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吧!社会新闻!

再见吧!社会新闻!

几天前写的,后来被枫说是很有些宣泄的味道。。。也许是吧!幸好还有BLOG可以作为宣泄!

在业内,记者一般不愿意做社会新闻,跟某种产业相关或者跟权力中心接近的口,更受青睐。因为社会新闻没积累,没发展,街头巷尾地跑突发事件,辛苦又没有车马费。最NB的王克勤,被人悬赏500万买他的人头,东躲西藏不说,生活难以为继。《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身陷困境:我如何活下去?》http://media.icxo.com/htmlnews/2004/11/11/453601.htm

我曾经做编辑,口是社会和法治。我知道这是没什么油水的口,但是心里一直喜欢。社会新闻,带着最鲜活的事实、最贴近个人的关怀,是新闻工作者(或者知识分子),兑现社会良心和社会责任的渠道。

但我也有痛恨社会新闻的地方。有谁的工作会经常让自己浑身发冷,甚至因为悲伤和愤怒流下眼泪?我们都知道现实太残酷,但是架不住每天都通过不同的事件、不同人的遭遇、不同的无法改变的不义……来反复传达这个事实。当有责任的人认识到自己没有尽责,当有声音的人认识到自己没权发出声音,当有眼睛的人装作一切都看不到……据说之所以我们看到毛绒玩具,只看到其可爱,而不会想到它里面的毛绒,是人的认识有一种自我保护的功能,让我们忽略那些对我们有害的信息。太多事,是我们为了保护自己而默认其不存在。

如果我选择逃离,选择默认其不存在,以上可不可以算是一个成立的借口?我终于可以远离那些矿难,远离那些天灾人祸,远离那些讨薪的民工,远离那些被遗忘的退伍军人,远离那些企业资产被领导倾吞后只拿到几千元补偿金的下岗工人,远离那些不能被报道而工作时间以24小时计的出租车司机,远离那些铤而走险的普通人,远离权力机关定期的政绩新闻发布会……

今天偶尔看了一次社会新闻:卖烤香肠的小贩为了抗拒自己的三轮车被城管收走,拿起一元钱买来切香肠的刀子将城管人员刺死。(http://news.sina.com.cn/c/2006-12-12/233910748802s.shtml)华夏时报用头版大图和两个版的图文,报道了庭审过程。检方说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这个小贩,是一个复员军人,来北京后当过几个月保安,但是资方没有付工资,他只好卖香肠为生。当城管队员出现在他面前要收走三轮车的时候,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收保护费的”,继而“哀求了很久”,然后想用刀吓唬城管,失手刺中了被害人的颈部,导致其死亡。从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到当保安而不得,再到当小贩而失去基本的生产资料……坐在电脑前的我们都不曾体会到为了一个三轮车而跟专政机器拼命的滋味,如果到了维护生存权的地步,我们中有多少人也会跟别人挥刀?太多的画外音,太多的想像和诘问,我看了报纸后怎么都无法平静。

我深深地体会到这个记者的心思,他有想法,但是不敢破坏宣传口径,他小心翼翼地罗列,用带有贬义地词汇,想在不被相关权力部门抓住把柄的同时,向读者传达事实。我一为小贩悲,二为记者悲。

于是突然发现,在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忽视,是最安全、损失最小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我的种种不快甚至痛苦,只能归结成知识分子的酸气。(呵呵,我始终以知识分子自居,想来想去,没有任何虚荣,这种身份只是代表一种责任。当我碌碌无为为了生计殚精竭虑的时候,还是要提醒自己。)

anyway,再见吧,社会新闻!我再不要看你!我再不要受折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