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63 ,45 ,19》之俺咋会是个例外?

俺决意出国的时候,俺娘是最平静的一个,好像正如她过去所念叨过的:我是你肚子里的虫,什么都知道。作家庭资产证明的时候,她一声没吭地摆出了几个折子,俺才恍然大悟:她不仅是俺肚里的虫,而且她早有预谋!后来回了江西,也就是昨天,俺听俺婆婆(伊一直反对俺出国)说:“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她竟然说她把你送出去晚了,还说她这辈子有两座大山,一座是买房,一座就是送你出国念书。”俺在一旁听得唏嘘不已,心想一个女人就这样过了一生—搬大山呵!—还好,第一座山早就灰飞烟灭了。今天又拿到了签证,俺想俺娘终究提前完成任务了,还留下半辈子可以翻身做人扬眉吐气。可事实上不是的,因为那些折子很快就会被资本主义国家一口口吞吃掉!果然,她八月初又要开始"上课"了,被俺戏谑为"打黑工"。其实仔细一琢磨,她打黑工已经很久了。因为俺已经记不得上次由于庆祝放假而一起出去逛街的日子了。但令人惊讶的是,俺娘并没有让这种“八小时外的剥削”在自己脸上留下一点痕迹,相反俺倒觉得她越来越好看了!嘿嘿,她最近变得很小女人,不仅开始约20出头的同事一起去买衣服,而且格调也大大提高了,只去大商场(因为懒得杀价),买回来的东西越来越有品。甚至她开始听信电视上的那种夸张得让你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直销广告,一掷千金,搞了个老美的洗斑产品回来。俺恰好因为忙期末考试,三周没回家,再见老娘,惊为天人!俺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大痘小刺黑头,继而由惊生妒,正色道:“不带这样的,你咋能比我还白还亮呢?”俺娘斜睨道:咋不行哩,许你美就不许我扮?后来她到宿舍帮俺搬东西回家,舍友见到,小声问:“那女的是谁?不会是你妈吧?——真年轻!”嘿嘿,俺告诉俺娘有人夸她,她立马双颊飞红,笑得花枝乱颤。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俺想到一句话:给点阳光就灿烂!但俺忍住了没说,只是轻描淡写道:“好啦好啦,都笑出大牙来了。”结果她笑得更开心了。于是俺正色道:“再笑,再笑鱼尾纹都出来了!”果然,立竿见影!
其实俺挺替俺娘高兴的,想到她终于学会关爱自己了,可以理直气壮的喊出“我要过自己的生活了”,想到在俺离开她后,她不会一心为了俺而亏待她自己了—-真好!
 
 
与俺娘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俺婆婆。俺还没回江西的时候,她就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地叨叨:“出国,啊,出国有什么好?一个女孩子家家!”后来到了江西,几乎每天饭前饭后都要说上几句,以至俺都要背下来了—-她的那些“无端”的担忧和“可笑”的理由。她说:“赣州的人能跑到北京住下来,就菩萨保佑,称心了,你倒好,还要往外跑!这么小,什么也不懂,那边又没有人,怎么生活?想你这样,一天到晚饭都恨不得闷到头来看书,到时候没人给你做饭,嘿嘿,还笑——哦,就算有人弄饭,没人叫你吃,你会去吃?打死我也不信!你爸妈怎么舍得你哟!不听老人言,嘿嘿,你看到来哇~”
俺婆婆老说自己没念过什么书,但有些道理她是明白的,譬如,像我这样从没离开过家的女娃就该安分守己地在父母身边再待上几年,最好待到有人家要我,最坏也要待到大学毕业。俺虽然能深刻体悟到她老人家的良苦用心,但仍不自觉地摆出一副新知识女性的架子说话,譬如:“哎哟,人往高处走,想当年我爸从农村跳到赣州没甘心,还要跳到北京,现在我爸跳不动了,他给我铺好了路,我继续跳就是了。”又譬如:“说我小,还有高中甚至初中就出去的勒,好多人也没亲没故,最后不是也熬出来了?再说舅舅当年16岁就上大学,后还跑到英国去了。他小吧,有谁在那儿接他,他不也适应了吗?
“可他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哇。。。。”
“哎哟,现在男女都一样,关键是人的适应能力是无穷的,主观能动性是无穷的,只要遵守。。。。”(这时婆婆通常会听得一头雾水,我就见势打住)“还有,在那边有人接应只是一时,凡事终归要靠自己。尤其是在资本主义国家,让人家办一点点事都是要给钱的,不像中国的人情社会,扯什么关系网,嘿嘿,我倒觉得这样省事哩!那里讲自由和独立嘛。”
“嘿嘿,嘿嘿,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是,你走了,就剩你老爸老妈孤零零在北京—-以后变成两个老人家,就住在一所那么大又空荡荡的房子里。。。。”婆婆极力生动地向俺描绘一幅凄惨冷淡的图景,这时候,俺有点汗颜。
“我会回来看他们的。”俺嗫嚅道。
“回来,一定回来,外国有什么好!”(我暗想,又来了!)
见我没拼命点头说“嗯”,婆婆又喝道,“怎的,你要留在那里啊?”
“我,我没想好,能留就留呗!我还想,那里地比中国大,人比中国少,有多少多良田等着咱们去占领哇,嘿嘿,等我有了钱,我包它个大农场,把所有人都接过去。”
“嘿嘿,嘿嘿,不知道婆婆有没有福气等得到那一天啊!”婆婆继续哼哼道:“外国有什么好呀,你要学你舅不是,留在外头,你看哇,他为家里又做得了什么?几年都难得回来一次,几个月都难得打一个电话。”
“那是因为他不是独生子,心里总觉着父母在这里有姐姐妹妹照顾。”俺忽然觉得心虚了,可是竟然还想到了个理由,“他坚持在外漂着,还不是为了豆豆和超超能受更好的教育,”—-接着,俺一顺嘴说出了一句无论是在当时的婆婆还是事后的俺看来都是一针见血的至理名言:中国人,忙活一辈子,鲜有为自己活的,也少见为上一辈活的,多是为下一代活的。
俺记得,那一霎那,在俺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人有好多好多,俺爹俺娘俺公公俺婆婆俺舅舅俺舅妈俺姨父俺姨娘。。。。。最后俺想到了俺自根儿,俺心想俺咋会是一个例外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