什么的,这些条件绝大多数”吏”根本不具备。也就是说,或许在美国一个演员可以当总统,但一个干了10年的”好民警”不可能去竞选参议员。我理解那些参加竞选的人的共同点是具有”上层思维”的意识。换句话说竞选口号必须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有利于子孙万代,而不能说有利于他自己的退休保险。

也就是说,”官”比”吏”的境界高,IQ EQ都高,出发点就高。可能有人说布什IQ不高啊,对,但是他EQ高啊。

但是人品不一定高。我说的夸张一点,就是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他的上层官员比较聪明,但是人品差;下层官员比较笨,但是人老实。我国的情况可能是最上层人品都好,下层都很聪明。

现在我们研究一下为什么美国下层公务员不腐败。是因为他们信教么?政府官员信教的不多。是因为美国政府教育的好么?跟教育有关系,法律条例讲的很多,但是不怎么讲道德。一般人都能体会到美国社会很讲诚信,但是这诚信跟并不是宗教或者道德的作用。

《Freakonomics》(中文版: 魔鬼经济学)这本书记载了芝加哥市公立中学系统教师在统一考试中作假的故事。考试是选择题,作假方式相当落后,就是拿铅笔去更改学生的答题纸。由于缺乏足够的监考力量,以往这种作弊很难被发现,所以这么做的老师还相当多。结果经济学家们采用计算机来分析学生的答卷,采用一个复杂算法来寻找作假痕迹,还真都发现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只要有机会,即使是受”共和党和民主党教育多年”的美国人也有作假的。

基层公务员不腐败的一个真正原因是因为害怕,是人民的监督,更重要的是有敢于监督政府的人民。美国大多数街头不允许摆摊,有一次我发现某个大商店门口有个看上去像是墨西哥人的中年妇女在摆摊,两个好像城管人员的男子(也可能是警察,没穿制服,车也不是警车)在强行收她的摊。那女人耍赖坐在地上不起来,” 城管”过去拉她。我听见她喊道”我怀孕了!救命!”这时候过来一个20多岁的姑娘,走过去让那二人不要拉,说谁都别动我已经给警察打了电话,等警察过来。结果那两个人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等着。
如果老百姓认为官员腐败是正常现象,甚至司机不请交警吃饭就觉得不踏实,你以为是谁惯出来的这帮腐败交警呢?你看到城管欺负人能想到拍照片发到网上,为什么不上前制止呢?

第二个原因是可以腐败的空间很小。如果一切都有明确的规章制度,”吏”们没有什么可以作为的事情。就好比前些年让中国网民魂牵梦绕的那个美国女市长,她连自己到中国访问的经费都不能自己决定。
可能还有一个原因是政务公开,这方面我不太了解美国具体情况。如果一切招标都透明,评委们的选择权是很小的。

注意这一套可能对那些在上层的高官没什么效果,如果一个人特别聪明他总有办法绕过法律。但美国的好处是你抓不到他们的证据你可以拍纪录片,拍电影电视剧来表达你的愤怒。尽管这些愤怒也没什么用。
然而法治国家并不是说所有违法现象都受到查处的国家。法治国家是绝大多数人不敢违法,绝大多数政府官员不敢贪污的国家。

最后再回到帽子。后来看PHD毕业上台领证书的时候拍的一小段录像,我看到PHD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上台的过程中帽子边上垂下来的那个流苏随着PHD的脑袋不停摆动,幅度还挺大,非常难看。看到这个画面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我国古代国君的王冠前后都有一串串的珍珠。这些珍珠串起到的作用就是如果国君的头部不稳定它们就会来回大幅度摆动,别人一看很难看,就逼迫国君必须正襟危坐。

我理解法律和监督就是美国官员帽子上的流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