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H到此一游

 

 
铜资们租一了:
鉴于“抑郁”、“亚健康”的朋友人员有增加倾向
院长偶强烈推荐以下几种“自创–治愈抑郁大法”!
请有抑郁倾向滴铜资,赶紧加强恢复快乐!具体内容如下:
 
1    运动。
不喜欢运动者,请选择蹦极!极度热衷蹦极、乃至痴迷者,请在兴奋前,检查是否系好安全装置。
2    打架。
由于此方法太害人害己,就推荐——
3    拿嘴狂撕纸!
由于此方法在卫生方面仍需考究,因此——撕毕,请:刷牙、漱口!
4    骂人!
由于此举实在难登大雅之堂、有伤国体。所以,请尽量用——
 
“我个人也就是我本人觉得你的个人也就是你本人的素质比一个一般的普通的正常的人来说较十分相当乃至极致的低”等语句。
 
为求简约,也可用:“坏蛋”、“讨厌”、“我告诉我妈去”等词汇。
注:
必要时,和对方说句“大哥,给个面子吧!”也是十分必要滴~~
 
5    对着镜子笑!
……但切忌:屋内无人。否则人家会认为你不正常,就算人家不认为你不正常,吓到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滴呀~~
 
6    满地打滚儿……
 
哎呀~救命呀~偶还米有说完呐~~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呀?
……
那个地方是关精神病滴~偶是“静强银”啊~~
喔靠,表逼偶出绝招!
赐予偶力量吧~~偶是希瑞……啊!(倒地声)
(白大褂之一:靠,让你丫再嚷嚷!恐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精神病!)
(白大褂之二:赶紧把她送回去吧,一会儿丫醒了说不定又变成哈卡拉斯外星怪兽了!)
……
(偶昏迷中的对白:No,no,no,是卡哈拉斯基摩人……)
 
 
插播结束,下面转入正题:
本周一,到UT的CAMH (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 Canada’s leading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 teaching hospital)当实验小白鼠赚外快,也顺便刺探一下Volunteer机会的情报,顺带混个脸熟。来这里的人比较混杂,注意了,这里没有“病人patient”,只有“客户client”,…我现在对我的试验目的还不甚明了,因为有两个session,我刚刚完成了一个…Supervisor是个大四的美女姐姐,也是为了赚Research Assistant的经历来此煎熬滴。我来前她打了三通电话,头一个是确认接头日期符合双方的时间表,第二个是审问我的精神现状与病史以及是否亲历或目睹过急救现场,很无奈而冗长的例行公事,最后一通是提醒我别忘了约会…然后我被独自关入密室,完成一沓问卷,恩…老娘我从中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人格人品XD~~
其中绝大部分是围绕Mood Disorder的,根据测量显然现在我处于Depressive Episode…但是我没有服药经历,且到目前为止,没有自杀倾向…所以还是过关了…
 
约一个小时后,我又被带到一密室门口,但不幸锁了,于是美女姐姐引我至一四面有窗,光线充足的会议室,但一会儿工夫,所有百叶窗放下,室内又漆黑了,宽屏幕打开,我又被指示独自一人观看一段和急救现场有关的录像~~门被关上,然后所谓血腥的场景出现了~
 
我果真是对解剖课念念不忘呵,我把椅子拉近屏幕,像当年在北医看课堂录像一样,小眼不眯,一丝不苟地观看并分析手术台上“忙乱中的有序”…
 
在录像结束后的又一轮密室问卷调查中,我隐约察觉原来此实验的一个预计反应是共情倾向突出,想象力丰富,中度抑郁外带强迫症倾向的我会夺门而出或至少中途让录像停播几回…但结果是我被发现带着一脸收获了知识的满足感缓步走出了实验室….
 
走前,美女姐姐又给我一sheet,让我详细记录下面一周的清醒阶段,该录像中任何场景无人为迫使或无征兆侵入我意识层面的信息,起始结束时间地点过程简述etc….下次约会时要带上…
 
嘿嘿,到目前为止,该sheet上只有老娘的指纹~~
 
临走时,借机骚扰美女姐姐关于RA与Volunteer的Info….看来一定要懂推销和混脸熟的技巧啊….所以以后除了要频繁光顾CAMH还要想办法使自己的外表与行为特征化,瓦咔咔~
 
当然,我也被提醒留意Depressive Symtom的发展,UT针对Depression的帮助机构很多,而且门庭若市,不像国内,局外人对此忌讳多多,局内人深陷囹圄,难以启齿…尤其在UT,Life Science混的,没一两次Depressive Episode的要么是活神仙要么是成心不学好儿的…
 
鉴于Abnormal Psychology的Psychic Movie Character Analysis Assignment下来了,以后这Space得作为锻炼心理分析的阵地了,顺便也为了Self-medication以及与UT有相同情绪困扰的同胞们共勉,转载一些对抗抑郁的八卦文章及八卦一下自己的抗战历程也是很有必要滴~
 
今天是2007年10月19日重阳节,不管老娘的心情如何,太阳公公照样起床,恩~~阳光下的每个人,尤其年轻人,都要好好地活~
 
向崔叔叔学习!
 
抑郁症是病,不是灾难
崔永元
编辑不知道是第几次摧稿,我很尴尬,编辑更是。其实稿子早就写好又撕碎了。写的真的太真实,看的自己头皮发麻。
抑郁症离我很近,近得像亲兄弟,书上描绘的大部分病症我都具备了,还有即兴发挥的部分。差不多有四五年的时间,我抑郁并
活着。虽然国家GDP每年都参加,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满脑子都是极限运动。抑郁症病人有多苦,不说也罢。
我的优点是热爱科学,包括医学科学。所以,我去医院看医生,我一五一十地说,医生一把一把地开药,我一天三顿三顿地吃。
坚持了两年,太阳又从东边升起。
抑郁症是病,不是灾难,你看,我又可以主持节目了。
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你看,我又被评为CCTV先进个人。
抑郁症是可以反复的,你看,我最近又“炮轰**”了。
抑郁症也不是谁想得就得的,不高兴不一定就是抑郁,看个笑话,如果还笑就没大事。要警惕目前涌动的抑郁泛滥的现象,很多
朋友一皱眉头就被送进医院被人摁着大把吃药,乐坏了卖药的心理医生,三个疗程治不好才叫酷呢!
抑郁症在中国是新鲜事物,心理医生不会雨后春笋般涌现,培养一个心理医生比治好一个抑郁病人要难得多。业内人士从理论上
讲,合格的心理医生总数不会超过梁山好汉的总数。可以想见,现在李鬼,郑屠户,西门庆,潘金莲都穿着白大褂给人下药,他
们的执照是谁颁的?
对抑郁病人恶语相向是不礼貌的,也不文明,不像奥运会主办国的公民。对待这样的人你可以采取两种方式,一是不理,二是对
骂。
希望因为抑郁而得到别人尊重的想法是不理智的,也不现实。说明你病的不轻。既然抑郁了,就不怕别人批评指正。
抑郁就像当官,当的好好的,忽然被降了一级,天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没的说了。
附:给我治病的医生的电话
      赵旭动:上海同济大学负数东方医院心身医学科特诊部
      预约电话:021-58822171许秀峰: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
      预约电话:0871-5324888转2472
2006年12月        北京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1. Sophie said:

    HEY!不好意思啊,这几天一直忙着补落下的课,都没顾上回你邮件,你也是U OF T的吗?

  2. Sophie said:

    错错错,我想问你也是UC 的吗?

  3. Minduo said:

    希瑞……。

  4. 迪 said:

    呵呵,院长和sophie你们联系上了~~!!真好~
    院长~你这是咋了?没打看懂,你去那里“赚”什么“经验”阿?还是你真的患上了抑郁症了?

  5. Stephanie囧囧 said:

    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一个小时10块,不扣税~~还有就是将来我可能会在那里当志愿者或是参与research project好给resume贴金…关于Depression,现在只是测量数据显示抑郁的症状比较突出,还不能算确诊…其实我已经习惯了,从非典起,就一直在潜伏期,没事,人只要学会接受自己,学会在行动中等待客观结果的自然发生,容忍外界以及自身的缺陷想办法补救或是避免其成为主要矛盾,就会慢慢有改善~一直在努力啊,北医那一年算是最有成效的,因为有一个信念在心里,现在,好像终于爬到了彼岸,人有点松懈茫然,空荡荡的,暂时搁浅一段时间,然后会重新上路的…..明天希望MSN上能碰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