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礼仪师の奏鸣曲》: 未知死 焉知生

来自槽边往事 『礼仪师の奏鸣曲』全片视频
“感叹之后 就开始一点点回忆过去 死可能是一道门 逝去并不是终结 而是超越 走向下一程 正如门一样”
这段台词最让我感动。另外,俺对久石让的音乐真是大爱希声~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zkxOTUzODQ=/v.swf

  片名:入殓师Okuribito (2008)
  更多中文片名: 为逝者送行的人
  导演: 泷田洋二郎 Takita Youjirou
  编剧: 小山薰堂 Kundo Koyama
  主演:
  本木雅弘 Masahiro Motoki ….小林大悟
  山崎努 Tsutomu Yamazaki ….佐佐木生荣
  广末凉子 Hirosue Ryoko ….小林美香
  影片类型: 剧情
  国家/地区: 日本
  对白语言: 日语
  色彩: 彩色
  拍摄日期: 2007年4月18日 – 2008年6月
  上映日期:2008年9月13日 日本
  发行公司: 松竹映画
  日本DVD発売日: 2009/03/18
  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2009年日本电影旬报年度最佳影片
  第3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高大奖
  第63届每日映画大奖获得日本电影大奖
  第32届日本学院奖,囊括了最佳影片、导演、男主角等13个单元中的10个奖项。
  第30届横滨电影节最佳电影及导演,广末凉子及余贵美子夺得最佳女配角奖。

 

 

入殓师

来自槽边往事

春分第二日,晴。和菜头在槽边往事推荐了日本电影《送行者—礼仪师の奏鸣曲》(中文译名:《入殓师》,一共有二十五枚回帖。本来,优美的电影无需语言文字,但是因为这样少得可怜的回帖的缘故,还是对这部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外国语片奖的电影多说几句。以免将来回忆起2009年的时候,自己会误以为《朗读者》或者《返老还童》那样的影片竟然是年度最佳。

托经济危机的福,世人终于愿意把脸扭过来,直面生活中坚硬的一面。我想,如果次贷危机不曾发生,世界还在一片泡沫中高歌猛进,大概少有人愿意去看这部以殡葬为主题的电影吧?在股市随便都可以赚几番钱的时代里,人们最需要的番茄酱,酸酸甜甜的,调味就好。甚至是资方,在拍摄《入殓师》的整个过程中,心里都一直敲着小鼓,不确信观众是否会喜欢这部影片。

日本人对死亡严肃的态度使得这部影片得以成立。不知道诸位是否还记得汶川大地震中的日本救援队?他们在持续施救数十小时之后,未能救出幸存者,只是挖出了掩埋在废墟下的尸骸。当时,中国的媒体都采用了一幅相当震撼的图片:

日本救援队

所有日本救援队的成员在遗骸前围成一圈,向罹难者鞠躬致意。这种对生命的尊重之情,是贯穿《入殓师》的主线。入殓师在日本一直都是贱业,但是电影用艺术化的手法,把入殓上升到一种美学。获得奥斯卡奖的不是本木雅弘,而是他的那双手。在镜头下,这双手表现出了无尽温柔,为尸体穿衣仿佛是生怕惊醒了沉睡的人。无尽悲悯,轻轻摇晃已经僵硬的关节和肌肉,驱散死亡突袭一刻凝固的惊恐。无限灵动,它们上下穿梭、分花拂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却不让一丝一毫身体暴露,简直就是葬礼上手指的舞蹈。在电影里,入殓师不是殡葬人员,而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家。在冰冷的肉体上,覆盖人性的温暖。

电影成功地驱散了对死亡的恐惧,让观众直面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刻。利用画面构图和音乐变换,把死表现得和生一样平常,而且还展现出难得的幽默感。欧美同类型题材的影视作品中,只有美剧《六尺风云》(Six Feet Under)可堪一比。都是站在人生的终点上,从送行者的视角表达导演对生命的理解。但是,《六尺风云》远没有《入殓师》精美。日本人把这个题材发挥到了极至,每一个元素无不精雕细琢。影片最后的一个长镜头里,父亲的遗体安然躺在房间正中,儿子和儿媳妇的手紧紧相握,手心里是象征着理解的石块,石块又紧紧贴在儿媳因为怀孕而微微隆起的腹部。逝者平躺,就像大地。一双男女屈身双手相握,形成一个拱顶,拱顶下是一个正在孕育的生命,窗外阳光倾洒而下。生者和死者,去者和来者,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圈。在圈里不断流动着的,是生命无可阻遏的洪流,是人性中的宽容和理解。这样的镜头,再配上久石让的音乐,实在是让人无可挑剔。

影片长达130分钟,除了在冰冷的雨雾中驾车一段,都让人觉得温暖和感动。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这部影片并非写实作品,更像是一个美好的童话。人和人之间总能理解,总能谅解,总能从过去解脱。导演毫不吝惜地在电影里泼洒温情,如果稍微再多一点,很有可能变成滥俗的煽情。但是导演和主演控制得非常好,观众在最后一幕眼泪终于倾泻而出,但是脸上却扬起了笑容。

我们经常把中国电影劣片迭出归结为严苛的审查制度,《入殓师》如同一记耳光让人清醒。它没有涉及任何政治问题,没有任何社会阴暗面,但是一样是好片,哪怕是那一百个人的马列主义老头老太太的审片团也会在小会议室里看到泪流满面,不剪一刀。问题在于,我们的导演根本拍不出这种影片来。拍一部有人性有深度的影片,导演和编剧首先得有人性有深度才成。不能拍和拍不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二陈一冯,已经很久没有在他们的影片里感觉到活人的温度,只能感觉到人民币的体温。

向那位拍摄A片起家的日本导演泷田洋二郎致意,向那位执意要演出入殓师的日本演员本木雅弘致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