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s Presentation on 5/22/2007 Part III

The reality case apart from Pre-Doctor Hsiao in Stephanie’s 5·22 presenation
 
小崔语录——

·我得的是抑郁症,而且是很严重的抑郁症,重度。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
·不是每一个想法都能实现的,所以某些想法就叫想法,有些想法就叫理想,还有些想法叫空想,还有些想法叫妄想。
·绚烂至极,归于平淡,总要回到日常的状态。
·好多主持人做着做着就不是人了……

上周末,央视王牌栏目《艺术人生》首次走出京城,南下上海,录制了一期名为《2005理想》的特别节目。崔永元、杨澜、白岩松、王志、董卿、张越、元元、袁鸣等多位观众熟悉的主持人集体走进《艺术人生》,真诚讲述了他们的人生故事以及对2005年的理想。昨天,记者将这些主持人的采访分别整理成篇,准备一一向读者推出。正像《艺术人生》栏目组说的那样,在对他们的采访中,你会体会到他们对这个社会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真实地记录下这些时代人物,又正是《艺术人生》要去做的。

抑郁症患者……离开人世的时候特别快乐

主持人:上一次你的节目在我们栏目播出以后,很多观众打来热线电话,同时寄来了很多信,特别关心你的病情,有要给你送药的,有要给你做心理理疗的……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崔永元:我办公室也收到了好多,我基本上把它分成三类,一类是给我找药,希望我吃了这药能睡着;第二类是跟我要药,看有什么药给他,他能睡着;第三类是劝我入教,这个教不说了,加入这个教以后,心里一舒服可能就能睡着觉了,基本上分这三类。给我药的这些呢,我真是特别感动,因为我觉得无亲无故的,人家给你寄来药,想让你睡觉。很多药都没有说明,白岩松也老说他失眠,我想先给他用用看。好事想着朋友(笑)。

主持人:看到这些不管是给你送药的,还是问你要药的,还是劝你入教的,大家出发点都是一样的,希望你能好。现在说你的病,你会忌讳吗?
崔永元:没有,因为我是知识分子,所以我有一定的医学常识,我也不忌讳,我在这儿应该告诉大家,我得的是抑郁症,而且是很严重的抑郁症,重度。主持人曹可凡说他很想知道,他父亲离开他的时候心里怎么想的,我觉得因为我有这样的经历,我可能可以告诉他,一个抑郁症患者离开人世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他特别快乐。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他(曹可凡)你才这么说?
崔永元:不是,这个你可以去请教专业的医生,他们都会这样告诉你。所以说这是一个病。因为他跟正常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他觉得走了可能就解脱了,就会觉得特别轻松,是这样。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这两年我一直在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按时服药,然后再做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我觉得见好,正在恢复。

    得抑郁症的人基本都是天才

主持人:你不忌讳咱们就这个话题再谈点吧?
崔永元:不忌讳。其实应该很忌讳,这是个人隐私,但是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是社会上对这方面的知识知道得特别少,比如包括我的家人,包括我的领导,他们都觉得没有这种病,觉得就是想不开,就是小心眼,就是太爱算计了,就是以前火,现在不火了,所以现在受不了了,都是在这样想。
实际上它是一种病,那么就要吃药,有的时候比如当我很有耐心或者很有精力的时候,我会慢慢讲一点给他们听,有关抑郁症这方面的知识,有的时候我不耐烦了,实在不耐烦了,我就说,如果你要觉得我没有这个病,你把我的药吃几片试试。因为那个药劲是非常大的,比如我是睡眠障碍,我吃那个药,两粒三粒,我早晨五点、六点、七点、八点……才能睡着觉。但是如果没有这种病的人,他吃了这个药,他可能三天都睡不醒。

主持人:我特别想知道,得病是为什么?是因为工作的压力,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崔永元:病因非常复杂,既然是心理的疾病,就非常复杂,比如跟你童年的成长环境都很有关系。我就想告诉大家,确实有这样一种病,希望大家能知道,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然后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最近像韩国的李恩珠,包括张国荣,还有好多好多人——海明威、川端康成,那都是大家,但都是因抑郁症自杀的。所以得抑郁症的人,基本上都是天才。(掌声)

做《实话实说》太投入,有点钻牛角尖

主持人:我身边的许多朋友都在问我,说现在《小崔说事儿》这节目啊挺好看,挺像《实话实说》的。小崔为什么不回《实话实说》呢?
崔永元:那我要回去,就没人看《艺术人生》了。我觉得就是因人而异,我觉得我们当时做《实话实说》的时候特别投入,我觉得我发病都跟这有关系,有点钻牛角尖,希望每一期节目都做好,希望一期比一期精彩,老是这样想,给自己压力太大了。现在就特别放松。我觉得你现在《艺术人生》做得很好,但千万别有这个想法,就是你希望一期比一期好,每一期都好,你就跟我一个病了。(掌声)

主持人:找伴儿来了。您放心,我争取啊,这辈子不跟你站在一块。
崔永元:《实话实说》你看后来,我不做了以后,和晶做,和晶做得很好。我觉得有些话题,从女性的视角去谈,可能更有魅力,很好。现在阿忆刚接过来,可能大家不适应,因为你看惯了女性视角,老觉得阿忆像女的。我估计你们看一看就习惯了。我那天见到阿忆还说,你不要怕,我刚出来的时候,那骂我的比你现在听到的难听得多了,这不也闯过来了。

主持人:但我觉得《实话实说》还是非常强烈地打着崔永元的商标,怎么揭,恐怕这个商标都不能被揭去。
崔永元:我想回去可能也没人同意,这事儿都不是自己定的。我有好多想法呢,现在我拍《电影传奇》,《电影传奇》做得挺好,我还想当电影局局长呢,谁让我当啊。不是每一个想法都能实现的,所以某些想法就叫想法,有些想法就叫理想,还有些想法叫空想,还有些想法叫妄想。

母亲说我会火,也还会不火,还会过最普通的日子

主持人: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出名了?

崔永元:是白岩松出来以后的事。因为白岩松是我推荐过去的,我觉得小白确实不能当主持人,因为他还没有我长得好看呢,开始是让他当策划去,后来他出来做主持人了,我觉得很好,他就是有我说的那种状态,采访时的职业状态,在镜头前不装。当时白岩松已经出名了,我们约他吃饭他都不出来,挺没劲的,以前让出来就出来,我就说,还不如当时我自己去。后来正好有《实话实说》这个机会,我就去了,去了就出名了,我记得当时我去菜市场买菜,挑人家菜的时候拣好的买,他们都说你(这么有名)还买菜啊,你还挑菜啊,我心说,我都买了好几十年了,你怎么刚发现啊,那个时候意识到好像跟以前的状态不一样了。

主持人:有没有觉得一下子特别欣喜,是你以前想要的?

崔永元:挺危险的,因为我从小也是一个崇拜明星的人,现在也是,崇拜很多偶像。我也希望过跟他们一样的生活,被人尊重。因为刚开始出名的时候,我知道这一天终于熬到了,要好好地利用它,但是我母亲特别明白,我刚做了三五期,我母亲就很认真地跟我谈这件事儿,说你现在跟以前没有什么两样,你可能会火,也还会不火,你还会过最普通的日子,你别到时候承受不了。当时她老跟我说这个,她说完的时候我倒没多想,后来慢慢的,我觉得我母亲说的是对的。绚烂至极,归于平淡,总要回到日常的状态。所以刚才你问他们问题,说主持人是个什么定义啊,问的时候,我这儿还想呢,我们应该怎么说呢,我觉得主持人就是人,但是好多主持人做着做着就不是人了。(掌声)

背景音乐: Never Leave Your Heart Alon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