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进之歌

 三届人的记忆

跃进之歌

跃进厅回忆1

跃进就是跃进

 

     跃进厅,乃北医食堂也。当年北大的录取通知书赫然印着“跃进厅报到”的字样,原以为至少是个礼堂之类的,没想到就是一个饭堂,一个平时用来做饭堂新年用来开舞会的地方。跃进厅北医为数不多的食堂之一,当别的餐馆都在时代的滚滚潮流中更新换代后,跃进作为北医的标志一直屹立不倒。即使北医的那么区区几条小道被来来回回翻新了好多遍了,跃进仍然像老大一样见证着北医的每一天。
     我在跃进吃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菜,辣子鸡丁,豆腐,土豆,除此之外就是已经成为历史的吃嘛要嘛他们家的水煮肉了,水煮肉简直就是我大学时代不可或缺的美味,油菜底的水煮肉,我在外面的餐馆饭店吃过很多,但是最怀念的却是胖阿姨家的。不只是我,北医的好多人都是在他们家的水煮肉的灌溉下成长起来的。据说吃嘛要嘛家的女儿自从这边倒闭之后便去了上元居做服务员,他们很快有新的生活,我却再也没有享受水煮肉的热情了。
     自从跃进整顿小炒都回家之后,第一次进跃进,期望它能改变一下,可是跃进就是跃进,这么老土的名字持续到现在,就说明了它的顽固不化。果不其然,跃进真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菜还是一样的难吃,所有的菜不是咸的要死就是甜的要命,该死的卖菜的态度之恶劣让人忍不住想抽他。罢了,我也没胆子真的跟他吵架,也不符合我的风格啊,顶多在心里咒骂一下他吃了半条虫子,顶多咒骂一下他的牙都坏掉,哈哈。
     Suglan说,人,如果不想被生活搞的话,就应该主动去搞生活,哈哈,真赞,人不痴狂枉少年,这么想的时候,其实觉得,偶尔调侃一下跃进也是一件恨惬意的事情。
    ps:今天的风真大,都快飞起来了。

跃进厅回忆2

Kinsolving VS 跃进

今天在UT的Kinsolving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北医的食堂。

那食堂叫跃进厅。除了提供一日三餐,周末时还兼办舞会。
跃进厅的菜都是酱油色的。北医小,除了还有一个清真食堂,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大家,认识的不认识的,就都坐在油腻的长桌前,或许还对着别人吃剩下的饭菜共进早中晚餐。大一时,解剖课总是一上午,下课晚,就买不到米饭,每次我都吃两个淡馒头加一个酱油色的菜。很快,就变成了圆圆的馒头脸。然后就不吃馒头,改吃面。打卤面的师傅不管你的碗是比面盆还大还是比巴掌还小,都给你盛满满一碗。他大概是跃进厅里唯一有笑脸的人。大二大三,我们开始吃炖排骨。当然,骨头永远比肉多。而且每块都切的很大,以至于我们吃起来的就很张牙舞爪。一次有人突然发问,如果正兴致勃勃地啃着排骨,突然发现对面坐的是你心仪的男生,怎么办?我答:就问他,你也来一块?大四去医院实习,就和小胡同学开始吃鸡腿,就这样体重直线上升,以至于从此就再也没有回到大四前的苗条。大五,食堂改革,搞了承包,出现了各种小摊。跃进厅毕竟不是专业的食堂,通风不太好,有了那么多摊,就多了那么多油烟。每次吃完饭,自己就好像变成一盘菜。小胡妹妹为此还专门准备了吃饭服……
后来想想,不在学校吃饭的日子,我都到哪里吃饭了?对面的北航会有多一点的选择,但也是一样的酱油菜。清华男生太多,女生在那里吃饭,谁都要看你一眼。吃过的方便面大概可以用箱来计算,因此离开大学以后,我就再也不要吃方便面了,甚至闻到那人造的牛肉汤味就异常难受。
如果说饮食是一种文化,那么跃进厅就是一种非民主的灌输性的文化,它用简单的,不可改变的酱油色食物,使得各种各样年轻的肠胃统统变成毫无激情的粘液质器官。我用非常冷漠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地方,是因为,当被迫接受这样的食物和环境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接受到人类尊严的教育。我不想把这和医生医院病人扯上关系,但事实是,所有的一切都有着密切的关联。
坐在Kinsolving吃自助餐(all you can eat),我注意到,食堂的招贴栏上写的是all-you-care-eat。这个care改的好。我们需要的其实就是care,我care你,你也care我。

跃进厅回忆3

梦回跃进

可能是看了一网球王子的同人文的关系,我做了一个梦,回到北医,我还18岁的时候。(该文名叫那年我们十八岁,其实真算不上是同人,是借了个网球王子的人名,讲的是几个理科大学生的幸福生活,准确地说,P大的校园生活)
 
那时,我很喜欢去时缘餐厅(是教工餐厅),因为比学生食堂跃进厅好吃,而且是点菜。但是一个人去也没意思。我就每每盼着做有机试验,很晚结束,我们5,6个人(其实就是家住北京的几个)就去时缘措一顿。是谁,很喜欢用貌似天津口音,说:鱼江,去时缘么?听到那句话, 我就超级开心。 可惜一星期只有一次。虽然,解剖实验课偶尔会拖到6点钟结束,但是我们好像从来没在那之后去暴搓。
 
除此之外,我还很喜欢星期三的晚上,和老鱼刘晶一起上选修。我很少有机会和老鱼一起上课,因为他属于必修必逃,选修选逃的类型;我是必修选逃,选修选逃, 上什么课都是随机分配。但诗词鉴赏的老头子,老是点名,所以是必上的。而且刘亿霜声情并茂的朗诵我也决不错过。 美容解剖学也是我喜爱的课程,虽然我对于他的科学程度有所保留。
 
其他的晚上,我和刘晶一起自习。出没地点是3,4教,因为偶尔能碰到4号在看病历。我最盼望的是7点和10点两个时间。7点钟,狗狗都出来了,我最喜欢球球,可惜他不太甩我,虽然混了几个月后能让我摸他;10点钟则是不可动摇的月上柳梢头,人约解剖楼时间。我常说,这就是北医的浪漫。几乎可以和P大未名湖畔斯诺墓前相提并论。 后来我去了K大,见到传说中的约会胜地荷花池旁有大师兄孙中山像,HK果然是国际大都市,K大学生思维方式果然与众不同。原来约会的时候喜欢被全校同学瞻仰。我倒。。。。我靠!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Zhiwei said:

    很久没有联系了,最近好吗?
    谢谢你的礼物:)
    好好照顾自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