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粉』Z–未解决

看网络上人潮涌起,听网络里人声鼎沸。过不几天,就又有新鲜事件火热出场。人间有四季冷暖交替,而网络则处于永远的100摄氏度。有一个发现却让我心惊—那些被热议过,推荐过,分享过的话题,背后都对应着一桩现实里活生生的事件,那些事件结果如何?

我想了很久,发现它们大多没结果,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没解决意味着无法形成通例,以后遇见的类似的事情可以循例操作。唯有一种通例存在,那就是轰轰烈烈地讨论过之后,迅速地遗忘,事情被永远地搁置起来。然后总有新鲜事会发生,随着时间自动堆砌更迭。如果为这些“未解决”的事件建立一个档案,也许我们会很惊奇地发现,我们努力为之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小。甚至这种努力本身,也无非是增加了那些档案的厚度。

“周老虎”事件解决了吗?老周进了监狱,这不是解决,它无法阻止另一个文盲山民娴熟使用Photoshop制造点什么来。是啊,周正龙能把Photoshop运用得如此炉火纯青,居然不在4A广告公司做事而是做猎人,猎头安得失此人?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周正龙的欺骗,而是这种欺骗指向了自然保护区的资金。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整件事:有人试图用一张年画虎骗得设立自然保护区的资金。周正龙进不进监狱,和这事没有多大关系,也阻止不了这样的事情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再次发生。进而,让人怀疑所有的保护区里是否有那种对外宣称的动物?

未解决。

未解决的就是债务,问题还在那个地方。所有的争论热议都可以用时间来冲淡,都可以用失忆来遗忘,都可以用海量信息来掩埋。对于热闹本身的恐惧远远超过对问题本身的忧虑,念兹在兹的是如何让聚拢来讨论的人群散开、回家、洗白、睡觉,可是问题还在那里啊,它就在那里啊。可以不用再讨论周正龙了,下一次也许根本没有人去关注类似的事情,于是,很可能全国新成立了100万个自然保护区,结果是花光所有财政收入,直至破产。

可以不用再讨论杭州70码飙车案,要做到这一点也不难。帖子可以删除,搜索记录可以抹去,网页可以不被显示,但是,行人在斑马线上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这个问题依然悬而未决。如何让马路杀手无法遁逃于法律之外,这个问题依然悬而未决。如何让民众对法律具备信心,像古罗马那样因良法而生良民,谋求做守法公民而非特权公民,这个问题依然悬而未决。网上的风潮无非是茶杯里的风浪,网络茶杯浪好熄,民众心头浪难平。

未解决。

讲大道理让人生厌,不妨设想一种最简单的情形:70码事件中那群谈笑自若的孩子们,下一次如果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可能未必是挨路人两巴掌那么简单的事情,未必有坐进110警车里休息定神的幸运。因为这里有一种普遍的误解,觉得权力和财富是一种保护。而事实上,最有效的保护是一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相信有所谓公平存在,一个人可以忍受生活中诸多不如意,他不会把自己的现实境遇归咎于别人或者环境,而且对于明天留存希望。这种希望保护了所有人,他自己,以及他周围的所有人。那么,如何实现这种公平?

火爆的事件如同疼痛,疼痛提醒人病灶或炎症的存在,这就是它的价值。可以去找医生医治,也可以选择忘掉疼痛这件事,比如来点止疼片。看医生很麻烦,吃药片简单。大多数人都愿意选择做简单的事情,所以最后医院永远不会缺乏大生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