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拉斯:于那些不为人所知的狗年月里自我搏斗

这个桑普拉斯,今年八月二日才满二十二岁,他不发脾气,不摆大牌,不甩拍子,不骂裁判,他只是不声不响地取好位置,眼睛盯住对方的防守,轻轻把球抛起,球拍唰一下扫下来,那轻轻抛起的球,便仿佛着火冒烟,每小时一百二十英里,飞向发球区的两大角。

看桑普拉斯打球,你似乎可以看到这么一种信息。在这个世界上,你就爱一种东西,你就在你爱的这个东西时把自己练到完美,练到无懈可击。你因此寻得满足,此外的一切其实无足轻重。

就这样,你变得坚强,足以抵抗不时倾巢而来的寂寞;你变得勇敢,你学会拒绝周遭的喧哗与热闹;你学会简单而严肃,像桑普拉斯的发球、拉网、上旋、下旋,你形成一种风格,惟你独有。

可你所不知道的是, 桑普拉斯一度心灰意冷,一九九四年整年,桑普拉斯在寻找桑普拉斯,

 

成功与失败之间,是桑普拉斯的轨道;下沉与上扬之间,是我的轨道。两条轨道,似乎在凤凰城沙漠上空的蓝天下某处遇合,融入什么杂质都没有的阳光中。

——-
P.S. "I am not 50. I am 18 with 32 years of experience."
         今天听到的最有意思的话了。

 

 

———–阴阳两界——–

这座城市没有希望。。。。

因为这所校园。。。

在一所没有希望的城市里 脑残了才能积极乐观 。。。。

一个没有营养的环境 周围没有一个人能或者敢挑战你的观点 原因多重 不在乎 不爱动脑子 不坦诚 冷漠 惧怕权威 怕得罪人 怕被指装B …这就是我憎恨这所城市这座校园的原因。。。。

高压的生存环境会先让一个人对自己狠 然后再对别人狠 最后此人是万众瞩目 还是千夫所指 看这个环境value什么了 outcome还是process 。。。。

今天又TM没事粪清 是这样的 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 唯有愤怒使我感到存在 愤怒说明还有有能量change status quo 还有使命未完成 要是 抑郁了 直接没能量 杯具 或者能量全消耗在与自我的搏斗上 何苦 把能量耗在改变环境上 即使无果 你自己至少没有污染环境 人品也是

老外同学常说I don’t have to be mean to be honest, 他们不知道 在中国学生的小圈子里 被指装B比被指卑鄙更不得翻身 所以我选择沉默 可惜沉默被误解成了温柔 如同李晓东同学曾经呐喊过的 请你们不要把我的忍耐当软弱

违心的话 我不会说 那就像嗓子里卡了鱼刺 还要唱花腔女高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