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奸人》= 沧桑阅尽不成诗

Background Music:When you were young By The Killers
 
    
 
 
 

题记:勋章的魅力敌不过以命相交的“我的朋友”么?

这边的光明无法温暖人心,那边的敌人却曾并肩战斗……

      
 

     英雄末路或许能感受到诗性的悲壮,一个失败者的末路亦能让人无比凄酸,非关成功失败,善恶黑白;非关生或死,正义或罪恶。当你选择了你的生活方式,你就要遵守生活中那些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镜头伊始,强尼.德普紧闭的双目占据了整个屏幕,背景是街上混杂的嘈音,慢慢地,小提琴SOLO接过混杂的嘈音,德普微微张开的眼神忧郁得让人心碎,接着一幅幅档案式的黑白照片陆续闪过,随着艾尔.帕西诺老迈的身影出现,弦乐群响起,哀伤的旋律缓缓地笼罩了一切……..
  在教父三部曲中老帕的眼神就是酷和冷的代言,一举手一投足都附带着浓烈的雄性标签,此片中老帕那对著名的虎眼迷离颓散,神情落魄,他刻画的是个年老力歇,郁郁寡欢,在黑道里打拼了三十年仍得不到大老板器重的小头目。 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我看过的,唯一一部,老帕呈现出无奈的可怜相的一部电影。在其它电影里,他是如此嚣张,他有大段的咆哮,而这里他是一上了年纪又聒噪的男人,一落魄的黑手党,本来又老又弱,让同行唏嘘得不行,可一出场偏又烦个不停,满口我是聪明人之类的话。

  影片的格调,从开场起就游浮着挥之不散的苍凉和强烈的宿命感,难得带点温馨的是老帕和德普在圣诞夜一起进餐时的那一幕。老帕架着老花眼镜,笨手笨脚地在烧菜,一边配料,一边和众人调笑说:"这个世界,把菜烧得最好的总是男人,这个道理你就是搬去火星仍是真理”。饭毕,镜头拉后,温馨感褪尽,老帕和德普坦露心扉:“我的生活一蹋糊涂,就象我爱赌马一样,我下注的那匹马总是输家”。

  片中老帕有一忠诚的女友,一常年吸毒的儿子,背着或许一辈子也还不清的各式债务。他告诉德普自己的梦想是存够钱买一艘游艇,然后带着女友远走高飞。但从内心而言,那种黑道的宿命感已是深烙在他骨子里。在黑衫尼荣升后和老帕重逢那幕,和桑尼他们走进那个可能是枪杀他的机场仓库时,他神色绝望,但脚步仍毫不迟疑……当他儿子吸毒过量在进行急救时,他并不显得急躁不安,而是淡漠地对德普说:"他二十八岁了,当年就在这间医院出生,二十八年前和今天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他在病房里面生死未卜,我依旧在病房外头无能为力”。那失败者的口吻凄酸得无以复加,他所感触的是近三十年如一日的事业,青春粉碎,辉煌难觅,无论是他或是其亲人,生或死根本也不在他所能预料的范畴内。
  

       当德普后来在车上要给老帕买游艇的钱,暗示老帕可一走了之时,老帕一脸茫然。那段戏极尽沧桑。德普是个卧底或许他早以猜到,但他一直以来对德普的信任已是超出了一种兄弟式的感情。他在德普身上找到了他的寄托,德普年轻,能干。他把德普当成了自已的希望。他在他身上看到了他或许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然而命运给他开了一个最无情的玩笑——他最为信任的人却是他命中注定的对头。那一刻,他不断地把玩着手枪,时而萌发着的自杀念头和干掉德普的念头不断交替,那种迷惘加矛盾的表情把老帕的戏骨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
  
  剧中德普对老帕的感情和老帕对他的感情不同。他对老帕起初是出于一种同情——哀其不争,哀其不幸——后来演变成了那种各式笔墨描绘不尽,逻辑推理也分析不了的,自远古以来,似乎只会出现于男人身上,有别于女性的那种最为纯粹及直接的,信任之情——义气。但不幸的是,德普的工作和目的就是要出卖这义气。作为一个人,违背着人格上最为纯洁的天性,当一个人的工作就是出卖别人给他的信任,无论其借口是多么的大义凛然,可想而知,在良心上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德普的演技于此片中可谓惊艳.他镌刻的是一个性格异常复杂的人物。他是一个战绩斐然的特工,和老帕一样,他的生死不在他所能控制的范畴内。他承受着常人难以体会的种种压力,他整天都是活在无形的惶恐中,他对妻儿不能尽爱,对将身家性命付托及其的兄弟不可能尽忠,对着整天只要求他完成任务的上级,他也渐渐从心里也产生了潜意识的底触,在影片的尾段,巨大的压力让德普一度是迷失了,他的精神已临近崩溃,其思想和身份陷进了虚无的地步。他到底是个卧底或是个黑帮成员他已是渐趋模糊……

  结局,是许多人都记住了的场景:老帕知道老大Call他过去是要解决他了,离开家门前,他告诉女友,如果德普打电话来就告诉他,if donnie calls,tell him,if it was going to be anyone,i am glad it was him.,赴死时,他甚至也并未责怪他,而这一切,仅来源于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欣赏。然后他走到门厅的柜子旁边取下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手表,项链,戒指,兜里一大把零钱,留给女友, 怕女友看不见, 又把装这些东西的抽屉拉开一个小口。另一个诀别的动作:把房门钥匙也取下来,放在家里,然后,他整整衣服和头发,从容不迫的关门而去,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郁郁终老的黑手党小头目就这样完成了他的一生。在他不得志的日子里,收工回家,就坐在14寸的黑白电视机前一遍遍的看Discovery 频道那弱肉强食的非洲大草原。他借德普一百块钱来包红包。他雄风犹在,只是这已不是他的世界,面对窘迫的生活他努力保持斗志但又总无能为力。
  
     吴宇森同学在《The Killer》(义胆红唇)中让四哥直白的对发哥讲出:“如今已经不是我们的江湖,我们这些老派人没有用了……”
    比之前者,这样的直白倒显得太假,太煽情了,细节的力量是无穷的,含蓄的表达也能令回味更长久。  
   
     本片最成功的应该就是那种感情。人到那时候是不分忠奸的,我与你之间是真情便是一帮的。“i am not becoming like them ,maggie. i am them." 这是德普无可奈何的一句话,也的确,简单讲,仅仅因为他和老帕之间深厚的感情,就够担当这句话的分量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所谓我是白,你是黑,我们必定要分开。好笑的担保人。我的朋友是我的外线,我们的朋友是我的内线。德普得到老帕的信任的那一刻,竟也意味着两人之间的永诀。

  
  最后,有人抱怨本片过于沉闷,怪其乃一老套的黑帮和卧底的故事,两个多小时的影片中没有史诗般的镜头,也找不到直接刺激肾下腺素的暴力或色情画面,一切都看似平淡无奇。德普演的特工和老帕演的黑帮小头目,各怀鬼胎,在唠叨的家常中相互利用,相互合作,到最后彼此信任,惺惺相惜……..结尾也能让人很轻易地猜到,就是特工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黑帮分子惨遭灭亡。

  另一方面,也有人赞本片深刻,叹其刻画人性太出色,让人感慨人性能面对的考验究竟会有多残酷和艰难。

     至于我,我只想把它看作一纯爷们的电影, 一个将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和忠诚放到了一个特定的环境里来讲述的故事——这两个男人在水火不容的世界里,彼此挣扎,相互欣赏……一个看似平淡却又令人心悸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