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冯二和我妈教给我的事儿

背景音乐:Rufus Wainwright–Across the Universe
中国古人总结的对抗时间的路数是:立德立功立言。 我琢磨好多现代人对抗时间的路数是:先立言再立事最后才立德。
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有趣像一个历史阶段,正在被超越。
简就是多,就是好。
少时汩于世俗,颇有所为,晚而悔之。然渔歌菱唱,犹不能止。
爱美无罪,好色有理。
美好丑罢,人适应之后的需求是变化。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更痛苦的是和末路英雄和迟暮美人最亲近的人。
学医的时候,老师讲,人是要生老病死的,致病微生物是到处存在的,故如朱敦儒的《西江月》所言: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生活,也许一切按部就班,就水到渠成了。
论人的魅力, 形容不如权势,权势不如态度。
曾国藩说过:花未全开月半圆——足见不绝对牛逼也有不绝对牛逼的好处。
人生苦短,还是喜欢干点什么就趁早干点什么吧。
冯二说:人活不过脖子上那块玉。对于肉体凡心的俗人,最大最狂妄的理想,是对抗时间,是不朽。不朽有诱惑,立德立功立言有难度,所以,潜意识驱动人们热爱收藏。老的东西,流到今天,相对于时间,相对于向不朽的卑微的努力,才是对的东西。 只要能辅助人们认识时间,消除恐惧,隐隐地通向不朽,什么都可以收藏,从书画青铜,玉器杂项,到桌椅板凳。最后他觉得,还是玉好,不朽不烂,不言不语,摸上去永远是光滑如十八岁姑娘的头发和皮肤,陪完你一生,才想起去陪别人。 我说,我收藏人的故事,鉴赏故事里反映出的人的历史与成长中的变化。每一个人是人类中的一个标本,每个人的故事则是人类浩瀚生存经历的切片,又或者是人性拼图的一块碎片,突凹处,形状或许相似,图案又是独特。人类对抗不朽的方式,是对自身生存经验的不断转述与对普世价值观,信仰与传统的建筑。
冯二在念完协和8年医后才悔悟自己着错了道,去学了商,现在在香港做管理咨询。 而我由于高三前心绪不宁,提前与临床说了拜拜,连个当医学叛徒的机会都没有。我后悔过,不过我明白,我跟冯二是一类人,重实利然又厌机械,无论机遇如何,迟早都会抽身转行。神经质的人学医,无论是动刀开药的,还是分析咨询的,久了都会自己跟自己拧巴。因为病人的痛苦,无论心理的生理的,都会不经由任何介质传递到自己的身上。
我和他一样,内里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金牛,貌似循规蹈矩地走着自己本该走的小路,灵魂里却始终向往着别的小径。文字对我们而言不是敞开,而是隐藏。我和冯二不同的是,丫幼功深厚,习惯良好,少年得志,青年立业,如今双重身份,内心给小路和小径各留了一半,大势平衡,虽然偶尔还会游移不定。而我还在庄尔碧,迷茫迷茫迷茫。。。。
 
摘冯二的老日志:
    “阿飞经历复杂:清华工科学士,文学硕士,编辑,摇滚歌手,侗族女子,作家。像我一样复杂。我也是少数民族,蒙族,老妈在我高考前抓紧改的,因为能够加十分。阿飞和我聊天,说将来不知道干什么。我说,千万别和我讨论,我从来就没知道过我将来干什么。
  八年学医让我的时间观念彻底错乱,过去和将来就像只隔了一层纸,浅浅得没有本质差别。全部生命就在一个核桃壳里,人站在外边,一米八高,一百三十斤,你说过去和将来的区别是什么?
  阿飞不抽烟,不吸毒,不上妆,不喝酒,不染头发,不穿鼻环,不知道名牌,不暴露肚脐,不摆姿势,不放纵,不掩饰,不讲故事,不让人联想起暗娼而是联想起巫婆。阿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作家。
  回想起过去,青春期,发情期,时常困惑,老师帮了我们大忙。做完了一天的功课,老师禁止我们抽烟、泡妞和打群架。价值观飘忽不定,老师强迫我们背诵保尔·柯察金的名言:“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当时的背景下,这些话很容易理解。当时的生命里,正经事只有“读书”一件,高中之后还有大学、研究生、博士生、出国留学,纵极想象,也想象不出之后的将来还有什么。保尔·柯察金的意思明确,只有读好书,才不会后悔,才能在那想象不出的之后的将来,大秤分金,大碗喝酒,大床睡那些长着小媚眼和大波波的姑娘。
  现在,读过大学、研究生、博士生、洋学位,转眼就到了中学时想象不出的之后的将来。忽然觉察到老师们的狡诈:现在再读保尔·柯察金的名言,狗屁不通,没有定解。金多伤神,酒多伤肝,小媚眼长出皱纹,大波波像小区门口花坛里的大芍药花一样渐渐枯萎。到底如何不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一种解法是,宽容些、开放些,多看看、多听听,生命中没有感动就放过去,有感动就想一想。如果身心带宽足够,双重生活、三重生活,都是正路。
  像阿飞说的:“我一直想要一大盒那种包在金纸里的巧克力。这样可以分给别人吃,可以向同屋女友炫耀,可以吃很久,大盒子还可以留着,表明你拥有过这种巧克力。”
 
     这周末和我妈通电,我觉得她也说的对,女人嘛,最后被评判一生功过是非,还不是就两样:家庭和后代。是,我已预感到在今年秋后算账的时候,倘若我心中的那块大石还没有落地,我就会自然而然地像父辈们一样笃信,生活,如果一切按部就班,定会水到渠成。我现在的意难平,大抵是由于青春期来的太迟,心理与生理发育的错位所致。 出国以前的价值观和70年代人同步,出国后好似才觉得要向80后的心态靠拢,然后鼠首两端,顾此失彼。不过我现在明白,现在以及将来,无论我言行与态度的反差会有多大,有一样是必须要笃信并且力行的:那就是做生活的有心人,永远敏而好学。
 
最后,还有和冯二相同的一点,就是我们都把自己的亲妈当此生最大的偶像!
恩。。。。菜头叔叔说过:表扬要趁早!
哈哈 很快就能见到偶像了,心潮澎湃中!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1. Jing said:

    你青春期来得太迟阿?哈哈哈~ 不是吧。。那现在过了吗?

  2. Stephanie囧囧 said:

    无法借理性绕道 无法依凭他人的经历建议走捷径 人生有太多困惑 最终要从自己的经历里寻求答案 犯错要趁早 趁着早犯了错 明白过来了 就是件好事 青春期的来迟 一个比喻而已 以前我只看到反叛的无意义或极端 却忘了那是独立思考的开始 我以前相信的很多东西 现在被证明是错的 或者 不是最有效的 。。。对自我身份的怀疑,推翻,重建 。。。这是很多小说,心理研究文献里描述的青春期。。。如果这与大多数人经历的一样 那么我的真的是才刚刚开始。。。

  3. Zhanxu said:

    小颖才情。

  4. Stephanie囧囧 said:

    占旭哥好久不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