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留念记

背景音乐:悲情城市
第一个不在家过的春节,总该马马虎虎记录一下。
大年廿九考完试的下午,去图书馆看了《甜蜜蜜》,晚上和爸妈公婆视频通电,竟然闻到了菜香!
大年三十去当志愿者,西人组织的一个春节晚会,策划很烂,800人的礼堂卖票不超出100,那个中国女主持貌似很久不说中文了,不停地讲错话,要么念错人名字,要么报错节目,Jennifer说:几乎每句话里都有“自相矛盾”,连那个黑人搭档后来都不自禁地皱眉头。小孩子的节目很好看,尤其那个传统服装的时装秀。当天任务是练摊儿卖儿童唐装和绸布的钱包及手工制品,卖价是批发价的2-3倍,所以净忽悠老外了,国人看看摸摸笑笑就过去了。
琴心摆了个算命的摊儿,本想有偿服务,结果同胞不信,老外的仔仔也有在中文学校偷习两手的,逼得琴心最后只得跳楼学雷锋了……(P.S.看见一个混血的小男孩儿,穿着唐装,美呆了,她娘和一个离过婚的带着两个女儿的中国男人二婚,一家人走在一起,令人嘱目啊~)当天收摊后,和琴心家的两个小妞及Jennifer坐在桌子上轮流唱儿童歌曲,那小妞们看我俩傻不啦叽的连唱带跳地吼小龙人,叮当猫,大脸猫和蓝皮鼠,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我爱北京天安门,上学歌,笑作一团;我俩看小妞们唱我俩打死也没听过的英文歌,代沟一目了然。
后来,四个人在空旷的大厅玩红灯绿灯停,才知道英文里也有这游戏的。我嘛,还跟小时候一样,几乎次次都慢人半拍,于是回回被小妞们蔑~不过我还不是最惨的,和我同岁的Sam被小妞们唤作爷爷,才认识姐妹花不到三个钟头,脖子就被Jenny当马骑,帽子被Amy抢走当球踢,脑袋被这对姐妹花当乐器暴打。
忽悠老外纯利的102块钱,晚上全在满江红花了,一个子儿不剩还倒贴了48块,不过我们这帮“小朋友”免帐~饭席上有琴心一家四口和两名志愿者姐姐及其“家属”,Jennifer和Sam还有我。其中一名机械工程PHD的家属和我是隔了道街的老乡,我俩卖弄了几句很不地道的赣州话,然后和另一个生物PHD炒了炒专业与就业的旧饭。饭后去了那老乡家里,很漂亮的房子里,小妞们唱着许如芸和SHE的卡拉OK,琴心和“家属”们在地下室打乒乓球,姐姐们斜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我们仨和后来的赵斌飞本欲打牌,发现一副牌里竟然有3个鬼,待好人老赵半仙似的分好牌后,春晚开始了,于是Jennifer和我自觉地从椅子上滚到了地毯上。十一点半时,本来酒足饭饱的众人觉得不吃吃饺子吧没气氛,于是用豆腐皮当饺子皮,裹了猪肉大葱,外加现成的莲蓉包和小花卷,也算像模像样地过了年…..
过十二点的时候,自然想起往年时候虔诚对着老毛的铜像许愿,想起阳台上盛开的水仙,想起窗外眩目的烟火,想起落地窗玻璃反光时一家人在一起的影子,觉得那一幕幕似远似近,摇摇曳曳,亦幻亦真……噫~谁知道多少年以后,这些场景才会真实地重演?
大年初一,醒得很晚,很久没有这样一觉睡到自然醒了。看了“我的名字叫金三顺”,出国前看过中间几集,这次看全了,快笑喷了~玄彬那小子越看越帅!我拿出研究梁朝伟的FBI精神,把他的家底查了个遍,呵呵,才比我大五岁,人气已经盖过裴勇俊了,踏实勤奋的好孩子,没绯闻不臭屁,前途大大地光明哇!
大年初二和楼,聂,洪去签下学期12月的apartment lease,由于合租公寓,房租满打满算降至史无前例的200,房东太太Shella人极好,爱打扫卫生,暴风雪停止后的4个小时内,门前足以埋人的雪就被铲干净了,铲完了仍觉不爽,把方圆之内的垃圾也清了。不过她老人家记性欠佳,昨儿个见过老聂,今儿个就不认识了,硬说昨天来的是老洪,我和楼乐了,原来夫妻相不仅同胞们肯定,连素昧平生的老外也赞同呀,有趣!
初三在宿舍蹲着写Resume和Cover Letter,想着已经有了自己的信用卡,好歹自根儿充实它……
初四去考驾照第一场的笔试,30分钟就搞定了,然后和琴心及未来的室友上IKEA看家具,口水淌了一路,最后决定还是等到Yard Sale时拾掇旧货。回来的路上众人念叨着车子的事儿,都打赌老聂会是第一个拿本开车的人。老洪一直念叨着老聂转工程,说有co-op买车也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至于我,许愿三年之内有上路的勇气和实力…mm,到时开着车去机场接我爸我妈,那叫个长脸——这时,伍寅的脸像泡泡窗口一样弹出来,他瞪着招牌死鱼眼睛说“梦哪吧你”~
然后去邮局递交了退税表格,领了两厚本退税guide和form,至今懒得翻,打算花15块钱让专业人士搞定——这是前人的忠告~
再然后,琴心回去接上中文学校的小妞们,老聂回去照顾卧病在床的老洪(后来知道那小子回去后在床前待了几分钟就冲去体育馆了~~)我和楼去TD,一个存钱,一个改帐户,碰到个本科在麦大读经济刚毕业的咨询顾问——这位仁兄没实习就直接找到TD人事部了,听他说“人就是要逼自己”时,觉得压力又来了——同是年轻人哇,为啥我总是没有朝气没有勇气呢?
再后来,陪楼上满江红改善伙食,顺便拎了壶鲜虾粟米羹回去看老洪。
到老聂宿舍时,老洪已经下床活动自如了,正在无聊地看台湾偶像剧。零食摊子,从老聂的书桌一路蔓延到他室友的书桌,我和楼也就不客气地帮忙解决…..仰躺着,先看伤城再看黄金甲~哎,两个片儿都不好看,更难过的是,梁朝伟和周润发——俺童年时就根埋于心田的正面偶像,一夜之间都变成了残忍的人,一个为报灭门之仇的变态,一个毒妻弑子的疯子,两人在戏中都呈现老态,尤其周润发,老楼说“又肥又老又丑”,老洪说“以前说谁谁长得像发哥是夸他,现在说谁长得像周润发,嘿嘿…..”再说黄金里女人们的丰乳以及布置得像青楼的皇宫,啧啧,满足摄像的私欲阿~咱摄影出身的张导年轻时是一流导演,年岁大了只是个一流摄影,二流导演。
初五歇了一天,给老爸写英文信,写物品清单,申请上了校内网的帐号,发现国内如火如荼的它原来是Facebook的中文版,找到一群故人,觉得还是那样子~
初六看了有关张爱玲的片子,这是重头戏,这篇流水账太长了,以后再说吧……
初七打球,找机票,找工作,发愁今年到底回不回去?
初八继续发愁回不回……
 
本不想写这流水账的,可是一不小心看了老柴的日志——她的在异地香港过的第一个除夕,看到她写过年时“和爸妈在旺角街头告别,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中,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偌大的陌生城市,现在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心生恻隐,于是奋笔疾书了这流水账。
我的那句留言“我从不跟别人在街头的人潮里告别,如果一定要这样,我不会是看着别人背影消失的人,消失的永远是我~~~”,当真是有感而发,却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又发现,有重要想法时最好心里憋着,说出来或者写出来都会走样。东西被说或写出来后,就被放心地遗忘了,憋着不说不写的,才提心吊胆地永远不会忘记~
不能再颓废了,引用阮玲玉在《女神》里的那句呐喊:“我要生,我要生!”
 
P.S:老爸就要来了,3/4-3/10,逃课带他玩儿去??
——————————————————————————————————————————————————————————————
2007,你平安,我心安~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1. renee said:

    你的更新永远都是这么多字“`这个星期过得挺充实的嘛`哈哈,好像还没说新年快乐呢“`现在补上
     

  2. Tracy said:

    写得好,您老人家文字功底到底比我深,配着你这凄凉的音乐看得我都快哭了……倒数第二段说的好,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不敢弄space,写也只敢写流水账。越来越不信任语言了,觉得很多时候我们说些什么或者写些什么往往只是图一时的“口欲”或“笔欲”,全都自己被自己忽悠了;我们到底想表达什么?也许一旦有了“表达”这个功利的目的,这“想”就已经不纯洁已经被玷污了。ps:照片不错,你亲手拍的?那照相技术也不错~ 你恋童癖越来越严重啦

  3. Shelly said:

    写作风格的确有一套..风趣哈..

  4. 夏沫 said:

    你和小面过得都挺充实哟~
    我很想你们呀~

  5. 夏沫 said:

    抓抓&小美老欺负我 给我起外号55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