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测量一群人的理性与同理心的简单办法

ECO352的Reza Satchu反复强调的,领导力核心里的两个Cognitive 因素,除却理性 (i.e.决策能力),是一个人的同理心水平,即对他人动机的感知能力。最近在 The Social Atom 这本书中看到了一个经济学家的小实验, 这个实验后来被很多美国的MBA课程引用。在Game theory的范畴之外, 我认为这个实验可以被用来作为一个简单的,而且是量化的,测量一个人或一群人的理性程度以及同理心水平的办法。

1987 年的某一天,伦敦《金融时报》刊登了一个很怪异的竞赛广告。这个广告要求参与者寄回一个 0 到 100 之间的整数,获胜条件是你选择的这个数,最接近全体参与者寄回的所有数的平均值的 2/3. 获胜者将获得两张伦敦到纽约的协和飞机的头等舱的往返机票。

这个游戏的独特之处在于你必须考虑其他参与者是怎么想的。你应该怎么玩呢?

首先,你可能假定人们都是随机地选择一个数字寄回,这样的话平均值应该是 50,那么最佳答案应该是 50 的 2/3,也就是 33.

但你应该想到,别人也会像你一样想到 33 这个答案,如果每个人都选择了 33,那么实际的平均值应该是 33 而不是 50,这样最佳答案应该修改成 33 的 3/2,也就是 22.

那么别人会不会也想到这一层?如果大家都写 22 呢?那么最佳答案就应该是 15.

可是如果大家都想到了 15 这一层呢?…….

这样一步步的分析下去,如果所有人都是绝对地聪明而理性,那么所有人都会做类似的分析,最后最佳答案必然越来越小,以至于变成 0。鉴于 0 的 2/3 还是 0,所以 0 必然是最终的正确答案。

但问题在于,如果有些人没有这么聪明呢?如果有些人就是随便写了个数呢?

刊登广告的其实是芝加哥大学的 Richard Thaler. 他收到的答案中的确有些人选择了 0,但平均值是 18.9,获胜者选择的数字是 13. 这个实验的意义就是要说明,很多人是不那么聪明,也不那么理性的。

我认为这个实验的mean可以用来测量一群人的(平均)理性程度。平均值越小,说明参与测试的人越理性。

另一方面,可以用收集的数据的variance 来衡量被测人群的 empathy("同理心") 程度, 即他们能够对别人猜什么数有多么准确的估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