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苏行”

背景音乐: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冷月无声,清水无香,旧梦无痕
                            —-苏行 于2007/3/28

 在铭记与忘却的洪荒

记《我脑海中的橡皮擦》

 

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便又是一个隔世的轮回,7秒之后忘掉曾经的声色光影,重新投入到一个新的世界里安身立命。可是没人知道鱼到底是否快乐,如果可以选择,它是否真的愿意忘记7秒前曾经与另一条鱼擦身而过,愿意割舍7秒前曾经嬉戏熟悉的水池泽国。同样的,也没人知道秀贞在铭记与忘却之间穿行的瞬间,看着这繁华的风景与似真似幻的光线,看着那旧日的光阴沉淀成一缕轻烟,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又那么的陌生,她的心是否亦平静如昔。那些日子,秀贞走在哲洙为她贴满小纸条的屋子里,一个人,拖着长长的影子,仿佛一条美丽的鱼,寂静地游荡。

    人的记忆是一种很奇怪的载体,往往你越想忘的越不会忘记,越想铭记的却越是慢慢变得不再明晰。于是,有的时候,重新开始一次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就好像《东邪西毒》里的那一句台词所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很多人都在寻觅着可以遗忘的良方妙药,似乎真的可以让快乐从忘记开始。而忘记真的好像比铭记更困难,就像结束比开始更让人心潮澎湃。尽管如此,我却依然钟情于这个关于铭记的故事,以及在茫茫人海中关于铭记与忘记的这一幕幕洞彻心扉的浪漫与温柔。导演李宰韩的镜头舒缓而流畅地对准了故事里的两个人。当迷糊的秀贞把钱包和可乐忘在了便利店,再回头去找,却和一个流浪汉一样的人撞在了一起,她瞪着大眼睛,看着他手里正拿着可乐,便以为是他偷了她的可乐,她赌气似的一把夺过哲洙手中的易拉罐,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底朝天,并意犹未尽地打了一声嗝。随后,当她看到便利店员把她的东西还给她,才突然知道自己误会了刚才那个邋遢的陌生人。然后,第二次见面,她以为哲洙不记得她了,可是哲洙却突然抢过她刚刚从自动售货机中取出的可乐一饮而尽,并像模像样地学着秀贞也打了一个很响的嗝。

电影从无望等待的火车站到充满温馨的便利小屋,镜头不声不响地将两个陌生男女的相遇交接在一起,缘分与画面彼此呼应,而那一刻的温情,竟然如此的妙不可言。  

可是,健忘的秀贞那手提袋里无数的铅笔早就已经给故事埋下了伏笔,尽管她和他终于结婚,哲洙也从一个不名的木匠考上了建筑师。婚后的生活让昔日空荡的小木屋充满了温馨与快乐,秀贞天真与美好的善良,更让哲洙慢慢懂得了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需要宽容地面对。但是,慢慢的,秀贞原本糟糕的记性却越来越不好了,甚至转瞬就忘掉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连回家的路也变得陌生,从秀贞的离奇举止,到装了满满两份饭却没有盛菜的便当,哲洙一点点发现了秀贞不对劲的地方。医生解答了他的迷惑,她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阿尔海兹默症。于是,眼前的记忆隔天就会烟消云灭,而且持续下去的话,她甚至会忘了自己眼前人到底是曾经呓语的爱人还是一个陌生的访客。她的生命中曾经到过美丽的地方,也曾经和心爱的人大醉过一场,可是当本应有的铭记变成了遗忘,生命的意义原来都是凄芜的荒凉。

     秀贞痛苦地问哲洙:“听见那些话了吗?”

“什么话?”哲洙轻轻地说。

“说我脑中,有橡皮擦。我们分手吧。”秀贞的肩膀颤抖着,悲戚地说。

“你在说什么?”

“我马上就会忘掉所有的事。连你为什么会在我身边也不知道。你会从我的头脑里消失。我也会消失!明白我的话吗?记忆消失的话,灵魂也会消失的!我,害怕……我,害怕……”

“灵魂为什么会消失?都让我来承担,知道吗?我就是你的记忆,你的灵魂。” 哲洙安慰着秀贞。

  是的,记忆消失,灵魂也会消失。泪水模糊了曾经的爱和如今的渺茫,秀贞与哲洙,太平盛世里末路的爱人,如恋恋风尘中迷离的蝴蝶,在铭记与遗忘的夹隙中寻找着爱的自由,他们没有永久,没有明天可以停留。他们相爱,可是记忆让他们无法厮守。

“秀贞啊,其他的事忘记也好,只是不要忘记我爱着你。”

“秀贞想哲洙的话,允许无条件地打电话。”

  为了延缓秀贞记忆的消褪,哲洙所写的便条挂满了他们的屋子。辅以唯美的影像和动听的音乐,悲伤却也这样慢慢蔓延开来。那个为了阿兹海默症耗尽一生精力的老医生说他妻子在死的前三天,他带妻子去他们初识的地方,妻子什么都记起来了,他都以为她好了.可是结局却是死亡。而秀贞和哲洙,他们试图固守着彼此爱的记忆,可是,一切又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因为无法拥有回忆,为了不再让爱人伤心,秀贞决定离家出走。只是在很久以后她才写了一封信给哲洙,她告诉他。“……那时候在便利店我抢了你的可乐是……可口可乐。初吻的地方是在弘益大学的小酒蓬,先求婚的人是……我。看到了吗?我记得很好吧?不用担心我。我祈祷着,只是不要忘记我们曾爱过的记忆……”

…… 

虽然,那么多人已经宁愿去选择遗忘。而我该怎样去形容这样一部关于铭记与忘记的电影? 用文字或者语言去表述它?抑或只是沉默地再看一次。也许,当我试图在铭记与遗忘的瞬间写下一行文字,其实有些记忆就已经悄悄溜走,可是,我知道,尽管纷杂的人生与萧条的大雨,注定洗涤我们的梦境与现实,但我们依然无法摆脱如何选择铭记与忘记的困扰。

电影让人感动的不仅仅是关于遗忘的描述,在记忆的洪荒中,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走在铭记与遗忘的边缘,哪怕只是些梦境、哀愁、离人和故乡,一年一年的雨水以及早已变换青春的模样。《东邪西毒》里说,当你不能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不再遗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慢慢沉溺于细微的回忆之中,可当那些不能可能再拥有的时光匆匆而去,才发现试图挽留它们的文字以及图片,原来,都只是一场刻舟求剑。原来,在空旷的生活中,我们无论怎样都无法完整记录,而闪过心神的恍惚,亦不过是自给自足的荒芜。

    时光不再,只是,幸好还有一息尚存的回忆让我们可以重回那些去过的老地方,牵着已经离散的爱人的手去指点片片星光,那片天空与高大的白杨树还在记录着我们的故事,刻下我们曾经留下的身影,以及粉身碎骨般的爱恋。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秀贞与哲洙坐在车里,那车向远方驶去。

    橡皮可以擦去日记本上的字迹,但却擦不去那些早已经力透纸背的印记。虽然鱼有7秒的回忆,可重要的是,只要下一个7秒我们还在一起,我们还有新的回忆可以铭记。

    也许,这就是回忆给我们的礼物,假如我们也会遗忘,但至少我们曾经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到过那些美丽的地方。假如我们也会遗忘,但只要这一刻的铭记还在让彼此相爱的人厮守身旁,幸福的模样也会在我们本来空无一物的脑海里徜徉……

吴叔说得对,许多人流落到海外反而捡起了在国内一直没时间干的副业…记得出国前在初中聚会上我和宫老师说:其实我一直想当记者,搞个专栏啥的,但我知道那需要天赋和人际网…而二者我都没有…哪知道,此话放出来不到8个月,我就被新近升职的琴心叫去负责嘉华的一个版面,完全自由….又:麦大又一本唯一不受学生会资助,当然也不受之内容审查的“反动”刊物Perspectives于上星期出版,(麦大的MSU就像中共,所有被资助的报刊都是他的官方报纸,所以文章内容刊载前一定要受审查)。俺作为Magazine & Project Assistant的一员,不仅在封底榜上有名 Stephanie Xiao,还有一个匿名的回信–我写的,英文的啊–登在第12页上,于是没钱拿我也挺高兴的..总之,以正义与反动的名义,靠拉赞助的我们最后还是成功出刊了,成为了一小撮非东亚愤青安全骂MSU的最后一块阵地……另:东亚的孩子很少骂上级,我们老实本分勤奋沉默….而我,也是怀着练英文的“他图”混进来煽风点火的…虽然内心对MSU曾有过小小的怨念…

所以,生活真TM会开玩乐~

在华人文艺青年甚少的寒城,在一所非我第一志愿的学校和一家起步不过一年的华人小报里,我看见了一个无比廉价的梦。

我开了三个专栏,远观中国,旁观电影和微观言论,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我只是作为编辑–加工现货,尤其最后一个,有点把个人摘抄和剪报给公开化了的意味。旁观电影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专栏。所以以后要每两周看一部电影了,不知道这将是好事还是坏事—-把自己的爱好和工作联系起来…

我的新名字叫–苏行。有人理解成苏醒–半对,实际上这是“速行”的谐音,因为我做事总是拖沓….有心的我后来把“苏”字一拆,发现是“草办”,“草草办理”虽说极端了点,不过对于我这种不时“拖”到极致的人,也挺对路的—大补啊!

以下是第一期内容,

远观中国

编者按:当身为移民或留学生的我们在海外过着从容淡定抑或焦头烂额的日子时,我们的故土被喻为“正在经历史上最快最深刻的变革”。当今之中国,可能是历史上最需要严谨、系统、高质量的细部研究的时期。然而身居国门万里之外,我们的中国印象大多来自对网上新闻的囫囵吞枣,长途或邮件里只言片语的描述,或自己最近一次回国走马观花般的记忆。距离的遥远与资源的有限注定我们的关注只能是隔岸观火似的模糊。于是,“远观中国”的含义,正立意于我们的独特视角。但是纵然远观,有限的事实与真相不会妨碍我们得出大体合乎现实的判断。此外,海外生活的经历多少使我们有一种情怀,即:愿藉西方已走过之路径为当今中国提供有益之观照。本期:从问题到议题

 

微观言论

编者按:人心世道,三两言里道不尽,但求微言大义。本期:两会上的“安乐死”

 

旁观电影

编者按:旁观电影也就是旁观我们的人生。电影带给我们对自己人生的思考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它让荧幕上的人们轻而易举地说出你在现实生活里不敢放肆地讲出来,却在心里不断“演习”着说了无数次的话。

本专栏草创之初,所发稿件,鉴于阅历眼力有限,愚见偏见常不能免,但凭一腔真情热血,针砭时弊,以抒个人情怀意气。

 

——苏行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Minduo said:

    橡皮的原著是日本的
    我下了日本版,对韩国版坚决无视…
    实在是讨厌学校里的千余口韩国留学生=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