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Chinese: 互联网黄金一代

11月初《FT中文网》发表了知名互联网观察人士程苓峰文章《互联网黄金一代》,文章再次对互联网最早的创业者阶层进行了解读。

以下为《FT中文网》文章全文:

今年四月份的一个消息没在互联网引起波澜。令我纳闷。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空中网的创始人周云帆同学辞去CEO,走马上任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估计跟海淀区区长一个级别吧)。翻译一下:一个商人大富豪从政了!这个事还不够大?或者说蓄意低调?

这意味着好几个问题:第一,商人从政在中国极少,为什么周云帆要干?第二,小周政途如何,官阶能到多高?第三,小周会成一个懂行的好官吗?之所以提这档事,因为我是乐观派,对这些问题观点如下:

第一,小周74年生,30岁出头就成商界大佬,兜里有几十亿现金。于是想尝点鲜,搞点更宏伟
的,进入政界很好理解。连里根和施瓦辛格这类戏子都能做总统、做州长,咱为啥不能试。第二,小周创办ChinaRen和空中网两个公司,一个被收购一个上
市,证明小周能力。有互联网思维和创新胆识的人,自然有胆子有气魄去开疆拓土。第三,小周很富,钱几辈子花不完,见过世面。于是没贪污腐化的动机。陈水扁
那样的小放牛娃,没见过钱,所以逮着机会就瞎干。第四,小周还年轻,有足够时间学习和适应政界。第五,小周代表一股力量,来自互联网和实业界的力量。整个
这股力量都站在小周背后,他是代言人。而传统的力量,也有包容这股新力量的需要。

在引出主要观点前,我还想提一个人:丁磊。

大概是年初,丁磊养猪了。当时业内都把这个当娱乐新闻看,我不认同。这个事情,跟小周从政形
式不同但本质相同:一代互联网领袖开始把他们的视野、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本行以外的领域。他们就要覆盖更宽广的空间,这包括经济、政治、以及文化、宗教、
甚至国际交往。今天只是小周和老丁做些点缀,明天就是潮流。

为什么会是潮流?

第一,视野。互联网这种量级的革命几百年一次,上一次是工业革命,下一次不知道啥时候。这种
革命会变革整个社会,而不仅仅造一个独立的产业和一批富翁。这是股颠覆的力量和整合的工具,碰到谁就变谁的基因。代表这股力量的人,自自然然站在历史潮
头,他们看待一切的眼光都是超前和变革性的。

小周觉得俺也可以做官,丁磊觉得猪应该换一种养法。马云最近老跟方丈道士搞到一块,朱骏要玩
足球,池宇峰要拍电影,听说张朝阳早就习惯打坐冥想。还有不少人去拜师学艺,比如中医泰斗邓铁涛,国学大师南怀瑾。这群人的兴趣是越来越扩散,路子是越来
越飘逸了。如果哪天某某人跑出来说少林寺应该改革,选联合国秘书长,千万别奇怪。权利害怕真空。从社会资源有效利用的角度讲,全社会都需要这个力量去进
入。

第二,时间。周云帆公司上市这一年才32岁,从政这一年才35,他还有几十年去摸索。丁磊养
猪这年才38岁,养个5年让20%的中国人都吃上丁氏猪肉,他才43岁。简单说,就是互联网成就了一批年轻领袖,他们打定互联网江山后,还有足够时间去折
腾其他事情。老一辈就没这个福气,比如张瑞敏,快60了都还没把江山搞定。

之所以主流互联网领袖还没有像小周那样猛兽出笼,至少因为时候未到:互联网江山未定。对于丁
磊,养猪就是副业。他的主要精力还在互联网,去抢钱抢粮抢地盘,提防被灭掉。马云、马化腾、陈天桥、李彦宏这些一线人,都还在为成为下一个洛克菲勒、摩
根、以及盖茨而肉搏。小周是个先锋,真要等到这帮人出手,力量更大,戏更精彩。

依我看,互联网江山就要定了。未来中国互联网就是腾讯、阿里、百度、盛大等几家平台级公司的
天下。这之前,属于西周末年群雄并起;目前,是七雄并立;再过三五年,就秦灭六国,江山一统。而这之后再过5-10年,就是秦皇汉武再把国土扩展几倍、号
令天下。这也就是这些领袖携互联网之威统治整个中国经济、进而步入政治、文化、宗教、以及国际交往的时候。

那个时候,最老的马云也就55岁,最年轻的陈天桥才46岁。

是的,我的最终观点就是:什么人统治互联网,什么人就会在其有生之年主宰中国经济以及整个社会。看看这批人的年龄吧:

马云和张朝阳起头,1964年出生。朱骏1966年,沈南鹏1967年,李彦宏1968年。接下来是梁建章、雷军、曹国伟,1969年。再往下,周鸿祎1970年,丁磊、马化腾、池宇峰都是1971年。陈天桥收尾,1973年。

对的,这群人都是1964-1973这十年间出生的。他们代表着中国互联网的黄金十年一辈人。在此之前的老一辈,以及在此之后的70末或80后,都无法挑战这群人在互联网的地位,以及21世纪头50年的历史地位。

这群人的优势是:

第一,当互联网97年开始在中国发迹,他们已经工作了3-10个年头,有了些个人经历和社会
资本以抓住这次机遇。同时他们又够年轻,23-32岁,没拖累没负担,能全力搏这次机遇。相比下,80后是在高中时撞上互联网,但当时太年轻太单薄。60
初之前的人已经有家有业、有一方天地,脱不开即成的轨道。

第二,这群人出生在改革开放之前多年,处于文革中。这群人吃过苦,挨过饿,见过“世面”。他
们几乎是中国在青春期就“知天高,知地厚”的唯一一代。正是儿时的文革场景和落后环境让这些人“知地厚”,童年后的改革开放和社会巨变让这些人“知天高
”。于是他们更了解中国,了解人心。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磨练方式了。

第三,互联网的到来为这群人准备了财力、视野、国际背景、草根力量。互联网会帮这群人在整体
经济层面做出颠覆性贡献,把这群人抬高到商业塔尖的位置。这时,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好到了推动政治、社会、文化一起向前发展的机遇点,他们就可以顺势渗透到
这些领域。而如果他们影响中国,就不难影响世界。因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的领袖。

最后,列一个时间表。

1964-1973:这一代出生的十年

1973-1997:这一代经历中国巨变、磨砺和蓄力的24年

1997-2007:互联网崛起的十年

2007-2017:互联网江山落定、整合整个商业的十年

2017-2027:这一代进入政治、社会、文化、国际交往,并且跟随中国力量全面影响世界的十年

2027年,这一代中最年长的马云63岁,最年轻的陈天桥54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