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Lenin+Crash

背景音乐:La Califfa BY Sara Brightman
今天Organ Chem Lab完骑车去Science图书馆的路上,被轿车撞了…我整个人趴在挡风玻璃上,但是一点事也没有,连一点尘土都没粘到…倒是司机,一个和我妈差不多年纪的白人阿姨,被吓得几乎要哭了,我于是安慰她,千万不要担心,我一点是没有,而且不关你的事,我昨晚熬夜,没有睡好觉,所以今天上路精神不太集中,我也奇怪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I am sorry",以致用英文讲这些话的的时候,觉得往日喧闹的十字路口忽然异常地安静,再余光一扫,发现马路牙子上凭空多出了很多双静止的鞋,估计当时很多人听见我们的对话,眼睛嘴巴张得老大 …
或许阳光太刺眼,一切不过是我脑海中的幻象…但是记得的情景确是,阿姨在大惊失色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而我在一脸诚恳反复强调“I am really fine…it is my fault…i just hope that i did not scare you…后来那个阿姨的反应也很特别,她问我是不是建筑系的…好像前后问了三次,还说知道建筑的作业多,但是以后学业再重,不要熬夜,很容易出事…她说话时的语气和看我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眼部红肿嘴角抽搐,除了愧疚似乎还有无限的怜悯与痛惜,特像我妈,我觉得如果当时我要是真的出事了,妈妈听到消息的那一霎那,也该是这种神情,所以那一刻,感情忽然有点汹涌,以至于我后来琢麽,当时仿佛被一种力量驱使去不断安慰她的行为,多少有经由她 对妈妈“代偿”的意味 …我肉体上其实一点创伤没有,但是看到她精神似乎受到极大刺激的样子…我不知怎的,一下就想到了我妈…她后来喃喃自语了些什么,似乎在感谢上帝,而在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很俗套的戏剧情节,或许她曾经有一个建筑系的儿子,曾经像我一样因为熬夜而白天出事…最后,告别时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忘了她说了什么,因为那时我正在脑海中不断重温撞车前后的细节,在最后的一瞬,我到底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以及又想到了什么…毕竟这种终极体验,很难有第二次,当然我也不希望有第二次…
 
我只记得刹车失控,身体腾空的那一瞬,周围白亮白亮的,可能由于是中午的缘故-…耳边也很静谧,大概是极度恐慌后的听觉屏蔽…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最后一刻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正是那一刻妈妈的形象出现了,可就在我刚想为她难过的时候,我的身体摔了下来…
 
我现在的感情很像影片《撞车》里那个不小心买错了玩具子弹却因此避免射杀修锁人无辜幼女的杂货店老板…我真的一点事情没有,甚至撞后,我体会的更多是庆幸与感恩,而不是恐惧与焦虑…
 
然后我默默推着车,迎着众人视线,走路去了图书馆,在从图书馆回家的路上,又一个十字路口,一个金色卷发男向我问路,问完忽然问我是不是说国语的,我说是,他便大声用中文说谢谢,后来,由于我们骑同一个方向,一路上他又忙不迭地展示他的中文,比如“你今天累不累”以及“你的头发很漂亮”,我夸他,他便要我教他说“不用谢”,最后告别的时候,我们竟然说的是西班牙语….
 
今天十字路口的两桩毫不相干的意外,让我由衷体会到生命的无常与美好,现在,我就像大病初愈的人,在余生的第一天里,惴惴不安着欣欣然…
 
所以忽然想重温2003年的《再见列宁》
——又叫《快乐的谎言》,讲述的是民主德国的一个普通家庭在自由取代专制时的奇特的心灵史。
      忘了是哪位大诗人曾经酸了句:好的总是姗姗来迟,现在我琢磨着,姗姗来迟的自由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什么?
  很不幸,我的结论是:自由是靠不住的,它不能给人们任何东西,除了一个机会。
  儿子的成功证明了在自由社会里编织一个生活在专制社会的谎言是可能的。"单一品牌的黄瓜、少先队员机械的歌唱、千篇一律的新闻报道等等,这些构成了母亲眼中的幸福,也是儿子编织谎言的材料。所有这些材料都是贫乏单调的,这也正是极权社会的特征。自由社会则是丰富的,在极权社会里想要营造出自由社会的氛围就困难得多。"假设儿子是在民主德国的环境下,为向往自由的母亲编造谎言,他能开一家麦当劳吗?能提供众多的,可选择的卫星电视节目吗?能真的举办一次总统大选吗?即使他做到了,等着他会不会是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政府之类的罪名?自由能给生命更多的余地和可能性,虽然这种余地和可能性,不能必然带来完美的结果。  

     在电影中,儿子说过:我给母亲创造的民主德国,更像我自己希望的。
  按照自己的希望言说或建造社会,这样的机会,在民主德国,儿子从未有过,因此我很为他叹息,其实也是很为列宁们叹息的。
    
  在导演看来,在专制和自由之间唯一真正延续的,是亲人间深切的爱和温情。丈夫出逃后,母亲为了保护孩子,改嫁给社会主义,内心深处的信仰其实根本就不是革命,不是社会主义,不是“民主德国”,而是亲人自由、快乐的生活。临死前母亲明白了儿子的谎言,可她并没有追问 “民主德国”的命运。其实,列宁对她真的重要吗?
  正是由于亲人之间的爱、忠诚、理解、怜悯,为故事添上了如此之多的人性光辉。在这种光辉下,原本应该更沉重的救赎就可以以 “含泪的微笑”的方式完成。换言之,既然你从未真正和列宁一起生活过,那么你也无需和他说再见…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1. Jing said:

    注意安全呀!吓了我一大跳.我周末在家的,欢迎来电.

  2. Minduo said:

    *拖起来摇晃摇晃*
    你真的木有事情吧???
     

  3. Zhiwei said:

    没事就好,以后戴个安全帽~

  4. 迪 said:

    院长,小面很想你,你在那里要注意安全,生命第一
    每次静下来看你写的东西都觉得是一种baptism,虽然你又时候写很长的东西,又几乎全片英文,看不懂,觉得自己是被灵魂抛弃的人,那种心灵的触角永远不会深深插进我的肌肤,听着你空间的音乐总是有种震动,但又找不到震源……想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