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时嘻之:“稳定部”与“沉默的大多数”

背景音乐:Pink Snow <レミオロメン> By 小林武史

转载此文

1.为纪念成灰的饭否 封口的豆瓣 与刚挂的Danwei.Org

2.本文作者如果有机会上ECO352,他一定会是 Reza Satchu的得意门生

3. 个人膜拜一下!

 

本文试图理解一个被广泛认为不可理解的事情,这就是中国政府对言论的控制。很多人都认为搞控制言论是野蛮甚至是不可理喻的做法,在你有GFW我有穿墙术的今天,政府的每一次封网行为似乎都使自己看上去更加愚蠢。中宣部,广电总局,这些怪兽机关是不是都疯了?

然而如果我们抛开言论这一块儿看,中国政府在大多数领域内其实是一个很有成就的,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相对高效的一个政府。中国的经济很不错,普通人的生活 在不断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搞得都挺好,就算是科技甚至文化方面也在不断进步。有人拿土共跟当年的苏共比较,其实土共比苏共要强的多。跟停滞不前的苏共 相比,土共整天像祷告一样谈论并的确实行了改革创新。一个疯子政府,甚至是一个平庸的政府,都是绝对做不到这些的。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费解的现象:如果他们是一群聪明人,他们为什么要做控制言论这种糊涂事?我认为,限制言论,是因为土共对中国国情的两个最基本的认识。

土共有一条基本理念,叫做“稳定”,土共说,“稳定压倒一切”。有人把中宣部戏称为“真理部”,我认为中宣部不是真理部,是“稳定部”。

如果中宣部是“真理部”,那就意味着它要给中国人洗脑,它就会害怕中国人接触到真正的“真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土共从不限制中国公民出国留学旅游。 大陆旅游团去台湾,土共并没有给每个团派政委负责防止旅游者接触“民主”。事实上,土共不但不限制,而且还鼓励中国公民多出国。有好几个知名博客整天公开 骂土共,比如连越和“带三个表”,这些人该当记者当记者,而且博客也没有被关闭。

中宣部关心的不是“真理”,而是稳定。土共,甚 至可以说绝大多数中国人,对稳定有一种宗教般的追求。2003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出处:《北京共识》,《2003 Roper Survey of Global Attitudes》),中国人把稳定的重要性排第二,而世界其他国家把稳定排第23. 从最近看到的几个可能是内部流出的土共给网管们的指导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宣传部门最敏感的不是那些宣扬民主的帖子,而是那些试图借助热点事件组织上街游 行的帖子。稳定部并不怎么在意你怎么想,但是特别在意你要干什么。

土共从20年前大事件中学到的第一经验是,言论是不稳定事件的开端。所以“稳定部”的任务,就是一定要把不稳定因素控制在摇篮状态中。我甚至觉得“稳定部”的工作相当有效,实际上过去20年中国发生了那么多变化,却的确很稳定。

有人曾经动情的说,“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可是谁也不敢拿中国做不稳定实验。

除了稳定之外,“稳定部”对中国国情还有一个基本认识,那就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我怎么说呢,根本就把言论自由当回事。网上的人说新闻联播很愚蠢,但现 实生活中新闻联播是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它的广告时间是最贵的。大多数中国人生活在农村,大多数中国人没受过大学教育,大多数中国人根本不关心什么“普世价 值”。“稳定部”的服务对象其实不是网上那些写博客的小资,而是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理解了这个国情,我们就容易理解下面两个事实:

第一,封网是相当有效的。很多人认为既然穿墙很容易,所以GFW无效。其实真正愿意费神去下载一个穿墙工具的人是极少数,就算这个工具再简单,绝大多数人还是嫌麻烦。理解GFW的效果,只要想像一下假设现在没有GFW,网上的言论将会怎样。

第二,为什么2000年不封网现在封,难道是现在的土共变坏了么?其实根本原因在于2000年上网的是极少数,实际上那一拨人,现在的GFW也封不了他们。“稳定部”只关心“沉默的大多数”,而现在“沉默的大多数”也上网了。

“稳定部”的核心任务,就是保护“沉默的大多数”不受“危险的思想”左右。你去问一个小学老师,她对“绿坝”有什么看法,我敢打赌她会对政府表示感谢。“稳定部”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是有人声泪俱下的给她讲一遍邓玉娇的故事然后号召她上街游行。

有一种理论认为每一个江湖大佬,不管其功成名就以后的形象多么绿色环保,他年轻的时候都会不得不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正如共和党说 Freedom is not free,土共也可以说稳定不是白给的。但不论如何,控制言论,任何时候都不是一个可以拿来吹嘘的 asset, 搞不好还是一个永远如影随形的 liability。

有 liability 的感觉显然不是特别愉快,这导致土共有时候进退失据。我认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旦被问到和民主言论自由有关的问题,这哥们基本上 就会失去思维能力。去年有记者问“美国一个乐队“枪与玫瑰”发行了一张名为《中国民主》的新专辑,中方对此有何反应?”,秦刚的回答居然是“据我了解,很 多人不喜欢这类音乐,因为它太嘈杂,噪音太大。我想你应该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吧?” 这位发言人不知道“枪与玫瑰”在摇滚乐中的地位也就算了,一句话打击一大片,居然把所有摇滚爱好者全部得罪。难道外交部搞新闻发布会是专门为了得罪人的 么?

除了对外形象不佳之外,“稳定部”在国内也越来越有问题。这是因为“大多数”虽然仍然沉默,但不愿沉默的人正在越来越多。以 去年汶川地震的民间行动为标志,中国出现了一股新势力。这些人通常具有大学以上文化程度,有不错的收入,有社会地位。这股势力通常被称为白领小资,或者 “中产阶级”。土共不喜欢这些不着调的名字,但完全认识到这股势力的存在,并将其命名为“新阶层”。统战部认为,这个阶层目前大约有5000万人到一亿五 千万人,取决于你怎么定义。

我认为“新阶层”将会成为土共的十八大,最晚十九大,的主题。但此时此刻,土共似乎还没有想好怎么应对这个阶层。新阶层除了要求物权法,很可能还要求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是一种福利。看看韩国就知道,言论自由,游行示威,也许对监督有用,但对政府决策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多少正面作用。但是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 生活,某些人会感到很不爽。土共在新形势下,必须寻找这么一个路线,使得国家既有言论自由,又稳定,号称“终极稳定”。

美国就是终极稳定。台湾现在也算稳定。韩国有民主有自由,但是整天因为进口牛肉围攻总统府,显然不算稳定。那么中国有没有可能实现,甚至是在“一党制”的框架内实现,“终极稳定”呢?我认为有可能。

所谓“言论自由了政府就清明”,是一个神话。事实上一个国家言论自由的终极形态,是不管言论怎么说,政府我行我素。在这样的国家里,因为政府知道那些言论左右不了自己,所以从不限制言论。而公民也知道言论左右不了政府,所以也不试图靠言论去左右政府。

在任何一个社会中,只要言论是武器,言论就不可能自由。所以一个理想的“言论自由社会”,必然也是一个“言论无所谓社会”。你爱说什么随便说,反正你说了也是白说。

我们如果考察美国和台湾,可以发现“终极稳定”的秘诀。这个秘诀就是让各种自由言论互相抵消。

2004年美国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在骂布什,布什怕被骂么?布什不怕言论自由,因为他知道不管报纸怎么说,总有足够多的人支持他。知识分子眼中的 Paul Krugman 是诺奖得主,德州农民眼中他是砖家叫兽。当几乎所有记者都反对政府的时候,老百姓却支持政府,因为他们认为那帮记者根本不爱国。纽约时报和 Fox News 互相抵消的结果,就是美国的终极稳定。

陈水扁都这样了,台湾仍然有人力挺他。其实全体台湾人都应该感谢那些始终挺扁的人,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言论自由条件下的终极稳定。

中国政府要想在新形势下保持稳定,要学的不是 CNN 和纽约时报,而是 Fox News。我认为很有可能,《环球时报》就是中国的 Fox News。很多小资知识分子看不上《环球时报》,只爱看《南方周末》,其实没有《环球时报》就没有《南方周末》。

《环球时报》的影响力越大,中国的言论自由指数就越高。多出几本《中国不高兴》,鼓吹言论自由人士才有可能高兴。当每一个反对政府的声音都被一条支持政府的声音所抵消的时候,中国政府就再也不用限制言论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