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从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的一段对话谈起

转贴 从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的一段对话谈起 
  从李鸿章与伊藤的一段对话谈起
刘悦斌 文
  1895年春天,正在日本马关与日本议和的清政府全权大臣李鸿章,与日
本全权代表伊藤博文在私下会晤时,有一段令人回味的对话。大意是——
  伊藤对李鸿章揶揄道:想当年中堂大人何等威风,谈不成就要打(指
1884年伊藤因日本想侵略朝鲜来华与李鸿章谈判,被李鸿章断然拒绝一
事),如今真的打了,结果怎样呢?我曾经给过大人一句忠告,希望贵国迅
速改革内政,否则我国必定后来居上,如今十年过去,我的话应验了吧?李
鸿章叹了一口气说:改革内政,我非不欲做,但我们国家太大,君臣朝野人
心不齐,不像贵国一样上下一心。如果我们两人易地以处,结果会如何?伊
藤思忖片刻,表示:如果你是我,在日本一定干得比我强;如果我是你,在
中国不一定干得比你好。
  李鸿章和伊藤博文分别是中国的洋务运动和日本的明治维新的主要领导
人之一。明治维新比洋务运动晚了好几年,但结果是日本后来居上,中国则
被迫与日本签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为什么会有这种结局呢?李鸿章所
抱怨的弥漫于中国朝野的保守思想和守旧势力对近代化运动的阻挠破坏无疑
是重要原因。守旧势力反对学习西方的近代化运动,打的是“严夷夏之大
防”的旗帜,翻译成今天的语言,就是“爱国主义”。今天我们知道这不是
真正的爱国主义,但并不表明今天没有类似的“爱国主义”。
  19世纪后半叶,在天时、地利方面,中日两国是基本相同的,不同的是
“人”的方面。日本“上下一心,奋发有为”,中国则是“君臣朝野人心不
齐”。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李鸿章创造了多个中国近代化的“第一”,应
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李鸿章仍然失败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李鸿章是
个悲剧人物,但这难道是李鸿章个人的悲剧吗? 
 
[转载]:历史啊,你兜了一个圈子——两个老人一个观点 
  ★原文转载自greentea_h版beinan9999的《历史啊,你兜了一个圈子——两个老人一个观点》★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艰难时局,是中西方文明碰撞的必然结果。站在历史的这端再来审视一百多年前的风云变幻,会发现,我们的许多抗争不过是我们不肯正视现实、拒绝文明的幼稚举动。在西方突如其来的文明浪潮冲击下,失落的国人撕不下自尊自大的面具,幻想以落后战胜先进,以愚昧战胜文明。我时常在想,如果早在一百多年前中国就能主动打开国门,接受世界文明的洗礼,中国又如何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晚清政局中的李鸿章是清醒的,但也是孤立无助的。他的一些治国之策直到下个世纪的末期才开始得到施行。1896年,李鸿章开始了他的欧美之旅,在英国汇丰银行的招待会上,当英国商人们表示要到中国去开拓市场时,李鸿章说:“实具同心。”在美国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对于美国记者关于“美国资本在中国投资出路”的问题,李鸿章说:“只有将货币、劳动力和土地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产生财富。清国政府非常高兴地欢迎任何资本到我国投资……必须邀请欧美资本进入清国已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帮助清国人民开发利用本国丰富的自然资源。但这些企业的自主权应掌握在清国政府手中。我们欢迎你们来华投资,资金和技工由你们提供,但是,对于铁路、电讯等事务,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护国家主权。”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被问及是否赞成将美国或欧洲的报纸介绍到中国时,李鸿章说:“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清国的编辑们在讲真话是非常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一百多年后的中国在李鸿章这番话面前羞愧得无地自容。    
对于中国的出路,李鸿章在给朝廷的奏折中说:世界发展至今日,一国已不可能关闭国门而安然生存。大清国如果打开国门参与世界商品经济的往来,不但可以富强自己,而且因为贸易是双边的,等于也就制约了别人,这样的制约甚至超过了物力,整个地球便可“胥聚于中国”。    
虽然曲高和寡,但这些声音依然穿透了百年时空,震得我们的耳鼓阵阵发痛。当代诗人徐晋如在《胡马集》卷一的序中写到:当我步履蹒跚地从“文革”后的荒漠中走出人之初,走完我的少年之时,蓦然回首,恍然惊觉由祖辈到我们,只是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原处。二三十年代的知识分子的痛苦,我们居然理解的无比深切,无比透彻:这是当代人的骄傲呢,还是当代人的耻辱?    
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用血泪换来了教训,可这教训在半个多世纪之后被后人束之高阁,一个灾难深重的国家刚刚打开的国门又被关上了近半个世纪,在紧锁的国门里面,我们继续演绎着自己的愚昧和落后。    
中国啊,中国,你何尝又不是兜了一个圈子呢?!  
 
 关于投资——“资本只有和土地与劳动力有机结合起来,才能产生财富。……必须要求欧美资本进入清国以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帮助清国人民开发和利用本国丰富的自然资源。……..我们欢迎你们来华投资,……但是对于铁路,电讯等事务,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护国家的主权。”
关于教育——“我们有很好的学校,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机会上学………..我们计划将来在国内建立更多的学校………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你们的教育制度,并将最适合我国国情的那种引入国内,这确是我们所需要的。”
关于新闻——“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由于不能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值得强调的是以上这些出自一个生活在十九世纪末的中国老人,满清官员之口。
而贴这些的原因是,前些天和朋友聊起曾国藩,李鸿章。
回答说:他们是好人?我以为他们都是卖国贼呢……….
在查找李的传记的时候,还看到五十年代出版的版本题目就叫《卖国贼李鸿章》,而在我小时候,历史书上对这些清末官员的评价,也是低劣到了一种境界。
传记找到了,我还在读,带着尊敬和向往的心情,试图了解中国历史上一个不是伟人的伟人,多少被误解了的政治家。
诚如梁启超在他所著的《李鸿章传》中写道:“中国俗儒骂李鸿章为秦桧者最多焉。法越中日两役间,此论极盛矣。出于市井野人之口,犹可言也,士君子而为此言,吾无以名之,名之曰狂吠而已。”梁启超也是目光如炬的人物。
古人说的很有道理,了不起的人物与碌碌小人的区别,不在于一时得失。“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时间会给一个人评价,时间过去越久,也许这种评价更加公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